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海浪无声 在读:22432人
  洪文明初,腾国坐拥雄兵百万及大半神州大地,新帝越政自视甚高兵强马壮傲笑群雄,摈弃旧制,大肆宣扬大力推行新法克已亲民,励耕奖织,洪文抑武,然天下一乱已数百年,生逢乱世的人们早以尚武精神之风,新法迈步维艰,越政为使新政顺利积极开展,布署了一个疯狂的的计划,而天下第一在早年的日夜刀兵中,无数的江湖门派受到战火的牵连而不复存在,只剩下了一些底蕴深厚的大门派得已延续那一丝微薄香火,经过了数十年较为平稳的时间,这些大门派慢慢休养生息,渐渐恢复了往日荣光。而这些大门派中,名声最响弟子最多的,当属百兵宗。。...

巨谋gl  

巨谋最新章节



巨谋精彩情节

  越政将母后请进宫内,便与自己的二弟一同在寝宫门外跪着,不多时,文武百官皆以收到消息纷纷赶来,又是须臾,只听寝宫内传来皇后哀怨的哭声,越政越文与一众文武百官一齐叩首,陈公公进至寝宫内,不一会便出来,带着哽咽对着文武百官道:“圣上,殡天了,遗命命太子越政继承皇位,文武百官须尽心辅佐,共使腾国蒸蒸日上,国泰民安”“儿臣领命!”“微臣领命,拜见新君!“越政此时站起,对着眼前的文武百官道:”众爱卿平身,此刻,我便颁下第一道命令,从今日起为期百天国丧期,但政务依旧,每日依旧进行早朝,太傅诸葛和听命,命你择一出殡吉日,送先帝入土。“”臣谨遵圣命“

  陈公公疾步走至寝宫门口正迎见奔跑而来的太子与武亲王,见陈公公刚从宫内出来,太子便匆忙上前问道:“陈公公,杜太医想必已经到了,父王可否有些好转?”陈公公叹了一口气:“太子殿下,亲王殿下,你们快进去吧。”陈公公实不忍心说出口,说罢行了一礼便去传达皇后命令,太子与武亲王相视一望,已经猜到了大半。来到寝宫床前,昏迷不醒的父皇,泪眼婆娑的母后,银针连下的杜太医,此番情景映入眼帘,太子与武亲王双双跪下,“母后,父皇······”武亲王没有说下去,他不知道怎么说出后面的话,“只怕是不行了。”皇后幽幽的说道,太子与武亲王此时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同泄了劲儿一般,颓了下去,这时,一声轻微的呻吟,打破了这房内的死静,杜太医这时退到一边,皇后与二位皇子立时凑到床边。

  建兵三十二年五月初六,腾国王都。

  晨钟初响,朝阳驱散了晨雾映照在神州大地,空气略显清冷肃穆。百兵宗坐落在腾国北部边境的金阳山中,此时正是起床做早课的时辰,弟子房院中,百兵宗弟子陆续整装完毕前往各自所在的门院校场。在房院正中的位置,有一间较小的弟子房,一个青年站在房外敲了敲门:“起床。”青年又敲了敲门,“啊·····柳月,我求你了,自从爹让你监督我以来我一个好觉都睡不上。“房内的江晨埋怨道,”身为百兵宗弟子尊师守纪勤奋刻苦自然是第一位的,尤其你身为宗主之子,更应以身作则,你却如此·······“柳月话还没说完,只听江晨道:”好好好,我起床,等着。“不多时,江晨便打开房门慵懒的走到屋外对正在屋旁等他的柳月笑道:“柳兄,你说平时跟你聊天的时候你咋话没这么多话,我看你每晨唤我起床时说的话比你一天说的话都多。”“走吧”说着,柳月便已先行,江晨摇头苦笑,也跟了上去,显然对这个挚友的孤言寡语也早已习惯了。

  时逢乱世,天下四分,腾黄易崎,四国之中兵力国土以腾国为首,占据大半神州大地,余下黄易崎三国兵力国土不分伯仲。虽是乱世,但却不像初始那般日夜刀兵连绵,黄易崎三国唇亡齿寒相互交好,合三国之力抵抗兵多粮富的腾国,在这无尽的僵持中,四国无不外松内紧。而在这平稳的乱世中,江湖这个词也逐渐又变的熟悉起来。

  来到校场,各师兄弟纷纷朝江晨打招呼,江晨径直走至一斩门门主姜锐身前,“师傅早!”行礼完毕,江晨一双贼眼滴流转,笑嘻嘻的伏到姜锐的耳前:“姜叔,我昨天吃坏肚子了,今早起来着实难受,想下山去看医师抓贴药服,你看········”话未说罢,姜锐一把揪住江晨的耳朵,摇头笑骂:“你这臭小子,你心里想的什么我能不知道?要去也行,你去找你爹,若他同意,便叫他修书一封你带于我看,那时你想干嘛干嘛去,要不然,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专心练功。”“哎呀姜叔,疼疼疼疼,我不去了,我专心练功,姜叔快放手!”姜锐看着眼前这个活宝一脸不情愿的走进队列,又是一阵苦笑心中不禁一阵感慨,这臭小子虽是男子,性格却丝毫不像江师兄那般沉着刚毅,一心向武,反倒与其母亲一般古灵精怪,看着这依旧万里无云天空,姜锐恍惚间又想起了自己与一众师兄弟年轻时的那段美好时光,竟有些走神了,须臾,才想起来该主持早课了。

  江晨与柳月走至一斩门校场,江晨无精打采的抬头望了望门堂之上的一斩二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柳月道:“柳兄,我进去了。”柳月略一点头,转身朝相邻的霸绝门径直走去,看着柳月走了,江晨也走入一斩门内。

  由于百兵宗独特的授学方式,江湖之中不免有人非议百兵宗武学杂而不精,实乃邪门歪道,而百兵宗认为实则不然,根据不同的弟子性格体格兴趣择出真正适合他们的方向并朝着这个方向心无旁骛的进行修炼,正是这种独特的方法才是真正的精益求精。而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百兵宗现任宗主江焕年轻时被分入霸绝门,百兵宗刀法讲究刀乃百兵之皇,使刀者要有一种无敌无我,一往无前的意境,而江焕便是此中天才,如今一手刚猛刀法使得是出神入化,整个江湖曾有数多高手前来寻江焕切磋挑战,江焕却未尝一败,百兵宗弟子依旧强人辈出,大成门人武学造诣确是技冠群雄,与别派同辈之间罕逢敌手。

  在早年的日夜刀兵中,无数的江湖门派受到战火的牵连而不复存在,只剩下了一些底蕴深厚的大门派得已延续那一丝微薄香火,经过了数十年较为平稳的时间,这些大门派慢慢休养生息,渐渐恢复了往日荣光。而这些大门派中,名声最响弟子最多的,当属百兵宗。

  不多时,太医院杜太医便气喘吁吁的跑入寝宫,这杜太医是只给皇上与太子诊病的太医,所以对皇上的身体各种隐疾也了然于胸,一看侍女匆匆跑来,便知圣上龙体必有大恙,也顾不上那些繁文缛节直接便冲了进来,对皇后匆匆行了一礼:“皇后娘娘。”看到太医来了,皇后的眼神里才有了一丝光彩:“杜太医不必多礼,快来为陛下诊病。”杜太医不敢怠慢,慌忙上前轻轻抬起皇上的手腕便开始号脉,这不号不要紧,只见这杜太医额头上的汗又多了一层,良久,将皇上的手缓缓放下,一旁的皇后看这杜太医只是号脉并无其他举动,不由有些心急,再看杜太医脸色有变,便问道:“杜太医,怎么样,陛下可有危险?”话刚一出口只见这杜太医就跪下了,皇后见此心里一紧,已猜到大事不妙,良久杜太医声音略带哽咽道:”启禀皇后娘娘,陛下,旧伤突起,加上新疾助势,恕臣实在无能为力,老臣罪该万死。“听至此处,皇后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要晕倒,一旁的陈公公赶忙上前扶住,经这一搀,皇后心神略定,站住身形,缓缓走至床边坐下,想着与夫君年轻时的一幕幕喜怒哀乐,两行清泪却是再次止不住的流了起来,想至浓处,嘴上却泛起一丝温暖的笑意,双眸微睁,对一旁的杜太医缓缓的道:“起来吧,杜太医,生老病死,千百年来谁能逃出此劫,你入宫数十年了,对我越氏一族忠心耿耿,我们岂能看不到,落罪一事休要再提,你何罪之有?”话落此处,一旁跪地不起的杜太医已是老泪纵横,“皇后娘娘,臣有罪啊,臣救不了皇上,臣有罪臣有罪啊·······”杜太医此刻哽咽的竟连话都说不清楚“杜太医不必太过自责,你当下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无论如何,也要让陛下醒来,如若真是天数将至,他一定还有很多话要对我们说。”“老臣遵命,臣必定救醒陛下!”杜太医说罢便抱起药箱走至床边开始为皇上行针活血,皇后此时又对陈公公说:“你再传一道口谕飞鸽传书给昙亲王,叫他快马加鞭,用最快的速度回京。”“老奴遵命。”陈公公略一欠身匆匆退下。

  建兵帝,这个曾经戎马半生,叱咤在战场最前沿的腾国帝王,如今确丝毫见不到那时英姿,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孩子,牵力的笑了笑,这笑容是那般的普通,他缓缓开口道:“我都知道,我时间不多了,我这一生,能让我大腾国没有在我手中损失一城一池,能遇到这般的妻子,能有三个好孩子,此生无憾,英儿(昙亲王)我只怕是见不到了,政儿(太子),文儿(武亲王)听令。”此话一出,太子与武亲王暂收悲痛,跪地听命,“文儿,自你出任银龙将军以来,父皇一直在关注你,你与士兵同食共榻,爱兵如己却又不失军纪军法,为父十分骄傲,但你性格冲动,勇武有余,不擅心计与帝王之术,为父不能将皇位传与你,你要知道,这是为了江山社稷着想,为了你着想,至于英儿,虽然有勇有谋但略带戾气,为父思来想去,最适合的,只有政儿了,故本皇现将皇位传与越政,越文越英要全力辅佐你们的皇兄,让我大腾国蒸蒸日上,尽早一统天下成就霸业。”“儿臣领命!”太子与武亲王齐齐下跪领旨,“你们都到门口候着,我要单独对太子说几句话”。众人退下,“政儿啊,早在三年之前,我就一直在考虑你们三个到底让谁继承皇位,整整想了一年,我才决定皇位非你莫属,虽然你们三个都十分忠孝,但传位一事毕竟非同小可,为防变故,为父后来的两年都在为你铺路,你二弟文儿心性单纯善良,我倒不是很担心,反倒是这英儿,说实话,他的才华略在你之上,但怎奈略带戾气,我担心把这天下交到他的手中,即使能夺得天下,但兵士百姓会死伤无数以致生灵涂炭,你要知道,你能下出来的狠棋,他会比你更狠,唯一让我庆幸的是他对我大腾国却是尽心尽力,你们兄弟三人感情也十分融洽,你记住,治国问丞相墨胜,治外,治武问大将军孙正,治文问太尉刘贤,治民问你的老师太傅诸葛和,这四个人都是为父一手培养起来的,对我腾国及越氏一族忠心耿耿,即知我遗命传位与你自会倾力助你,这几人加在一起整个腾国大半权利已在你手,如若谁有谋反之意,为了腾国,万不能报以私情,杀无赦。”“儿臣,领命。”太子越政此刻已不知说什么了,什么天下,什么皇位,他只知自己的慈父已近油尽灯枯。“你出去吧,唤你母后进来,我想由她,送我最后一程。”

  “太医!快唤太医!”一个公公打扮的人疾步从一座金碧辉煌寝宫内出来对门外的侍女大叫,侍女一听自知出了大事,略一答应便也匆匆朝太医院跑去,这位公公转身又对另外一位侍女说道:“你速去再叫几人,立即前往东宫,武亲王府,再飞鸽传书于正在皇城边境视察的昙亲王,告知太子与武亲王昙亲王陛下身体有恙,唤他们速回宫中。”“遵命,陈公公,我这就去”说罢,陈公公又快步进入寝宫,只见这装饰辉煌喜庆的寝宫内,却弥漫着一股不祥的气息,陈公公一脸愁容的走至床前,对床边一身着华丽的妇女道:“皇后娘娘,老奴已传唤太医,并将圣上口谕派人传给太子及二位皇子了”,皇后点了点头,仍旧痴痴望着躺在床上再次昏迷不醒的男人,只见这男人虽然形容枯槁,但是天庭额宽,鼻梁丰起,一副九五之尊面相,不是腾国当今帝王建兵帝越珂又是何人?

  百兵宗武学讲究因材施教,取长专修,故宗中设有伏虎门,一斩门,霸绝门,赤龙门,缠蛇门,奇门这六门学派,其中每门所学武功都与其他诸门大相径庭,伏虎门专攻拳脚,一斩门专攻剑术,霸绝门专攻刀法,赤龙门专攻枪棍长刀长戟等长兵器,缠蛇门专攻索击类兵器,软鞭飞爪流星锤皆属此门,而奇门则专攻各种奇门兵器,此门弟子兵器五花八门招式也是各不相同。六门门主更是个中翘楚,伏虎门主力王百里拓,一斩门主剑圣姜锐,霸绝门主霸刀秦烈,赤龙门主龙枪关定,缠蛇门主柔蛇飘若,奇门门主影煞唐珂,这六人在各自领域武学修为都已臻入化境,如若自立山门必定称霸一方。

  百兵宗每年只在三月三开门收徒一次,且只收百名弟子,不问出处,不看家境,不管国籍,每到这时,提前好几日百兵宗山门前便已有人前来,生怕排不到自己,三月三纳新大会,百兵宗主及六门门主将上门拜师的孩童一一检验根骨资质,被选上的孩童由初武堂进行基础修炼,三年后,再根据他们的性格,体格分配六门,正式学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