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入侵

作者:沅江水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完结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28677人
  一个修真者星球导致的地球末日危机,一场在现代科技与修真者的火力拼撞。主人公张终跨过大半个宇宙去寻求地球的生存之道,却有意中意外发现了一个个不可思议的事情真相。科学技术、星际瞬间传送、末日危机、友情爱情、无间道和所涉及两代人的恩怨,跨过了整个宇宙史诗传奇。第二天是周末,只想睡个懒觉的我却因为习惯而早早睁开了眼睛。“啊!”我痛苦的叫出了声,还有什么事情比大清早的睡不着更加痛苦的吗?坐在餐桌上边吃早餐边看报,我喜欢这种惬意的生活。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就跳过了时事政治翻到了科技板块。果然,其中一篇报道了美国NASA发现了一颗适宜人类居住的行星,还介绍了他的星际位置、星球环境等详细信息,篇幅还不小,不过这么详细,肯定不是昨天找到的,我...

科技入侵修真界 小说  科技入侵修真界  修真入侵地球科幻战争的小说  修真入侵科技  修真入侵科技系列  修真入侵地球  修真入侵魔法世界  修真入侵别人的世界  修真入侵地球小说  修真入侵外星  

修真入侵最新章节



修真入侵精彩情节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起了床,不知道我现在这样有没有达到父亲期望的十分之一?今天我破例没有晨跑,只是在吃完早餐后就拿起不多的行李离开。从首都到漠河,要先乘飞机到哈尔冰,之后有专车接自己去漠河天文台。

  听到这里,王茂凯知道老周又要开始发牢骚了,急忙道:“我这也是为大局着想啊!”王茂凯放下茶杯,苦口婆心的劝道:“现在局势已经越来越紧张,还不注意点搞不好就暴露了,你倒好,硬是要大老远的去看他,估计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张终的身份了。”

  “就算让他们知道张终是张博的儿子那又怎么样?正好我也可以正大光明的照顾他了,不更好?”

  我看着他那张比苦瓜还要苦的脸,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周局只是我的直系上司,平时连基本的交谈都没有,这件事我知道的和你一样多。”

  “我就来看看,怎么样,还顺心吧?”

  “那我们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放出张博六年前牺牲的消息,太假了,谁信?”老周质疑道。

  我和他握了一下手,算是认识了。然后一起拖着行李往宿舍走去。

  “我怎么知道?等等,我刚刚不是说如果计划出了问题张博可能会出事吗?”

  吃完午饭后,我们来到监控室,上面好几个显示屏上不断的传来数据和图像。我看着这套崭新的设备,一股豪气感不断油然而生,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里的总负责人了,一个天文台的一台之长。虽然除了我只有一个助理,但这也是一个好的开端不是?常言道,一个良好的开端,就是成功的一半。我隐约看到了国家天文总局的局长之位正在向我招手。

  第二天是周末,只想睡个懒觉的我却因为习惯而早早睁开了眼睛。“啊!”我痛苦的叫出了声,还有什么事情比大清早的睡不着更加痛苦的吗?坐在餐桌上边吃早餐边看报,我喜欢这种惬意的生活。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就跳过了时事政治翻到了科技板块。果然,其中一篇报道了美国NASA发现了一颗适宜人类居住的行星,还介绍了他的星际位置、星球环境等详细信息,篇幅还不小,不过这么详细,肯定不是昨天找到的,我估摸着应该有蛮长时间了,就算是去年的也说不定,要知道这些信息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了解到的。我拿出纸和笔,把参数分析了一下,然后通过它的宇宙位置算出它以地球为参照物的的宇宙坐标,并把这个坐标标记为X点。要问为什么,那个坐标那么长的英文加数字,鬼才记得住。啊?为什么要记住?对啊,我为什么要记住。几百光年外的东西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于是我把纸和笔放到一边,继续悠闲的吃起早餐来,“嗯,这肉包油真多,哈哈,爽!”全世界人民应该都有一种感觉,周一到周五时间就像蜗牛,慢慢吞吞,死活不得过;而周末,那就是宇宙飞船,刷的一下,眼睛一睁一闭就没了。于是,今天早上闹铃一响我就华丽丽的去上班了。一天无事,快到下班的时候,通知全局开会。会上局长王茂凯一开始就说了这颗星球的事,不过却是一笔带过,真正要说的是:“大家都知道,早几年前我们就有全球卫星覆盖计划,开始卫星发射的也不多,我们一个国家天文台也忙的过来,现在卫星已经基本到位了,也就忙不过来了,经过慎重考虑,我们在全国各地增设了十几座天文台用来管理这些卫星。所以将委派部分人员过去管理,大家没意见吧。”说完就看着我们,笑话,在我大天朝,领导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领导都没意见我们怎么可能有意见,有意见也要吞进肚子里给消化了。“好,既然没意见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分配人员了,”王茂凯拿起了一张纸,念道:“王政,盘山天文台;傅雨,瞻水天文台;李权,茂门天文台......张终,漠河天文台。就是这些了,大家收拾好东西,明天出发。”听到我名字的时候我还是痛苦的哼出了声,外派就算了,漠河!我能骂人吗?国家最北的地方,像我这么怕冷的人,去那种动辄零下几十度的地方,英年早逝也说不定。在听到明天出发,我脆弱的心灵就没承受的住打击,“啊?明天!”说完我就慌了,看着同事们怜悯的目光,其中还有一道杀人目光的时候,我只好把头轻轻埋进脖子里,“没事,明天就明天。”“好了,既然没事了,那就准备散会吧。最后,我再说一句”,顿了顿,“是真的一句。”“哈哈哈”,听到这里,同事们终于忍不住,顿时笑开了。“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我说一句就一句”,王茂凯看着底下的人一个个把脸憋得通红,顿时无奈的大手一挥,“算了,散会”!下班后,人都陆陆续续走光了,我也一样,点一到就往公寓飞奔而去,开玩笑,下班了不走干嘛,留着偷听领导谈话吗?事实上,上次我无意间听到谈话的那间办公室里。“茂凯,我说你有没有搞错,把张终派去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怎么鸟不生蛋了,你说哪里鸟不生蛋了。不就是漠河吗?同为祖国大好河山,哪里来的高低贵贱之分,你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再说了,漠河还是‘中国北极’,好多人想去都去不了,有事没事还能看到两道极光什么的......”,看着老周脸上黑线越来越多,王茂凯终于讲不出去,“我不是担心他知道什么吗,要是不小心让他打听到了什么,后果太严重了,不是你我承担的起的。说到这里我就不明白了,你硬是把他从学校给搞过来干嘛,搞得现在惶惶不可终日。”听到这里,老周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还不是因为他是张博的儿子,毕竟咱们那么多年兄弟了,你看他一个人孤伶伶多可怜。再说他你看他平时的表现,懒成那个样子,工作都已经有点勉强了,还会去挖掘当年的秘密?就算他是特工也不一定能搞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吧!”“我说老周,你平时不挺精明的一个人吗,怎么这里就糊涂了?”“我哪里糊涂了,我看你今天就一整个看我不顺眼是吧!”老周忍不住‘嘭’的一声站起来,一脸不爽,抬起手就要往桌子上拍。王茂凯赶紧拉住他,“不是,你先别激动,我是说,张博的儿子,可能就这么碌碌庸庸?”看着老周沉思了下去,王茂凯赶紧轻手轻脚地走出门,然后一溜烟的小跑不见。过了好一会儿,老周才从沉思中缓过来,一看王茂凯不见踪影,顿时一股悲愤交加心头,“靠,王茂凯,你个杂碎,还是没告诉我为什么把张终调去漠河。王茂凯,王茂凯......”一座被林木环绕的漆黑大楼在这乌漆抹黑的夜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显得说不出的诡异。而不远处的林中大道上,王茂凯听到吼声后不觉加快了脚步,变得飞奔起来,皮鞋砸在笔直的沥青路上,叩叩作响。

  “没什么合不合适的,就这样决定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张博从来不会反对的!”

  “说什么呢?我是说我们可以对外宣传张博在六年前就已经牺牲,你对张博的关照只是为了照顾故友之后,这样一切就通了!”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关,照耀在床上,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今天没像往常一样直接翻身起床,而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好久。自从从学校被人莫名其妙的拖到这里,我就开始学着伪装自己。我装作毫无好奇心,胸无大志,懒惰成性,只是因为我不明白对方的意图,虽然我每天晨跑的习惯依旧没有丢掉,但我认为的伪装已经瞒过了他们。高二的时候,父亲就跟我说要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而离开,知道现在了无音讯。所以我一直怀疑王茂凯或老周是我父亲的同事甚至战友,因为他们身上有着和父亲同样的气息。父亲最先是一名特种兵教官,后来我隐约知道了他是被调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但父亲从来不肯跟我透漏,只是偶尔在酒后说一点他执行任务的事情,但这冰山一角也足以令人震撼了: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收到求救信号的父亲带领他的小队在热带雨林直线前进,一日行进几十里,从敌后直接突进,带领求救队伍安全撤离,之后又打一回马枪,覆灭对方整个团队;在青藏追查一个国际犯罪组织的时候,由于交火带来雪崩,却带着队伍毫发无损的离开,还带上了对方一具具半死不惨的躯体;在西北,恐怖份子劫持人质还在和谈判专家谈判的时候,不顾上级反对,独自一人潜入,把人质安全带回,还有五花大绑的恐怖分子十几名。每次听到父亲讲到这些我都感到不可思议,这是人能做到的吗?难道,我是神之子?其中最让我惊讶的莫过于父亲曾经去过白宫窃取机密文件,每每讲到这些,父亲的脸上就洋溢着自豪。有时候我就想,父亲这么精明的人怎么老是对我吐露这些机密,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父亲希望给我树立一个榜样,让我不至于无为一生。

  “这是上边的命令”,说道这“上边”,老周又想到了王茂凯,“狗屁上边”,老周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然后看着我继续说:“我也没办法,你要有什么不适应或者需要什么,尽管和我打电话,我号码你知道吧?”

  “看过了!”老周一边喝茶一边回答。

  “怎么样?”

  “风景很好!”

  “兄弟啊,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你去看张终,有心人肯定就会去调查他,然后知道他是张博的儿子,接着肯定就会查张博,之后呢?查出那些年张博的秘密任务,紧接着发现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却突然在六年前没有任何征兆的消失了,再联系一下当年发生的事,就会发现张博正好在那件事之后消失的。这样一来,白痴都知道他干嘛去了。那我们的压力会有多大,计划的进展会出现多大的难题?你想过没有。老周啊,我知道张博对你有恩,但我一样啊,当年我们小队在他的带领下执行任务,那个不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又有谁没被他救过性命,可你看看,全小队这么多人,就你一个沉不住气,要是计划出了差错,搞不好张博那边都会出事!”

  “是吗?”孙强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我,我只能无奈的摊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