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

二十分钟后,我驻立在斯科特顶楼超豪华套房客厅里,玻璃窗整面墙之大的圆弧形落地窗去欣赏着这个名副其实不夜城的城市夜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横穿过幕墙玻璃印入眼中,迷蒙了很多,就如专用通道,最顶级的套房,我打量着房间,套间里面陈设如何,我没进去不知道,这个客厅已是奢华至极,长长的丝毛地毯,竟是雪一样的白,赤足踏在上面,丝绸的滑润与羊毛的柔软混合成极度的舒适感。全部镀银膜的法式家具,镶嵌着大大的施华洛世奇的水晶珠子,配上深紫色的丝绒贵妃榻,让人仿佛进入到奢靡的路易王朝。。...

十分钟后,我伫立在斯科特顶楼豪华套房客厅里,透过整面墙之大的圆弧形落地窗欣赏着这个号称不夜城的城市夜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穿过幕墙玻璃映入眼中,迷离了很多,一如云翼真实身份给我的感觉。

专用通道,最顶级的套房,我打量着房间,套间里面陈设如何,我没进去不知道,这个客厅已是奢华至极,长长的丝毛地毯,竟是雪一样的白,赤足踏在上面,丝绸的滑润与羊毛的柔软混合成极度的舒适感。全部镀银膜的法式家具,镶嵌着大大的施华洛世奇的水晶珠子,配上深紫色的丝绒贵妃榻,让人仿佛进入到奢靡的路易王朝。

云翼在吧台边专心调配着酒水,水晶灯下,漂亮的面庞轮廓分明,偶尔抬起眼看着我微微一笑,晶莹的眼珠灯光下竟隐隐有丝碧色。我心念微动,高鼻深目加上白皙的皮肤,难道是混血不成?

管他是谁,今夜过后谁认识谁?我打消了探究的念头。

“没见过比我更帅的吧?”云翼递过一只细长的高脚杯,笑容怎样看怎样臭屁。

我伸手接过杯子,淡然道:“没吃过猪肉,见多了猪跑。”小指微翘,点着一边巨大的液晶电视,韩国人气组合SuperJunior十来个花样美男正在屏幕上卖力的又蹦又跳,歌艺如何我不会欣赏,长相倒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个顶个赏心悦目,嗯?你说神童不帅?肥肥的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看新闻。”云翼郁闷地调台:“这么大年纪对着一群少年流口水你不觉得可耻么?”

我怒:“你哪只眼睛看到姐姐年纪大了?”

欠抽的小子悠悠然点点自己的左眼,又点点右眼:“两只,都看到了。”

我愤怒。扬起手中的杯子,云翼大叫:“两只眼睛都看到姐姐年轻美貌,气质高雅,美丽脱俗。。。。。。”溢美之词滔滔不绝如长江之水。。。。。。我怀疑他是否专门背诵过赞美女子的形容词。

云翼小心托住我的手:“姑奶奶,酒杯端好,小心洒了,这酒可金贵,我好不容易弄来的。”

我垂眼看手中的酒杯,对着灯光侧了侧杯子,澄澈的淡金色液体,泛着细微的气泡,竖起杯子轻轻晃一晃,鼻子还没凑进杯口,淡淡的似玫瑰又似葡萄的清香便已扑入鼻中,轻啜了一口,满嘴甜香,葡萄香气越发浓郁。我斜目:“不过是上乘冰酒,说得那样金贵,吓唬人么?”

看着我的一系列动作,云翼笑了:“会点品酒的花架子。”转身走到吧台前从冰桶中取出细长的酒瓶,那是冰酒特有的包装,“既然知道冰酒,看下包装吧。”

“维达尔?!”我惊怔:“云翼你这个败家的小子,1989年的维达尔冰酒你居然喝掉了!”我痛心疾首:“你知不知道这酒在拍卖会上多少钱一瓶?”

“哦,喝着心痛就不要喝了,换瓶其他的酒。”云翼夺回我手中的酒瓶。我死攥住不放,恬着脸笑道:“开都开了,不喝多浪费,浪费是最可耻的行为。。。。。。”

云翼噗嗤一乐:“姐姐,没说不让您喝,我只是放回冰桶去。”哦,原来是这样,我随着云翼屁颠屁颠地走到吧台,坐上高脚凳,眼睛还没舍得离开那瓶酒。

云翼看着女子微笑,坦率地哭,坦率地笑。坦率地将喜怒哀乐就那样放在人前,这样的女子,自己的世界里,是绝种的。

“云翼,你不是说还有好玩的么?”两杯酒下肚,身子慢慢有点飘飘的感觉,我是出了名的有酒胆有酒色,酒胆的意思是说,喝酒的胆子大过酒量N倍,酒色的意思是说,我酒多后比较爱色,我不承认,那是木须有的诬陷。

“喜欢玩游戏么?”他问。

“不喜欢。”我听着他的声音远远的带着点飘逸。

夏木娜脆脆的声音带上了丝暗哑,云翼回转头,后者稍显苍白的脸泛起了淡淡的桃红,眼睛波光明媚,似有水珠溢出。云翼的喉头微微发干,收回刚才的判断,酒后的女人,慵懒妖媚,魅惑的水晶灯光下看来,真的有千般娇媚,万种风情。

夏木娜的春天最新章节

夏木娜的春天相关资讯

夏木娜的春天

作者:恍然若梦
类型:都市高干 状态:连载中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9939人
  我叫夏木娜,去年28岁,未婚。为什么大龄未婚男人也可以叫黄金王老五,大龄未婚女人就得叫剩女?这世界忒般不公正!一个月前,我但是有个男朋友的,他对我说的甜言蜜语海誓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 ,下了&娜,怎

    父亲平静的又看了一眼碟片,下了结论:“你叫夏木娜,她叫夏木娜娜,怎么会一样。”

    2021-06-19 03:5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奋斗了&与赐予

    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2021-06-19 02:18: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扶眼&平和温

    父亲向后稍仰了下身子,扶了扶眼镜,轻淡地扫了碟片一眼,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温煦,如同他站在医学院的讲台上一般平静。“为什么?”

    2021-06-21 02:2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差一&她,就

    “差一个字,意义差很多,比如说人旁的他,与女旁的她,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父亲耐心解释。

    2021-06-19 02:19: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如炬般&然后转

    母亲优雅地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发,认认真真端详着碟片,目光如炬般落在碟片上那女子惹火的身段上,然后转过眼来,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温柔地说:“娜娜,明天我们吃猪手炖花生好不好?”

    2021-06-19 05:39: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