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

实际上我传八卦的速度一点儿不比别人差。当短暂休息室一班叽叽喳喳的护士们终于等到一哄而回去办交接班手续时,我悄悄快速地撤走事非之地,冲进办公室立马掩登门拨电话。“喂。。。。。“喂。。。。。。”听声音就知道季易行这家伙还在睡懒觉,一声喂糊里糊涂的。。...

其实我传八卦的速度一点不比别人差。当休息室一班叽叽喳喳的护士们终于一哄而出去办交接班手续时,我悄然迅速地撤离事非之地,冲进办公室立刻掩上门拨电话。

“喂。。。。。。”听声音就知道季易行这家伙还在睡懒觉,一声喂糊里糊涂的。

“你还睡得着觉啊?”我咬牙切齿。

季易行听清是夏木娜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一轱辘从床上坐起:“你昨天跑哪里去了?现在人在哪里?”

谢紫衣迷迷糊糊睁开眼:“是娜娜?电话给我。”

立刻我便听见谢紫衣的魔音灌耳:“你还知道要打电话啊?昨天死哪里去了?电话都关了机?你知不知道你玩失踪把大家都急死了?你妈都快哭了!”

我把电话挪离耳朵一尺以上,NND的中气那样足,哪里像死而复生的人,我妈要哭不是没哭么。算了算了,看在她虽然言语凶悍,但还是关心我的份上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她一般见识。

“先别说我了,我听到件大事。”我打着马虎眼岔开话题,和陌生男人吃饭喝酒到凌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何况我还在失恋中呢,要低调忧愁。。。。。。

“什么事?”紫衣的语气显然是不相信我有什么大事能说出来。

“那个名额,去德国进修的名额,你知道给谁了么?”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我立马明白他们早就知道了,心里沉沉的不是滋味,他妈的这算什么事。

“我找他去!”怒气上冲,我脱口而出。

“娜娜!”紫衣开口:“这年头,拿在手上的东西都不一定是属于你的,何况是没定下来的事呢?”

“院长明明答应得好好的!”我靠,他笑眯眯收下五十年陈的茅台时,说话的口气可是斩钉截铁信誓旦旦的。

“计划没有变化快。”紫衣淡然。

“怎么可以这样?刘明轩明知道这个名额本来就是我爸争取来给季易行的!”为什么这样说?这事说起来就复杂了。

季易行是我父亲最得意弟子,而且他的确在业务上有突出表现,临床手术做得那个漂亮啊,来我们院做手术的很多都是冲着他来的。可在这个论资排辈的社会里,外科那班子主任们全部不是留美就是留英留什么的洋博士后。一个个都说是为了报效祖国回来了。事实上,海龟派们说得好听是博士后,其实什么叫博士后?就是读完博士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继续留校为教授做研究课题的人!在国外人人明白是怎么回事,跑国内就变成了一个学位了,真是可笑。但可笑归可笑,国人就吃这一套。季易行一个可怜的中国医科大学毕业的博士就什么都不是了。不但评级升职轮不到他,每次医院交流到国外进修的名额也轮不到他。

我爸也急啊,就拜托他德国同行朋友,弄来这么个进修名额,基本内定是季易行了,为这事,我爸生平头一次出去送礼,而且是送给他最不屑的师弟——我们的院长大人。

“娜娜,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我能理解。”

“我不能理解。”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紫衣叹口气,幽幽地说:“娜娜,你与他在一起多少年了?说变就变了,何况对朋友?朋友这两个字,你认识它的时候,它读朋友,不认识的时候,就只是两个方块图案而已。”

我默然,人说百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得共枕眠,我与刘明轩,万年修来的缘分,也不过一夕之间灰飞烟灭,何况朋友。

“下班来我家吃饭吧,易行做了红烧蹄膀,你最爱吃的。小雨也想你了,一直念叨你呢。”

思雨,那个小家伙,想到她软软香香的小身子,奶声奶气叫小娜姨的调调,我心都柔了,结婚虽然有点可怕,但婚姻的副产品真是不错,我喜欢孩子。要不,我也流行一把?做个未婚妈妈?

“娜娜?怎么不回答?”紫衣在电话里疑惑我的沉默,我哈哈一笑,收回胡思乱想:“今天不行,老爸大人让我回家。”

“也是,昨天闹成那样,今天应该回去一下。”

“我闹什么了啊。”怪事,人人说我大闹婚礼,我明明不过只倒了半灌可乐,还是在大堂里,都没进举行婚礼的地。

“你把咖啡倒他头上了?”

“可乐。”怎么变咖啡了?可能,颜色差不多,传话的那个弄错了。

“管他是什么。”紫衣顿了顿,接着说:“倒得好。”

“哈哈哈哈哈。”我捧着电话大笑,谢紫衣,我爱你。

夏木娜的春天最新章节

夏木娜的春天相关资讯

夏木娜的春天

作者:恍然若梦
类型:都市高干 状态:连载中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9939人
  我叫夏木娜,去年28岁,未婚。为什么大龄未婚男人也可以叫黄金王老五,大龄未婚女人就得叫剩女?这世界忒般不公正!一个月前,我但是有个男朋友的,他对我说的甜言蜜语海誓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 着碟片&娜,明

    母亲优雅地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发,认认真真端详着碟片,目光如炬般落在碟片上那女子惹火的身段上,然后转过眼来,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温柔地说:“娜娜,明天我们吃猪手炖花生好不好?”

    2021-06-19 02:41:06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旁的&完全不

    “差一个字,意义差很多,比如说人旁的他,与女旁的她,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父亲耐心解释。

    2021-06-17 08:4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您看&片女优

    “您看,您看!”我使劲将碟片往他眼前凑:“我的名字居然与三级片女优的一样!”

    2021-06-16 09:1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要改&。

    我用激动得颤抖的手一把抓起碟片,自我懂事之后,第一次没有敲门便冲进了我父母的卧室。无暇理会他们为什么会如弹簧般分开,我高举着碟片一下子凑到父亲的眼镜边上。“我要改名!”我决然的宣布。

    2021-06-17 12:0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为了这&生之年

    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2021-06-17 05:55: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同他站&”

    父亲向后稍仰了下身子,扶了扶眼镜,轻淡地扫了碟片一眼,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温煦,如同他站在医学院的讲台上一般平静。“为什么?”

    2021-06-17 09:33:1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