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是何居心

抬头一看赫连枫大吼一声,拼尽浑身力气通常拍打了桌面。赫连枫将手中的餐具全数扔到地上,在刀叉与地面乒乒乓乓的声音后,餐厅再度步入了死通常地沉寂。小包子朝赫赶赴怀里缩小包子朝赫连夜怀里缩了缩,用着只有彼此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悄悄开口,“爹地……”。...

只见赫连枫怒吼一声,用尽浑身力气一般拍击了桌面。赫连枫将手中的餐具尽数扔到地上,在刀叉与地面乒乒乓乓的声音之后,餐厅再次进入了死一般地沉寂。

小包子朝赫连夜怀里缩了缩,用着只有彼此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悄悄开口,“爹地……”

赫连夜朝着小包子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小包子安静。

“你……”赵雅如看着赫连枫方才的举动,已经大乱了阵脚,无奈之下,她只好指着简心破口大骂起来。

“够了!”一旁的叶宁美见状,大声呵斥道,她眯了眯眼,语气中满是危险的味道,“赵小姐,太难看了。”

“我待你不差吧,赵小姐?”叶宁美先发制人,将赵雅如钳制在了原地。

“是的……”赵雅如的火候早已被赫连枫方才的怒火浇灭,她此刻像极了一只提线木偶一般站在原地任叶宁美宰割。

“叶小姐,我不知道你是何居心,先不说你挑拨我和简心的感情,不尊重我和简心的感情,光是你对我的出言不逊,对我造成的精神伤害,我现在就只想把你赶出赫连家。”

赫连枫的眼神像是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了简心的喉咙。

听到赶出两个字,一旁的李淑芬回了神,她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认为道歉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于是她忙摇了摇赵雅如,低声道,“雅如,愣着干什么,快道歉啊!”

听见李淑芬的声音,赵雅如这才缓了过来,她无神地眨了眨眼睛,而后不停机械地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抱、抱歉……”

叶宁美没有理会赵雅如,而是把李淑芬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李夫人,我真诚待你,你是简心的母亲,是我赫连家儿媳妇的母亲,所以我一直将你奉为上上之宾,可你却一直将目光放在夜明珠上!这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赵雅如母女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局势一时僵持不下。

小包子在一旁看着赵雅如母女难为的嘴脸,窝在赫连夜的怀里捂着嘴巴不停偷笑,赫连夜宠溺地揉着

赫连枫把握好局势,缓缓开口,“母亲,我想要同简心订婚。”

叶宁美听到这话,右手的虎口一边摩挲着饭桌,一边抬头直勾勾地看着赫连枫。

“我觉得这种事情无需着急,可是经过今晚的事,我觉得不能再拖了。”赫连枫的眼神低沉,语气却坚定。

叶宁美太了解赫连枫了,他脾气犟,做出的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叶宁美到底是个商人,不过几秒,她却已经在脑中制定出了能够做到利益最大化的一套方案。

赵雅如母女今晚虽然难看,但是依照她们的性子定是不会离开的,她们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而赵雅如身上有她需要的骨髓,这是短时间内其他人无法替代的,最好的权宜之计不过将赵雅如留下,且赵雅如经过今晚的教训,肯定会变聪明,这颗棋子以后用起来,肯定会更加衬手。

赫连枫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不过自己若是踏下这个台阶,便着了简心的意。

该死,想到这儿,叶宁美隐晦地瞥了简心一眼,简心依旧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果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叶宁美如是想。

罢了,不过是订婚而已,就算给她简心一个光环又怎样,最后她还是进不了自家们的。

“好,我答应你,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我也很替你高兴。”叶宁美一副慈母的模样,她询问着赫连枫对日期和宾客的意见,自然而然地便将今晚赵雅如一事掩了下去。

简心看着叶宁美的模样,内心嘲讽,不愧是老狐狸,在危急关头都能保住自己嘴里的那块肉。

“母亲看着来就好,母亲办事本就妥帖。”赫连枫一向不是个任性的人,他懂得适可而止,只要叶宁美点头了订婚一事,他便没有其他要求了。

“那简心,我们家阿枫就拜托你了。”叶宁美笑道,她只有微笑时才会露出缺点,那被岁月所欺扰的眼角大概是她唯一的美中不足。

“是。”简心乖巧点头,而后与赫连枫相视一笑。今晚的赫连枫太过反常,不过好在赫连枫今晚一直都是在自己这边的。

“当然,我也会好好照顾你的。”叶宁美一席话高深莫测,简心道行太浅,听不出叶宁美的具体用意,不过她隐约地感受到了,自己日后在赫连家的日子定不好过。

“好了,想必今晚大家都吃不下去了,我们便散了吧。”叶宁美将桌上的人尽收眼底,大家形色各异。

“吴妈,待会儿开一瓶红酒送到我的房间。”叶宁美侧头吩咐着,吴妈毕恭毕敬地应道,而后所有人一齐目送着先行一步离开的叶宁美。

“我们也走吧?简心。”赫连枫今晚好像如水一般温柔,他的语气像极了四月春风,沁人心脾。

“嗯。”简心看上去已经有些累了,她脸上已经有了些许倦意。可简心并没有丢了礼数,她对在场的人一一道别后,这才推着赫连枫缓缓离开。

“爹地,好像只剩下讨厌的人了哎。”小包子不满地鼓起腮帮,抬眸看着赫连夜,双目间尽是不快。

“爹地回屋陪你拼拼图,走吧。”简心离开,赫连夜便失去了再待下去的兴趣,他对赵雅如母女简直是厌烦至极,以至于离开的时候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

小包子虽自认早熟,可小孩子的快乐就是那么简单,听到赫连夜陪自己拼拼图,方才他小脸上的不快在刹那间便一扫而光。

小包子在赫连夜怀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便任赫连夜去了。

偌大的房间内。

叶宁美右手执一高脚杯,优雅地将红酒送到口中,她眺望着远方,神色复杂。

伺候叶宁美起居的女佣对于叶宁美的反应十分不解,在离开前她不禁询问出口,“夫人,赫连枫少爷和简心小姐今晚订婚,您不是开心的吗?为何现在还一个人在这闷闷不乐地喝闷酒呢?”

见叶宁美没有回答,女佣便再次壮着胆子开口问道,“夫人?”

许久,叶宁美才缓缓回过头来,“滚。”她语气极淡,却十分骇人,女佣这才知道自己触了叶宁美的麟角,忙连滚带爬的推门离开。

叶宁美收回目光,将酒杯在地上狠狠打碎,她咬牙切齿,不停地重复着两个字。

简心。

而在墙壁之上,一颗紫色的宝石闪闪发着光。

恶魔之泪。

总裁溺宠失忆妻最新章节

总裁溺宠失忆妻相关资讯

总裁溺宠失忆妻

作者:温柔
类型:架空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17957人
  五年前,赫赶赴为了一个女人一掷千金,并和那个女人生下一个孩子,后人间蒸发掉,他迄今已婚。五年后。“喂,爹地?我刚看见妈咪了,嗯,就在机场!”他目光非常危险地眯起,嘴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附近涌动,人群之中,一个穿着十分时髦的小孩正茫然地张望着四周。他才转过头,便露出一张帅得惊天动地的小脸。片刻后,他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父亲。。
  • 的模样&为难而

    即便小孩模样可爱得让人心疼,泫然带泣的模样令人心碎,但简心还是皱了皱眉,为难而又勉强地应道,“小朋友,你认错了。麻烦让让好吗?”

    2021-01-25 06:2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身休&闲装束

    而此时此刻,一身休闲装束的简心拖着个沉重的行李箱,才下了飞机。她看着陌生而又繁华的都市,心中五味杂陈。

    2021-01-24 12:43:16详情点赞(0)回复(0)
  • 赫连家&就暗中

    赫连家的儿子再不堪,那在A市也是出了名的豪门。母女俩早就暗中想好,要把这桩婚事给掐灭。

    2021-01-25 02:1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过这个&她得把

    白雪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她得把事情闹大,毁了这桩婚约才好!

    2021-01-26 10:04: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把她&简心”

    赵雅如要是嫁过来,那无疑是把她推了火坑。因此赵雅如与母亲商量,马上给了“简心”一个表现的机会。送她来A市,让她代替赵雅如结婚。

    2021-01-26 11:20:38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大腿&不许走

    然而她刚刚绕开,小奶娃又追了上来。他直接抱住简心的大腿,蛮不讲理地撒起了娇,“妈咪,不许走……”

    2021-01-26 12:13: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