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手上的戒指哪儿来的?

汪雅拽着乔薇薇的头发不松手,更有甚者企图去抓乔薇薇的脸。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完完全全是一个泼妇。乔薇薇吃痛,用力搡开汪雅的手。汪雅却娇嗔不饶,犹如疯了通常,还得朝乔乔洛洛吃痛,用力搡开汪雅的手。汪雅却不依不饶,如同疯了一般,还要朝乔洛洛扑过来。。...

汪雅拽着乔洛洛的头发不撒手,甚至试图去抓乔洛洛的脸。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泼妇。

乔洛洛吃痛,用力搡开汪雅的手。汪雅却不依不饶,如同疯了一般,还要朝乔洛洛扑过来。

乔洛洛本来不愿意与汪雅产生纠葛,但是见汪雅这般模样,她仅存的一点忍耐也被磨没了。

“汪雅,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和你一样,喜欢勾搭别人的老公?!”

“沈甄是我不要的,你既然捡了我不要的垃圾,还当做宝贝,那就守着你的宝贝好好过日子去吧!”

汪雅气极之下,竟然忘记了乔洛洛的口齿一向伶俐。之前在百货商场时,她就被乔洛洛用三两句话怼的哑口无言。

不过泼妇自有泼妇的本事。既然说不过人家,就靠撒泼打滚来凑。

不管乔洛洛说什么,汪雅都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

“臭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别人丈夫,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京扬小区里的住户,大多都是一些精英人士,他们平时接触的人和圈子都是十分有教养的,何曾见过这种泼妇骂街的阵仗?

人人都有一颗爱八卦的心,出于好奇,有不少人都停下来看热闹,想要知道这一场闹剧后续的走向。

从小到大,乔洛洛从未觉得如此丢脸过。更令人气愤的是,让她丢脸出丑的不是她自己,而是一个见谁咬谁的疯女人。

乔洛洛不想继续站在这里,被人当耍猴的看。她转身欲走,却被汪雅一把拉住了胳膊。

“贱人!你想往哪跑?!”汪雅的声音十分尖锐,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她,看起来面目可憎。

这样的汪雅,与从前在乔天面前做小伏低、温柔小意的女人判若两人。

乔洛洛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爸爸早点发现汪雅的真面目,可能他们乔家我就不会落得这样凄惨的结局了吧?

汪雅的大嗓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过来围观,有人对着被包围在中间的乔洛洛和汪雅指指点点,口中与同伴低声议论着什么。

一心要抓住乔洛洛、并且给她个教训的汪雅,对周围的一切仍旧毫无所觉。“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离开!”

“乔洛洛,你都有胆子勾.引男人,怎么就不敢承认呢?”

“汪雅,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当谁都和你一样?偏要抱着路边的臭狗屎不松手。”

乔洛洛拨开人群,想要赶快回公寓去,不经意间却瞥见了站在人群里的沈甄。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乔洛洛说他是“臭狗屎”。

沈甄抬头间,正巧对上了乔洛洛的目光。他不由得有些慌乱,连忙撇开了视线。

乔洛洛又如何肯轻易放过这罪魁祸首?

“一个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骂人,一个遇事只知道躲在女人背后,连头都不敢冒出来——你们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乔洛洛冷笑一声,视线如锋利的刀子,把沈甄的脸皮刮得火辣辣的。

“要想留住你仅剩的那点脸皮,以后就别再纠缠我!”

汪雅的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游移,她看了看乔洛洛,又看了看明显有些心虚气短的沈甄,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狐疑。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汪雅当然不会傻到自己拆自己的台。

她尖叫一声,扑过去就想要抓花乔洛洛的脸。

“臭不要脸的小娘皮!沈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都是你这个狐狸精!”

长长的指甲上面贴着水钻,要是真落到乔洛洛的脸上,怕是就要将她毁容了。

乔洛洛不得不防备着她,来回躲闪之间,头发也有些乱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有几分狼狈。

让乔洛洛更加意想不到的事还在后面。

只见一直躲着的沈甄忽然从人群中走出来,温柔地安抚住了汪雅,汪雅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沈甄缓缓开口,“乔洛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的纠缠我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在我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汪雅一个人。请你不要再妄想和我在一起了。”

这场闹剧的男主角终于出现,吃瓜群众们顿时兴趣高涨。

在听到沈甄的话之后,周围人看向乔洛洛的目光瞬间就变了味道。

如果说,之前是没有一丝恶意的好奇与八卦,那么此时此刻,就只剩下赤、裸、裸的鄙视了。

不管在什么年代,哪个阶层,插足于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总是为人所不齿。哪怕是不相干的人,也能对其冷嘲热讽。

“这姑娘小小年纪,看起来还挺清纯的,想不到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谁说不是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现在的小姑娘哟——再也不能以貌取人了。”

若有所指的议论声,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纷纷往乔洛洛的耳朵里钻。

而靠在沈甄怀里的汪雅,听到邻里们对乔洛洛的指责,则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她挑衅地看着乔洛洛,回头用力的在沈甄的下巴上亲了一口,发出“啵”的一声响,非常得意洋洋。

乔洛洛只觉得无聊。把时间浪费在和这两个人争辩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她觉得自己真是有些蠢。

将众人的议论声屏蔽在耳外,乔洛洛早已经没有了散步遛弯的兴致。她现在只想尽快回到公寓去,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至于这一对狗男女,眼不见为净。

可是仿佛连老天爷都在和她作对。乔洛洛才走出去没几步,就再一次被汪雅给叫住了。

“你站住!”

乔洛洛不做理会,继续往前走。

眼看着前面就是单元门了,后面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下一秒,她就被汪雅拉住了。

汪雅拉着乔洛洛的手,视线落在她手上佩戴的红宝石戒指上。

戒指上的宝石成色极好,颜色透亮,即便是在傍晚有些昏暗的光线下,仍旧无损它的美丽。

乔洛洛的手指白皙修长,戒指套在指头上,两份美丽相得益彰。

“汪雅,你又想干什么?”

乔洛洛一把甩开汪雅的手,觉得她真是莫名其妙。

“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继续这样缠着我,有意思吗?”乔洛洛冷声质问。

对于乔洛洛的质问充耳不闻,汪雅的视线牢牢地锁在那枚晶莹剔透的红宝石戒指上,“你手上的戒指是哪儿来的?”

“汪雅,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些!我穿什么戴什么,难道还要向你报备不成?”

站在原地的沈甄见汪雅突然发难,似是想起了什么,心下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乔洛洛,你少跟老娘在这儿装糊涂!这戒指是阿甄买回来的,怎么会在你手上?!”

乔洛洛觉得汪雅简直是莫名其妙,这分明就是樊昊宸送给她的戒指,和沈甄又有什么关系?

——等一下,这枚戒指是快递过来的……而寄件人一栏,快递单子上只填了个化名……

知道她现住址的,不止有樊昊宸一个人,还有沈甄……

想到那种可能,乔洛洛心里有苦难言。

早知如此,在没有调查明白之前,她就不应该碰这枚戒指的。如今倒好,稀里糊涂的就惹火烧身了。

乔洛洛不知该如何解释,汪雅已经将矛头转向了沈甄。

“阿甄,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是你买的戒指,为什么会出现在她手上?!”

汪雅好像完全放飞了自我,在沈甄面前也不再端着,泼辣又强势。

沈甄支支吾吾的,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汪雅敏锐的意识到了不对劲,她的嗓门瞬间提高了八度,“难不成真是你送给那个小贱人狐狸精的?!”

“沈甄,你能耐了啊!”

电光火石之间,沈甄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好主意。

他连忙抓过汪雅的手,放在掌心轻轻揉捏着,做安抚之意,同时解释道:“别瞎说!雅雅,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

“那戒指我买回来送给你的,可是不知怎么就不见了。我不想让你失望,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总想着,说不定哪天就找到了,到时候再给你一个惊喜。”

沈甄编起瞎话来,眼都不带眨一下的。经他这么颠倒黑白的一解释,汪雅的脸色果然多云转晴。

沈甄继续说道:“想不到这枚戒指原来是被小小姐捡到了,现在请乔小姐物归原主吧。”

沈甄的话,看似是在为乔洛洛遮掩,实则字字句句,都在将她往火坑里推,同时也让他自己站在了一个道德制高点。

——明明被人偷了东西,还如此为对方的名誉考虑,真是个大度之人。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乔洛洛身上,想要看看她究竟打算怎么做。同时,女人们也将她的长相牢牢记在了心里。

住在京扬小区里的女人们,哪个出门时不戴着首饰?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在亲眼目睹过了这么一出“精彩”的闹剧之后,京扬小区里的女人们一致决定,以后但凡是见到乔洛洛,一定要绕道走。

不然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身上的首饰就被她给顺走了。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