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没有人站在原地

了畅顺的呼吸,在听见樊昊宸这话的时候,又滞了一刹。乔薇薇产生怀疑是自己的耳朵会出现了问题,她听见了什么?抬头来,难以置信的望着樊昊宸。却在男人居高临下俯瞰的那张抬起头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樊昊宸。然而在男人居高临下俯视的那张脸上,她却只能看到厌恶和嫌弃。。...

已经顺畅的呼吸,在听到樊昊宸这话的时候,又滞了一瞬。乔洛洛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她听到了什么?

抬起头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樊昊宸。然而在男人居高临下俯视的那张脸上,她却只能看到厌恶和嫌弃。

“你说什么?”乔洛洛怔然发问,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那个温柔体贴、眉眼干净的少年,怎么会对她说出这种话?

她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他不是最了解不过的吗?

因为刚才那一阵剧烈的咳嗽,乔洛洛的眼里溢满了水光。她就像一只懵懂 无知的小鹿,面对猎人的刀剑,眼里有迷茫、不知所措。

然而更多的,还是难以置信,以及恐惧。

一瞬间,樊昊宸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

他收回落在乔洛洛脸上的视线,吐出口的话比南极的冰雪还要冷上几分,轻而易举的就冻住了那人的眼泪和心扉。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乔洛洛,早知道你变得这么下贱,当初我就不会把你带回来。”

看着乔洛洛突然汹涌而出的眼泪,樊昊宸的心底涌起一股难言的快意。

——很难受吧?觉得难以置信?当初你用那些话羞辱我的时候,我比你还要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所以现在,我要把当初你加诸在我身上的所有痛苦,一点一点、慢慢地全都还给你。

至于在看到乔洛洛流泪的那一刻,心脏忽然产生的颤动,樊昊宸则毫不犹豫的将其归类为报复的快感。

他不愿意继续在这间充满了她身上气息的房间里待下去,最后瞥了一眼泪流不止的乔洛洛,樊昊宸摔门而出。

“砰”的一声巨响,隔断了乔洛洛被泪水模糊了的视线,也破碎了她心底最后一分卑微的希望。

乔洛洛再也忍不住心里汹涌而出的悲伤与绝望,放声大哭。

一个晚上的又惊又怕,她的身体已经不剩多少力气。又因为哭得太过凶猛,导致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腿软得像两根面条似的,使不上一点力气。

乔洛洛靠着冰冷的墙壁,身体一点点滑落下去。最后,她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任由眼泪打湿衣服。

樊昊宸的话,就像是一道无法破解的魔咒,在她的耳边盘旋不去,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她,从前那个她一笑就会腼腆害羞的温暖少年,已经不复存在了。

是啊,她还在奢望什么呢?她也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乔洛洛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人站在原地。

当年那个少年,不是不再温暖,只是把温柔都给了别人而已。而她,早已经失去了那个资格。

奈奈站在门外,听着房间里传出来的嚎啕哭声,放下想要敲门的手,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乔洛洛一定不想被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模样吧?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总比一直憋在心里,郁结成疾要好。也许哭过这一场,就能看开了,放下了。

奈奈端着热牛奶,如同来时一样,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乔洛洛始终都没有下楼,奈奈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忧。

林妈见她隔一会儿就要到楼上去转一圈儿,撇了撇嘴,劝了两句。

“你这么担心她做什么?等到她饿得受不了了,自然就会下来吃东西了。”

乔洛洛到底有没有偷东西,林妈不知道,但是昨晚樊昊宸对乔洛洛的态度,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一个男人,但凡是心里有那个女人的一席之地,又怎么会对她说出这种刻薄的、羞辱人的话来?

可见樊昊宸心里,根本就没有乔洛洛的位置。樊昊宸充其量也就是把乔洛洛当成一个玩意儿。

自以为窥探到了樊昊宸心思的林妈,对乔洛洛的态度又差了一些。

奈奈看了林妈一眼,欲言又止。

和林妈不一样,奈奈觉得乔洛洛有点可怜。她不明白,为什么樊昊宸把乔洛洛带回来之后,却要这样对待乔洛洛。

眼看着已经过了十二点,楼上房间里还是没有动静传出来,奈奈不由得有些心急。

昨天晚上,奈奈站在房间门口,把乔洛洛的哭声听得一清二楚。她知道,乔洛洛的心情和状态都十分不好。

本来以为,乔洛洛睡一觉就会没事了,但是现在看来……

奈奈没有听林妈的话,又一次上楼去了。她像之前几次那样敲了敲门,站在门口叫了几声“洛洛姐”。

里面的人始终没有回应,只是这一回,奈奈没有走开,而是拿着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间门。

床上有一团隆起,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乌黑的发顶。

见乔洛洛在睡觉,奈奈终于小小的松了一口气。她特别担心,乔洛洛会因为刺激,而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前,奈奈想要叫乔洛洛起床。

“洛洛姐,已经中午了,你先别睡了。起来吃点东西,补充点能量。”

乔洛洛没有回应。她好像睡得很沉,因为后面奈奈又叫了两声,她始终都没有醒过来。

奈奈觉得有些不对劲,伸出手去,将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乔洛洛一直埋在被子下面的脸。

被人打扰了睡眠,床上的人似是有些不满的嘤咛了一声。乔洛洛翻了个身,将整张脸都暴露在空气中。

她脸颊上泛着两朵异常的红晕,呼吸也有些粗重。

奈奈伸手探了探乔洛洛的额头,在感受到上面传来的滚烫的热度之后,原本已经放下去的心,再一次提了起来。

——乔洛洛发烧了!

“洛洛姐,你醒醒——你感觉怎么样?”心里着急,奈奈推了乔洛洛两下,可惜床上的人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么一看,倒不像是睡着了,好像是发高烧烧得晕过去了。

奈奈没再试图把乔洛洛叫醒,转身噔噔噔的跑下楼去,拿了公寓里常备的药箱后,又重新回到了房间。

从药箱里取出体温计,夹在刘湿湿的腋窝下——这么大的动作,乔洛洛都没被吵醒。

五分钟后,体温计发出“滴滴”声,奈奈小心翼翼的取出来一看,39.4度,眼看着就要烧到40度了。

奈奈的心揪成了一团,看着床上脆弱的人儿,首先想到的就是给樊昊宸打电话。

樊昊宸的号码已经从通讯录里调了出来,奈奈的手指悬在绿色的拨号键上,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去。

——还是算了吧,昨天晚上樊总和洛洛姐才发生过争执,今天即便打电话过去,恐怕樊总也不会过来。

和林妈商量过后,两人并没有把乔洛洛送去医院,而是打电话请了附近私人诊所的医生,过来为乔洛洛诊断。

好在乔洛洛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普通的感冒,输了两瓶液之后,身体的温度就一点点退了下去,恢复到了正常体温。

奈奈终于松了一口气。

……

等到乔洛洛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一夜又一天都没有吃东西,胃里空荡荡的,有点难受。下腹涌起一阵便意,乔洛洛想要起身下床,才一动作,就发觉身子软的厉害,半点力气也没有,仿佛被人抽干了似的。

低下头,看见手背上贴着的医用胶带,乔洛洛,这才恍悟过来——原来自己这是生病了。

乔洛洛正在床边坐着,想要攒些力气,好挪去卫生间,门口忽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洛洛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奈奈本来只是想过来看看乔洛洛,见乔洛洛已经醒过来,她又张罗着去给乔洛洛拿吃的东西。

“洛洛姐,你稍等一下,我煮了海鲜粥,一直放在灶上温着,这就给你端过来。”

去厨房端粥的时候,林妈正在里面烧水。林妈见奈奈对乔洛洛殷勤备至,为了乔洛洛跑上跑下,有心提点这个年轻的小姑娘两句。

“一个情.妇而已,樊总又不喜欢她,你对她这么上心做什么?”

奈奈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回到楼上房间的时候,乔洛洛正对着床头柜上的手机盒子发呆。奈奈见状,轻声解释道:“洛洛姐,这是樊总派人送过来的,是最新款的水果机呢。”

“洛洛姐,你不打开看看吗?”奈奈有意哄乔洛洛开心。

察觉到奈奈的善意,乔洛洛笑了笑,没有辜负她的一片好心。

盒子是被打开过的,里面的手机也处在开机状态,乔洛洛也不在意,拿在手上随意的摆弄着。

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碰过手机这类的电子产品了,此刻重新拿在手上,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你的手机号码是多少?我存一下。”

乔洛洛点开通讯录,想要把奈奈的号码存储进去,却意外的发现,通讯录里已经有了一个联系人。

——A樊昊宸。

“樊总可真是细心呢。”奈奈有意在乔洛洛面前美化樊昊宸的形象,想让两人之间的关系能够缓和一些。

可是对于乔洛洛来说,奈奈的话就像耳边风,听过就过去了。

她看着界面上樊昊宸三个字,内心毫无波动。

对于她来说,这份细心来的太迟了。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