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地板脏了呢

乔洛洛原本我以为,樊昊宸大怒离开后,自己能过几天清静日子,好好的重新整理一下碎裂的心情。只可惜天人愿人愿。樊昊宸确实没再回来,但是公寓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肖初珊。乔洛樊昊宸的确没再过来,不过公寓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肖初珊。。...

乔洛洛本来以为,樊昊宸大怒离去之后,自己能过几天清净日子,好好整理一下破碎的心情。可惜天不遂人愿。

樊昊宸的确没再过来,不过公寓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肖初珊。

乔洛洛生病的第二天,肖初珊就穿着一身C家高定,按响了公寓的门铃。

林妈从可视电话里看到外面的人是肖初珊,高兴又热情的为她打开了房门。“肖小姐,您来了。”

肖初珊淡淡的“嗯”了一声,看都没看林妈一眼,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

奈奈有些拘谨的站在门边,不明白樊总的未婚妻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来公寓。

林妈去厨房为肖初珊准备水果和茶水,客厅里只剩下奈奈和肖初珊两个人。

肖初珊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乔洛洛的身影。眉头一挑,她问奈奈:“乔洛洛呢?”

“都这个点了,她该不会还没起床吧?”低头看看腕上的表,时针已经走过了九点。

往常这个时候,乔洛洛早就起床了。可是现在因为生病,她的身体格外虚弱,早上喝了点粥之后,就又回到房间里躺着休息了。

如果她知道今天肖初珊会过来,就算是咬牙坚持,也一定会硬撑下去。

奈奈有意想为乔洛洛辩解两句,张了张嘴,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肖初珊用眼神压了回去。

“我不管是什么理由。五分钟之内,我要看见她人。”

奈奈没办法,只好上楼去,把乔洛洛叫了起来。

听到肖初珊又过来了,本来还有些迷糊的乔洛洛,整个人一下子清醒起来。

被感冒病毒侵袭的身体仍旧软塌塌的,使不出什么力气来,好在最后她还是在肖初珊规定的五分钟内穿戴整齐,梳洗干净,到了楼下。

今天的乔洛洛仍旧有些发烧,不过吃过早饭之后,又吞了两粒退烧药,此时除了有些犯困之外,倒没什么别的感觉。

“肖小姐,您找我?”

肖初珊是樊昊宸的未婚妻,而乔洛洛觉得自己身份尴尬,尽管这一切并非她自愿,但是她在面对肖初珊的时候,总觉得心虚气短,对不起她。

就好比此刻,肖初珊没有让她坐下,她就一直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

“我不来还不知道,原来乔小姐你的生活过的这么滋润,都日上三竿了还不起床——不用上班,有人养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种感觉相当不错吧?”

乔洛洛低下头去,无话可说。

她甚至没有尝试着向肖初珊解释,她如今正病着。

她没有工作是事实,被樊昊宸养着也是事实,她无从辩驳。

林妈送上水果来,殷勤的笑着,将果盘放到茶几上,特地摆在肖初珊面前。

肖初珊却连看都不屑看一眼。

看见乔洛洛,肖初珊又想起了前天那场失败的约会。

本来以为,可以借着难得的机会,与樊昊宸有些实质性的进展,却没想到,她期待了那么久的约会,就这么被乔洛洛这个贱人给毁掉了。

她的确在樊昊宸面前煽风点火了,可是那点程度,又如何能够让她出尽心中这口恶气?

视线落在乔洛洛有些苍白的脸颊上,肖初珊也发现了,乔洛洛的身体状况似乎不大好,看起来好像是生病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反正和她没关系,都是这贱人自己作的。

看着林妈放在茶几上的果盘,还有清洁得一尘不染的地面,肖初珊计上心来,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她伸出手去,用叉子扎起一块哈密瓜,在收回叉子的过程中,手腕轻轻一抖,新鲜的哈密瓜就掉在了地板上。

林妈弯腰准备收拾,却被肖初珊一个眼神拦住了。

她重新直起身子,有些不解的站在一旁。

只见肖初珊看着乔洛洛,似笑非笑,眼底有淡淡的嘲弄。

“乔小姐,地板弄脏了呢。”

尽管吃了退烧药后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可乔洛洛还是听明白了肖初珊的暗示。

她沉默的转身,去清洁间取来了抹布,蹲下身子来清洁地板上的污渍。

奈奈有些不安地站在一旁,想要给乔洛洛帮忙。可是她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上前去。

肖初珊明摆着是要刁难乔洛洛,这时候,如果有人给乔洛洛帮忙,只会让肖初珊更加愤怒。

被哈密瓜弄脏的地方只有一小块,三两下也就收拾干净了。正当乔洛洛,起身打算将工具放回清洁间的时候,肖初珊再次幽幽开口。

“乔小姐,这就算完了?其他地方,还有楼上,可都还没有擦呢!”

乔洛洛沉默了一瞬。

就在肖初珊以为,乔洛洛会和自己正面对上的时候,乔洛洛却拿着抹布,一言不发的到清洁间提了水桶出来。

奈奈见状,不禁有些心急。乔洛洛正病着呢,哪里能干这种体力活?

“肖小姐,乔小姐生病了,我来替她擦吧。”奈奈说着,就要去拿乔洛洛手里的抹布。

“站住!谁让你去的?”肖初珊拍了一下茶几,将奈奈和林妈都吓得一哆嗦。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乔洛洛,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生病了’,我看她好的很——怎么?乔小姐你不愿意做吗?”

乔洛洛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她回头,对着奈奈笑了笑,就蹲下身子,开始一点点的擦地板。

肖初珊盯着乔洛洛看了一会儿,冷不丁的开口。

“其实这做家务活呢,也是一门大学问。有些人耐不住寂寞,总想出去勾勾搭搭。多做做家务活,磨磨性子,免得总惦记着往外跑,和不三不四的人鬼混。”

很明显,这话就是说给乔洛洛听的。听到了不该听的话,林妈和奈奈都有些尴尬。

而乔洛洛的动作只是僵硬了片刻,就恢复如常,好像并没有把肖初珊的话放在心上。

肖初珊冷哼了一声。

早上的时候,林妈和奈奈才刚刚打扫过公寓,两人干活都非常认真,将公寓里的每一个边边角角都收拾的十分干净,地板更是擦的光可鉴人。

将干净的地板重新再擦一遍,这项工作其实没有什么难度。可是对于一个还在发烧、头重脚轻的病人来说,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为了能够让肖初珊消气,乔洛洛擦得很认真,一点都没有偷懒。哪怕眩晕感时不时的袭来,她也一直咬牙坚持着。

因为之前从没有做过这样的家务活,乔洛洛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笨拙。林妈和奈奈在一旁看着,都替她感到着急。

每当擦干净一小块区域,乔洛洛都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捶一捶酸疼的腰。

等到乔洛洛终于将楼上楼下的地板全部擦完,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这期间,肖初珊一直坐在沙发上,吹着空调,看着电视上播放的综艺节目,手边就是水果、零食和饮料,好不惬意。

眼看着到了吃饭的时间,肖初珊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乔洛洛和林妈、奈奈一起目送肖初珊离开。

等待电梯上来的时候,肖初珊看着因为做家务活而有些狼狈的乔洛洛,心底的怒火终于消散了一些。

“乔洛洛,以后没事少出去招蜂引蝶。昊宸跟你丢不起这个人。”

再次听到类似的话,乔洛洛的内心已经泛不起半点波澜。她的心就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什么能够让它荡起涟漪。

……

生病期间拖着虚弱的身体擦了两个小时的地板,导致病情加重,这一场感冒,一直拖了将近一个月,乔洛洛才慢慢痊愈。

好在剩下的时间里,无论是樊昊宸还是肖初珊,都没有再来京扬公寓,让乔洛洛可以安心养病。

这天早上,乔洛洛吃过早饭,正坐在沙发上看晨间新闻,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乔洛洛带着疑惑接起来。

“您好,这里是B城人民医院,请问您是乔洛洛小姐吗?”

在确定了乔洛洛的身份后,对方解释道:“是这样的,乔小姐,我们的工作人员在整理病房时,发现了一些东西,似乎是乔先生的遗物,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来医院确认一下。”

乔洛洛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可是,我父亲的遗物,我都已经拿回来了。”

说起父亲的遗物,乔洛洛不禁有些黯然。

那些东西都放在了别墅里,而别墅早就毁在了大火之中。不仅仅是父亲的遗物,她所有或美好或悲伤的记忆,也都葬送在了那一场大火里。

“我们的工作人员暂时还不能确定,这些东西就是乔先生的遗物,所以想请乔小姐过来确认一下。您看您今天有时间吗?”

挂断了电话,乔洛洛回楼上房间去换身出门的衣服。她答应了对方,即刻前往医院。

如果真的是父亲的遗物,那就太好了。

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让乔洛洛连一张父亲的照片都没能留下。唯一留存下来的,只有她脑海里的记忆。

可是记忆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化,乔洛洛担心的是,随着自己在这人世间浮沉,早晚有一天,会连父亲的音容笑貌都记不清了。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