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仆人要有仆人的觉悟

因为日记本的缘故,乔薇薇对父亲的死不会产生了怀疑。在乔薇薇的确,沈甄不但有不动手的动机,也可以供他借助的时间也很丰沛。只只可惜病房里面也没监控摄像,要不然的话,就能明白沈甄在乔洛洛看来,沈甄不仅有动手的动机,可以供他利用的时间也很充沛。。...

因为日记本的缘故,乔洛洛对父亲的死产生了怀疑。

在乔洛洛看来,沈甄不仅有动手的动机,可以供他利用的时间也很充沛。

只可惜病房里面没有监控摄像,不然的话,就能知道沈甄到底有没有动手脚了。

因为心里装着事情,一连几天,乔洛洛都有些心神不宁。

她想要调查沈甄,调查父亲真正的死因。

可是现在的乔洛洛一穷二白,既拿不出钱来打通门路,也没有可以利用的人脉,想要当调查当初的事,谈何容易?

所以,乔洛洛想要拜托樊昊宸帮忙。这几天,她一直在等樊昊宸过来。

可是樊昊宸似乎把她忘记了,一天、两天……半个月过去了,樊昊宸始终没有再来公寓。

乔洛洛心里着急——眼看着时间越来越久,调查起来的难度只会越来越高。

最后,她咬咬牙,拿起手机拨通了樊昊宸留下的号码。

“嘟”声响了很久,可一直没有被接起来。乔洛洛不厌其烦的打了一遍又一遍,可是到了最后,干脆变成了“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将手机丢在一旁,乔洛洛颓然的瘫坐在沙发上。

——既然不想接她的电话,当时干嘛又要留下手机号码呢?多此一举……

联系不上樊昊宸,没有办法,乔洛洛只好去樊野国际碰碰运气。

出租车司机是个话唠,听说乔洛洛要去樊野国际,一路上都在和她念叨樊昊宸的光辉事迹。

乔洛洛的心情本来就是一团糟,又听人说起樊昊宸从前的事,脑海里的思绪变得像一团乱麻。

从前,她一直为樊昊宸感到高兴。离开她之后,他变得更好了。

可是现在……

樊野国际的一楼设置了闸机,只有凭工作证才能进入。乔洛洛自然是进不去的,她只好再次尝试着拨打樊昊宸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

乔洛洛挂断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往前台的方向走去,试图说服前台小姐放自己上去。

“你好,我找樊昊宸。”

居然有人直呼总裁的大名,前台小姐忍不住多看了乔洛洛两眼。

——人长的倒是不错,就是没有什么自知之明。他们总裁已经有未婚妻了,偏偏这些女人都不死心。

前台小姐露出一个标准的礼仪微笑,“这位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乔洛洛摇了摇头,软声和前台小姐打着商量,“我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能不能通融一下?”

对方态度坚决,“那真是不好意思了,这位小姐,您没有预约,我们不能放您进去。我们都是按照公司规定做事的,也请您体谅我们。”

前台小姐脸上始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心里对于乔洛洛却充满了鄙夷。

在这个岗位上,像乔洛洛这样的女人,她们见的多了,都是来找樊总的。

樊总已经有未婚妻了,这些女人还往上凑,真是不要脸。

乔洛洛还想再商量几句,那名前台小姐却已经坐回位置,忙自己的事情,不再搭理她了。

没办法,乔洛洛只好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等待。既然不能上去见樊昊宸,那就坐在这里等他下班吧。

前台小姐瞥了一眼乔洛洛的动作,不屑的撇了撇嘴。

一直到了中午,乔洛洛也不敢离开去吃东西,就怕因此错过了樊昊宸。

可是一直到下午三点,乔洛洛也没有等到想等的人。

倒是意外的见到了肖初珊。

确切的说,是肖初珊先看见她的。

“乔洛洛,看来我上次交给你的,你都忘到脑后去了。怎么?现在又得寸进尺的跑到公司来了吗?”

恶意满满的女声居高临下,让乔洛洛所有窘迫都无所遁形。

“肖小姐,不是您想的那样。我……”

乔洛洛忽然顿住,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解释下去。

说她不是来找樊昊宸的吗?她的确不是因为想见樊昊宸而过来的,只是这话说出来,恐怕肖初珊也不会相信。

把原来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乔洛洛看着肖初珊,“肖小姐,您能带我去见樊总吗?”

“呵!”肖初珊冷笑一声是在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乔洛洛,你做梦还没醒呢?但凡你还要点脸面,就安分点,不要再到处惹是生非!还有,昊宸他没有时间见你,你尽早死了这条心吧!”

丢下这几句话,肖初珊扬长而去。

前台小姐见到肖初珊,连忙热情地迎出来,恭恭敬敬的将她送进了闸机,直到将她送进电梯,才回到自己的位置。

乔洛洛垂了垂眼眸,继续坐在沙发上等待。

挂在大厅的艺术时钟一分一秒的往前走着,时间慢慢推移,很快就到了晚上。

樊野国际的员工陆陆续续下班了,樊昊宸仍旧没有出现。

乔洛洛揉了揉已经饿到麻木的胃,终于起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乔洛洛就从公寓出发,来到了樊野国际。她站在大厦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手脚被晨风吹得冰凉,才有人从里面把大门打开了。

这一次,乔洛洛终于如愿等到了樊昊宸。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银灰色西装,眉眼锋锐如刀。

见到樊昊宸的那一刻,乔洛洛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前台小姐见状,想要上前将乔洛洛挡开,却被樊昊宸用一个眼神制止了。

樊昊宸没有赶她走,乔洛洛松了一口气。

总裁专用的电梯通道,只有樊昊宸和乔洛洛两个人。空气异常安静,谁也没有先开口,只能听到电梯运转的声音。

直到进了樊昊宸的办公室,二人之间的沉默才被打破。

樊昊宸坐在椅子上,身体向后靠,姿态从容闲适。“说吧,来公司做什么?”

昨天乔洛洛打进电话的时候,樊昊宸正在开会,手机则被他丢在了办公室。

三个小时的会议结束后,樊昊宸才看到那些未接来电。

他拿着手机,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回拨过去。

当年乔洛洛提出分手的时候,他也曾像这样,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她的号码,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可她是怎么做的?

一遍不接,两遍不接,到最后干脆将他加入了黑名单。

樊昊宸到今天都清楚地记得,当听到听筒里传出“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的电子女声时,从心底蔓延上来的那种绝望。

又一通电话打进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无动于衷。将手机调到静音模式后,随手丢进了抽屉里。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樊昊宸挑了挑眉,示意乔洛洛接着往下说。

得到樊昊宸的首肯后,乔洛洛将自己对沈甄的怀疑和盘托出,然后等待着樊昊宸的答复。

“想让我帮你调查你父亲的真正死因?”

乔洛洛点了点头。

见乔洛洛点头,樊昊宸的眼里染上了几分兴味,“你要我帮你做事,你能给我些什么?”

乔洛洛的身体僵了僵,没想到樊昊宸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能给樊昊宸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唯一属于他自己的,只剩下这具身体。

乔洛洛低着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领悟了樊昊宸话里的含义,可是要她说出那种话,她说不出口。

“既然没有东西可以作为交换,你凭什么让我帮你做事?”樊昊宸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

他盯着乔洛洛,眼眸里仿佛暗藏着霜雪,“你自己的身份,难道还要我时时刻刻提醒着你吗?”

乔洛洛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之前樊昊宸说过的话,他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除了找他帮忙,还能怎么办呢?

可是樊昊宸却好像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她。

看着乔洛洛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褪去,樊昊宸对这效果感到十分满意。

忽略掉内心深处的纠结,将快意的感觉放大,樊昊宸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容。

“乔洛洛,你不要忘了你自己现在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床仆而已。”樊昊宸刻意把“床仆”两个字咬得很重。

“‘床仆’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不明白吧?”樊昊宸从办公桌后绕出来,一步步逼近乔洛洛。

“你存在的意义,就是讨好、取悦我这个主人。”俯首在乔洛洛耳边,樊昊宸口中轻轻吐出恶魔的呢喃。

说话间,他的呼吸喷洒在乔洛洛的脖颈上。温热的气息却惹得乔洛洛的皮肤一阵阵战栗。

这种感觉很不好,乔洛洛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条毒蛇盯上了。而现在,这条蛇正“嘶嘶”的向她吐着信子。

随着樊昊宸一字一句慢慢落下,乔洛洛仿佛经历了一场凌迟。最后一块自欺欺人的遮羞布,也被樊昊宸无情扯下、撕碎,丢到了角落里。

乔洛洛手脚冰凉,却不是因为房间里开着冷气。那些话就像是在她心上凿出了一个窟窿,冷风呼呼的吹进来,冰冻了每一根神经。

“身为仆人要有仆人的觉悟,你有什么资格对主人要求这些?”

“时时刻刻记住自己的身份——我给你的,你不要也得接着;不属于你的,不要妄想。”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