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们之前见过吗?

非常大的游轮保持平稳的车辆行驶在海面上,划开海水,驶进太阳升起来的地平线。夜色中,游轮放佛一只狙杀在海水里的野兽,船上传闻的欢声笑语是它无言的吼叫,灯火通明则是它如炬的眼目夜色中,游轮仿佛一只潜伏在海水里的野兽,船上传出的欢声笑语是它无声的嘶吼,灯火通明则是它如炬的眼目。。...

巨大的游轮平稳的行驶在海面上,划开海水,驶向太阳升起的地平线。

夜色中,游轮仿佛一只潜伏在海水里的野兽,船上传出的欢声笑语是它无声的嘶吼,灯火通明则是它如炬的眼目。

今夜无风也无云,海面上风平浪静,隐隐能听到远处传来的浪涛声。

远离城市的光污染,站在甲板上抬头,能够将天上的星辰看得一清二楚。

低头往下看,星光投映在海面上,好似有星辰坠入大海,竟叫人一时分不清楚,哪个才是天,哪个才是海。

乔洛洛站在甲板上无人注意的角落里,斜上方投下的阴影很好的遮掩了她的身影。

之前领班招呼着姑娘们出去上工的时候,乔洛洛就趁机躲了出来。

距离宴会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姑娘们被叫出去迎接客人,在会场中穿梭来去,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

乔洛洛担心,自己一旦跟着她们进去了,就找不到机会脱身了。

如果不能自由行动,那她岂不是白费了这一天的功夫?

随着时间的推移,甲板上的人也一点点多了起来。在乔洛洛藏身的位置,能够清楚的听到,海风送来的男人们的谈笑风生。

乔洛洛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旗袍,将开叉的位置抚平。

粉白色的旗袍,款式修身,花纹俏丽,穿到身上后,将年轻女孩子们充满活力的美好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唯一的缺点就是,开叉太高了。这样乔洛洛感到十分不自在。

上午的时候,会场里都是一群女孩子们,这倒也没什么,可是现在……

一想到,自己要穿着这样高开叉的旗袍,在一群男人中间穿梭,乔洛洛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不管怎么说,还是找人帮忙最重要。

乔洛洛心里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起身离开遮蔽处,耳朵却捕捉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要不是为了完成我家太后娘娘下达的懿旨,我才懒得搭理他!”

乔洛洛的脚步顿了顿,脚尖方向一转,她又重新回到了原位置,并且收拢身体,把自己藏的更严实了些。

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刚才那道声音,以及说话时的语气,跟那天晚上和樊昊宸打电话的男人几乎一模一样。

回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偷听到的电话内容,乔洛洛觉得,谨慎为上,她还是再等一会儿,暂时不要出去了。

果然,没过多久之后,距离乔洛洛不过十几步远的地方,就想起了另一道声音。

男人低声说了句什么,似是在劝慰朋友。

不想让其他人听到二人之间的谈话,男人把声音压得很低。

尽管乔洛洛听不清男人说了些什么,但是凭借着她对樊昊宸的熟悉,她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那人就是樊昊宸。

一瞬间,乔洛洛的心脏狂跳不止,“扑通”、“扑通”,一下又一下,仿佛鼓槌重重的击打在鼓面上。

她真怀疑,下一秒,自己的心脏就会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从声音传来的位置判断,樊昊宸离她最远也不过就是六七米的距离。

如果樊昊宸继续往这边走过来,转个身就会发现她……

乔洛洛将自己缩成一团,藏在阴影里,同时不忘在心里暗暗向路过的漫天神佛祈祷,千万不要让樊昊宸发现她。

脚步声渐渐近了,一下一下,仿佛踩在乔洛洛的心上。她屏住了呼吸,静静等待命运的宣判。

两道颀长的身影并肩而行,男人转了个弯,拐进了通往船舱的走廊。

走出几步之后,他忽然停下,转头往后看了看,却只看到一片阴影。

暗处一抹粉白流光闪过,像是女人的裙摆。等到他眨眨眼睛,想要看的更仔细的时候,那么粉白却忽然消失了,仿佛刚刚只是他的错觉。

卓祁铭将手搭在樊昊宸的肩上,又恢复了一贯的吊儿郎当。

“兄弟,看什么呢?”

樊昊宸摇了摇头。

在他身后几步之遥的走廊外的阴影里,乔洛洛背靠着墙壁,手按在胸口,狂跳的心脏渐渐恢复了规律。

经历了刚刚那一遭有惊无险,乔洛洛的双腿软的像面条,只能将身体的重量倚靠在墙壁上,才能让自己不跌坐在地上。

平复了一会儿,乔洛洛正准备离开这里,一双锃亮的黑皮鞋忽然出现在她眼前。

眼前一黑,乔洛洛感到一刹那的眩晕——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到底还是被樊昊宸给发现了吗?

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等待着接下来的狂风暴雨,可是对方却迟迟没有动静。

乔洛洛心中生疑,难道樊昊宸顾忌着这里是公众场合,不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才忍着没有发作吗?

死死要住下唇,乔洛洛攥紧了拳头。

她抬起头来,正想问樊昊宸要个痛快,却对上一双意料之外的璀璨双眸。

男人居高临下的低着头,视线专注的锁在她身上。在她抬起头来之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她脸上。

这样纯粹干净的目光,没有隐藏的幽深——乔洛洛已经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过了。

就在她怔忪间,对方凝声开口,语气关切,“你还好吗?”

乔洛洛愣了一下,没有做好准备接受陌生人这突如其来的关心。

“我没事,谢谢您。”

男人却皱了皱眉。虽然光线昏暗,几乎接近于一片漆黑,可是眼力好过常人的他,又如何会看不到乔洛洛苍白的脸颊?

她这副样子,显然和“没事”差远了。

乔洛洛不知道为何对方一直关注着她不肯离开,她向对方点了点头,抽身欲走。

转身间,她的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对方西服的衣袖,不料对方却顺势牵住了她的手指。

“是晕船吗?到甲板上去吹吹风,可能会好受一点。”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尽管也是在室外,但是因为周围建筑物的遮挡,形成了一个狭小逼仄的空间,海风并不能吹过来。

乔洛洛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剧情的发展,愣神间,就被男人牵走了。

温柔的海风徐徐吹来,乔洛洛的心悸已经渐渐平复,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男人看着脸色渐渐恢复红润的乔洛洛,主动伸出手来,“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是司枭。”

“啊?”乔洛洛反应慢了半拍,才伸出纤细的小手,轻轻握上了司枭的手。

乔洛洛有些失态的盯着面前高大的男人,视线在他俊朗的五官上扫了一圈,心里已经有了结论。

——有这样的颜值和气质,怪不得能够惹得一群只见过照片没见过真人的小姑娘们春心暗动。

只是,这人为何会主动与自己结交?他难道没认出来,自己身上穿的是服务人员的工装吗?

而且,他的气质清朗卓然,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会玩弄女孩子的男人。

就在乔洛洛一头雾水的时候,司枭再次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一下,她还没做自我介绍,这人怎么就一副熟稔的语气?难道他们之前见过?

不可能,如果他们之前认识,她根本不可能忘记这么帅的一张脸。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现在司少将主动对她伸出了橄榄枝,她是不是可以……?

“司少将您好。请问我们之前见过吗?”

乔洛洛这话问出口,司枭盯着他看了半晌,久到乔洛洛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没有。”司枭忽然咧嘴一笑,露出八颗白牙。这一刻,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一位杀伐果决的少将,而是一名温朗少年。

乔洛洛看见司枭的笑,只觉得心底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她压下这种怪异的感觉,鼓起勇气,将自己上船的目的说了出来。

“司少将,您之前问我怎么会在这里……其实,我是来找人帮忙的。”

司枭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的视线落在乔洛洛身上穿着的高开叉旗袍上,眼底划过一抹了然。

——怪不得她会穿着这身服务员的衣服,想来她一定是这样混上船,想要寻求帮助吧!

“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司枭皱眉,乔洛洛下意识的以为,对方是厌恶自己的这种行为,却没想到,接下来司枭就向她询问这个。

难道说,他愿意帮自己?

还是先不要想太多,先把父亲的事告诉他吧。

面对司枭的询问,乔洛洛没有隐瞒,将自己的身份以及乔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司枭。

越是听下去,司枭的眉头就皱的越紧。当听到沈甄与汪雅对乔家的背叛时,他两条眉毛都快要拧到了一起。

看着面前说起这些令人心寒的往事却仍旧脸色如常的女孩子,司枭眼中一抹怜惜一闪而过。

这几年,他一直在军队,家都没回过几次,更遑论关注乔家的事情。

却没想到,再次与记忆里的小姑娘见面,竟然会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在他没有看到的时候,当年的小姑娘已经长大成人,还遭遇了这些苦楚。

如果这些年,他对乔家哪怕多一点关注,是不是她都不会经历这种事?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