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乔薇薇望着面前男人突然变的冷峻的神色,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是也不是自己哪句话惹了他不快。司枭一拖再拖也没张口说话的,便乔薇薇心中愈发忐忑不安出来。的话对方不愿帮她,那也没司枭迟迟没有开口说话,于是乔洛洛心中越发忐忑不安起来。。...

乔洛洛看着面前男人突然变得冷峻的神色,一时有些拿不准,是不是自己哪句话惹了他不快。

司枭迟迟没有开口说话,于是乔洛洛心中越发忐忑不安起来。

如果对方不肯帮她,那也没什么,毕竟谁也没有义务,必须拉她一把。

乔洛洛害怕的是,司枭会揭发自己假扮工作人员混上游轮的事情。到时候,她一定会被赶下游轮去。

面前这个男人,可是军部历年来最年轻的少将。军人一向重视规矩,像她这样像小老鼠一样偷偷溜上船的人,他一定很不待见吧?

一想到自己可能不仅找不到人帮忙,还被樊昊宸发现自己背着他偷偷溜上了船,乔洛洛就感到一阵头疼。

想到种种无法承受的后果,乔洛洛赶紧向面前的男人道歉。

“对不起,司少将,是我唐突了。请您原谅我的莽撞,我这就离开。”

乔洛洛说着,抬腿便走,同时在心里暗暗地祈祷着,希望这位年轻的冷面少将能够大发慈悲,放她一马,就当作从未见过她。

只是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乔洛洛的脚刚迈出去,身体就因为鞋跟不稳失去了重心。

将近三寸的细高跟,对于自从生过孩子后就没再穿过高跟鞋的乔洛洛来说,本来就是一项挑战。

再加上,刚刚樊昊宸和他的友人从乔洛洛藏身的地方经过,把乔洛洛的腿都吓软了。

如今发生这种意外状况,实在是情理之中。

乔洛洛晃了两下,却没能稳住身形,只能感受着失重的同时,任由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倒。

虽然地面上铺了价值不菲的地毯,可是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摔上去,还是会很疼吧?

其实如果乔洛洛调整一下角度,完全可以摔进身旁司枭的怀里,让司枭接住她,免得身体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可是乔洛洛并没有这样做。

她现在赶着逃走,又哪里敢主动去招惹这位冷面少将?而且,她一点也不想被误会成主动“投怀送抱”。

出乎乔洛洛意料的,司枭居然伸手拉住了她。

他的手臂结实有力,却没有可怕的肌肉,身体流畅的线条隐藏在西装下。他的掌心温暖宽厚,给人一种可以依赖、托付的安全感。

“小心。”

扶着乔洛洛站好,司枭低声关心了一句。

说话间,他的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乔洛洛的大腿上。眼睛被那一抹仿佛闪着光的白刺痛,司枭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撇过头去。

乔洛洛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她现在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这接二连三的意外,恐怕任谁都会觉得,是她故意为之,有意勾/引。

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手忙脚乱地整理好印为刚才险些跌倒而有些凌乱的旗袍,将开叉的位置掩了又掩,乔洛洛一张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对不起,司少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乔洛洛还想再解释些什么,司枭有些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你好像很怕我?”

司枭皱眉打量着面前头快要低到胸口去的女孩子,不知为何,心里面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让他开心不起来。

从见面到现在,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司枭已经记不清,乔洛洛对他说了多少句“谢谢”,又说了多少句“对不起”。

她变了,变得战战兢兢,谨小慎微,生怕得罪了人。

不过想想也是,她一个女孩子家,经历了那样可怕、糟心的事,不可能还像从前一样无忧无虑。

只是,他还是更喜欢记忆里那个明媚张扬的小姑娘啊。

乔洛洛被他问得一愣,傻傻地抬起头来,看着皱眉的司枭。

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之后,乔洛洛连连摆手,“司少将平易近人,我怎么会怕您呢?”

实际上,她怕得要死,想逃却又不敢逃。

在司枭看来,此时的乔洛洛,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可爱。

司枭忽然笑了。他这一笑,原本冷硬的五官也变得柔和起来,犹如春日到来,冰雪消融。

乔洛洛险些看得呆了。下一秒,就听见他说:“叫我司枭就好。”

直呼其名,会不会太亲密了些?

就在乔洛洛犹豫着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司枭又说道:“你刚才说的事情,我都记下了。我会帮你留心的。”

乔洛洛顿时愣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的看着司枭。她傻傻地合不拢嘴,几度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司少将他、他就这么答应了?

早已经历过一回世情冷暖的乔洛洛,原本已经做好了被人奚落、挖苦、嘲讽的准备。

要独自面对这一切,可能会有点难。但是只要能查清父亲死亡的真相,不管要承受什么,她都愿意尽力一试。

然而事情出乎乔洛洛的意料。在来之前,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成功了。

难道军部少将司枭,竟然是这么好说话的一个人吗?

“司少将,真的太感谢您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尽力报答您的这份恩情!”

乔洛洛整个人被巨大的喜悦冲击着,说起话来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现在的她,的确无法回报司枭些什么,但是直到她有能力偿还之前,她都会把这份雪中送炭的恩情,牢牢地记在心里。

报答不报答的,司枭根本就不在乎。看着面前陷入狂喜中的女孩子,他心里生出一些微微的怜惜。

——在找上自己之前,她一定因为父亲的事,遭了许多的白眼吧……

乔氏破产负债,她不仅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人祸击倒,反而还打击精神来,为了查清父亲的死因而四处奔走,真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当年在他们家危难之时,乔氏曾经拉了一把。这次帮助乔洛洛,就当是还了当年欠下的人情吧。

不过看乔洛洛的样子,似乎并不记得自己?

司枭看着乔洛洛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也被感染,面上显出两分笑意。他有些无奈的纠正乔洛洛的称呼,“说了叫我司枭就好。”

乔洛洛有些不好意思的张了张嘴,那两个字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口。

司枭无奈一笑,没有继续在称呼上纠结。

他转而询问乔洛洛,“你现在住在哪里?如果没有地方落脚的话,我可以为你安排住处。”

说起现状,乔洛洛脸色微变,之前喜悦的笑容也退去了大半。她摇了摇头,拒绝了司枭的好意。

司枭猜想她大概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带着些腥味的海风吹过来,二人之间一时有些沉默。乔洛洛见司枭一直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禁有些疑惑。

“司少将,宴会已经进行到一半了。您还不回去吗?”乔洛洛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尽管乔洛洛很少参加这种你来我往的酒会,但是她也知道,出席这种场合的人,多半是为了在宴会上结交关系,扩展人脉。

年轻有为且家世不俗的司枭,当然不用去主动结交别人。只是今天来参加这场酒会的人,想来有不少都是奔着司少将来的。

司枭离席久久不归,想来那些为了他才来参宴的宾客们,心里一定着急得很。

司枭听出了乔洛洛话中的提醒之意,但是比起回去那个乌烟瘴气的会场,他更喜欢和这个记忆里的小姑娘在一起待着,吹着清清爽爽的海风。

他摇了摇头,“会场里太闷了。”

司枭不说话,乔洛洛也不敢打扰他。过了半晌,司枭忽然开口。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什么?”

恰巧风吹起一阵海浪,水花高高扬起,又拍在海面上。风声水声交织在一起,将司枭的疑问压了下去。

昏暗的光线下,乔洛洛注意到,司枭说了句什么。至于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见。

她开口询问,司枭却笑着摇了摇头,不肯再说了。

站了许久,乔洛洛有些腿酸脚酸,她换了个姿势,悄悄活动着疲惫的脚腕。

修身的旗袍勾勒出年轻美好的曲线,凹凸有致。黑暗中,她的秀发散发着淡雅清香,浅浅淡淡的萦绕在司枭的鼻端。

他眼中有星火闪过,一瞬又熄灭。

单脚支撑着身体时,难免有些重心不稳。乔洛洛整个人踉跄了一下,连忙扶住了一旁的扶手。

一直在关注着她的司枭,也在第一时间擎住了她的胳膊,帮她保持住平衡。

乔洛洛低声道了句谢。

“你们在干什么?”

司枭的扶着乔洛洛的手还没来得及放开,一道清冷且隐含着怒意的声音就在两人身旁响起。

在听到这道声音的一瞬间,乔洛洛就白了脸色。

——她最不愿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司枭将乔洛洛的反应收进眼底。他泰然自若的放开了扶着乔洛洛的手,下一秒,乔洛洛就被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扯到了身后。

看着樊昊宸有些粗鲁的动作,司枭皱了皱眉。

看乔洛洛的反应,他和这个男人应当是认识的。

“乔洛洛,你真是好样的!”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