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离我的女人远一点

樊昊宸望着乔薇薇身上穿的衣服,望着她光滑的大腿在裙摆下若隐若现,心头的火气腾的一下窜了出来。他一把将乔薇薇揽进怀里,又低头,嘴唇贴在她耳边,一副耳鬓厮磨的亲热恩他一把将乔洛洛揽进怀里,低下头,嘴唇贴在她耳边,一副耳鬓厮磨的亲昵恩爱模样。。...

樊昊宸看着乔洛洛身上穿的衣服,看着她光洁的大腿在裙摆下若隐若现,心头的火气腾的一下窜了起来。

他一把将乔洛洛揽进怀里,低下头,嘴唇贴在她耳边,一副耳鬓厮磨的亲昵恩爱模样。

然而实际上,樊昊宸的声音听起来,却只有咬牙切齿。

“乔洛洛,看来从前都是我小瞧了你——我才几天没过去,你就急不可耐的出来找男人了?就这么按耐不住寂寞吗?”

乔洛洛僵硬的靠在樊昊宸怀里,樊昊宸每说一句话,她的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一分,嘴唇上的血色也渐渐退去。

乔洛洛不是没有想过,在船上可能会遇见樊昊宸。可是这种情况下的遇见,她实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看樊昊宸的态度,显然是误会了她跟司枭。不, 应该说,以樊昊宸的性子,只要他在船上撞见了她,她就不会有好果子吃。

乔洛洛眼眸低垂,不去看近在咫尺的樊昊宸,也不敢看两步之外的司枭。

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司枭。司枭刚刚答应了她,愿意帮她留心调查父亲的事,她不想在司枭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是看樊昊宸这架势,显然是不想将此事轻轻揭过。

司枭站在他二人对面,不动声色的观察打量着他俩的关系。他已经习惯了,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按兵不动。

他看见樊昊宸俯首在乔洛洛耳边说了句什么,随后,乔洛洛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要说他二人是情侣的话,气场不对。

可如果不是情侣的话,又没法解释,为何他们的姿势如此亲密,而乔洛洛也没有挣扎抗拒。

“你好,我是司枭。”司枭眯了眯眼睛,主动伸出手去。

樊昊宸动作一顿,没想到面前的男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司少将。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乔洛洛,又看了看对面的司枭,嘴角勾起邪魅一笑,对司枭主动伸出的手视而不见。

“樊昊宸。”保持着将乔洛洛揽在怀里的姿势,像是在宣誓着自己的所有权。樊昊宸薄唇开合,轻轻吐出三个字来。

他迎上司枭的视线,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各自带着隐藏的敌意,仿佛烧出了噼里啪啦的火花。

他们虽是同一阶层的人,却分别属于不同的圈子。在此之前,两人并不认识,却都听说过彼此的大名。

司枭收回手,并不觉得尴尬。

樊昊宸却不想就这么算了,他可看见了,刚才司枭扶着乔洛洛的胳膊呢!

绿云罩顶,樊昊宸急需发泄心中的火气。司枭自然而然成了他的首要目标。

“司少将还请自重,离我的女人远一点。”此时此刻,樊昊宸心里压抑着火气。如果对方不是司枭的话,恐怕他早就冲上去,赏对方一拳了。

司枭看了看乔洛洛,挑眉道:“哦?樊先生与乔小姐什么时候订的婚?我怎么没有听说呢?”

乔洛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对司枭,她说了自己对父亲死因的怀疑,至于樊昊宸,她只字未题。她想求人帮忙,却不愿意将自己的难堪就这样暴露在一个陌生人面前。

可是现在,司枭却像是看穿了她的伪装一样,将她不愿意暴露在人前的伤口,大咧咧的撕裂开来。

然而司枭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刺一刺樊昊宸而已,却不想自己的话,会牵扯到乔洛洛的心事。

樊昊宸攥着乔洛洛手腕的手又紧了紧,在她纤细的手腕上留下一道红痕。

他轻蔑一笑,看着司枭,像是看穿了他不为人知的心思。“这好像不关司少将什么事吧?难不成司少将想要横刀夺爱?”

司枭面色不改,并不将樊昊宸的挑衅放在心上,“既然本来就不属于你,那又何来‘夺走’一说呢?”

樊昊宸将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手背上青筋浮现。司枭说的话,让他感到非常不爽,想要打人的那种不爽。

他正要说些什么,忽然从旁插进来一道声音,“宸哥,我找了你好久了,你怎么在这啊?”

终于找到小伙伴的卓祁铭拍了拍樊昊宸的肩膀,兴奋的打过招呼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

卓祁铭倒是一眼就认出了司枭,“司少将,你也在啊,真是巧了!”

司枭向他点点头,没有搭话。

卓祁铭的视线又落在被樊昊宸拉在怀里的乔洛洛身上,他看起来有些惊讶,尤其是在看到乔洛洛身上穿的衣服后。

卓祁铭十分好奇,乔洛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穿着一身服务人员的衣服。

他眼睛滴溜溜的转,感受着周遭诡异的气氛,最终还是把想要问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

他凑近樊昊宸耳边,低声提醒,“里面一群人找你俩都快找疯了,结果你们躲这消遣来了。快跟我回去吧!”

“我把她安排到套房去休息,你不用担心。”卓祁铭觉得自己真是个好兄弟,连这样的细节之处都为樊昊宸考虑周到了。

因为司枭刚刚说的那句话,樊昊宸的脸色一直很不好看。

听到卓祁铭的话,樊昊宸摇了摇头。“叫他们把快艇放下去,我现在就要上岸。”

卓祁铭难以置信的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兄弟,你不是在逗我吧?里面那么多人等着你呢,你说走就走了?”

樊昊宸不想搭理他,拥着乔洛洛掉头就走,连声招呼都没跟司枭打。

乔洛洛觉得过意不去,想要对司枭说声再见,头刚偏过去一些,就被樊昊宸强行摆正。最后,她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能说出口。

卓祁铭一边紧跟着樊昊宸,一边不忘忙里偷闲的和身后的司枭点头致意。

他寸步不离的跟在樊昊宸身边,低声劝说着,那模样,活像一个唠叨的管家婆。

“大宸子,这可是积累人脉的好机会——人这么全的聚会,一两年能有这么一次就不错了!你现在就走了,都没见几个人呢,多可惜啊!”

樊昊宸却对卓祁铭的劝告充耳不闻,“那你留在这里好了,我一个人先上案了。”

见樊昊宸说的斩钉截铁,知道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他眼神瞟了瞟走在樊昊宸身边的乔洛洛,好像想明白了什么,没有再劝。

有卓祁铭帮忙安排,快艇很快就准备好了。樊昊宸不由分说的拉着乔洛洛上了快艇,吩咐驾驶员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岸边。

……

樊昊宸带着乔洛洛回到京扬小区的公寓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樊昊宸心中怒气未平,开车时横冲直撞,乔洛洛的心脏都快要被吓了出来。

好在此时已是深夜,路上基本上没有行人和车辆,不然的话,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

如猛兽一般的吉普车在公寓楼下急刹车,刺耳的刹车声惊扰了浅眠的人。有人在梦中不满的嘟囔了两句,翻个身又重新睡着了。

樊昊宸开门下车,他绕到另一侧时,乔洛洛才刚把车门打开。樊昊宸不由分说的将人拽了下来。

他力气太大了,乔洛洛险些被他拽倒。细高跟踩在地上,站立不稳,乔洛洛一个踉跄,身子不小心栽进樊昊宸怀里。

他在乔洛洛头顶上方冷笑一声,“刚刚你是不是就用这招勾.引那个司枭的?”

“樊昊宸,你不要胡说!我和司少将之间没什么!我们是清白的!”

樊昊宸不听她的,拉着乔洛洛的手,将她拽上楼。

冷冰冰的金属电梯门一开一合,将两人关在狭小的空间里。

樊昊宸一把将乔洛洛抵在墙上,金属壁冰冷的触感,冰的乔洛洛打了一个哆嗦。

“你们是清白的?嗯?”

樊昊宸逼近乔洛洛,直视着她的眼睛,想要从里面看出些什么来。

“清白的,他怎么会摸你的手?”

乔洛洛被他的胡言乱语气得脸颊通红,“樊昊宸,你不要血口喷人!司少将见我站不稳,扶了我一把而已!”

樊昊宸的声音冷了下来,“所以说,还是你勾.引他了?”

乔洛洛只觉得无奈又无力,她干脆闭上嘴巴,不再试图向樊昊宸解释什么。

她早该想明白的,不管她说什么,樊昊宸都不会相信。

他只信自己看到的,和脑子里臆想出来的。

“怎么不说话了?”樊昊宸摩挲着乔洛洛的手腕,那里还有他捏出来的红痕。

白皙的皮肤上,那一圈粉红看起来格外显眼。

乔洛洛抿唇不答,樊昊宸相当不满她这样的沉默,眼眸危险地眯起来,伸手探向乔洛洛的裙摆。

她身上穿的还是那件粉白色的旗袍,没有换回自己的衣服。高开叉直到大腿根,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勾人得很。

樊昊宸伸手撩起裙摆,大手在光滑的丝袜上摸了一把。

“你不说话了,是打算承认了吗?”

乔洛洛眼圈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委屈的。

“我承认什么?樊昊宸,你不要污蔑人!”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樊昊宸又扯着乔洛洛的手腕,将她拽了出去,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

“我污蔑你?亲眼看到的,也叫污蔑?”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