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从前的樊昊宸已经死了

走廊里的声控灯砰然而开,樊昊宸纤细的手指伸到密码锁,轻轻地按下几下后,只听“咔哒”一声,防盗门砰然而开。樊昊宸一把将乔薇薇拽进了门里,趁势将人抵在了墙上。他也没樊昊宸一把将乔洛洛拽进了门里,顺势将人抵在了墙上。他没有开灯,房间里一片昏暗,只有从窗口透进来的微光。。...

走廊里的声控灯应声而开,樊昊宸修长的手指伸向密码锁,轻轻按动几下之后,只听“咔哒”一声,防盗门应声而开。

樊昊宸一把将乔洛洛拽进了门里,顺势将人抵在了墙上。他没有开灯,房间里一片昏暗,只有从窗口透进来的微光。

昏暗中,樊昊宸身上的气息强势又霸道,将乔洛洛整个人都包围起来。

他长臂撑在墙上,将乔洛洛完全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

睡在楼下的奈奈听见动静,披衣起身,出来察看,“洛洛姐,是你回来了吗?”

当看到墙边纠缠的两道身影时,奈奈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呼,捂着脸又匆匆回了房间。

“老实告诉我,你偷偷溜上船去,是不是就是为了和那个姓司的幽会?”

樊昊宸刻意把声音放低,凑近乔洛洛耳旁低语,像是在深夜出没,引诱人说出内心欲望的魔鬼。

“你说实话,我不会生气的。”他轻轻在她耳边呵着气,看到她的身子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他的嘴角扯出一个恶劣的弧度。

乔洛洛实在受够了他这副变态样子,“樊昊宸,你把我当什么了?!”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她眼里闪着泪光,在黑暗中摇摇欲坠。

樊昊宸抬起手来,用力揩去乔洛洛眼角的泪花,将她眼周一圈娇嫩的肌肤揉得通红。

“这就恼羞成怒了?乔洛洛,你敢做不敢当吗?做了就是做了,如果你承认,说不定我还会大发慈悲,将你送到那个姓司的身边!”

朦胧的光线下,樊昊宸那一口整齐雪亮的白牙仿佛闪着寒光。他咬牙切齿地说着这些气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一股子让人心生惧意的狠戾。

乔洛洛知道,他是不会相信自己的。不管她如何为自己辩解,也无法洗去在他心目中的肮脏和污浊。

无力感陡然升起,乔洛洛垂下了目光,不愿意再与樊昊宸作无谓的争辩。

可是乔洛洛这副姿态,在樊昊宸看来,就算是默认了她和司枭的关系。

一路上拼命压抑着的怒火终于在此刻爆发出来,樊昊宸的大手用力钳住乔洛洛的肩膀,痛得乔洛洛差点以为,自己的骨头被他捏碎了。

“你承认了是不是?乔洛洛,你真是给了我一个大惊喜,不声不响的就和那个姓司的勾搭到了一起——乔洛洛,你本事见长啊!”

“你以为我真的会把你送到他身边去吗?乔洛洛,我告诉你,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只要我樊昊宸一天还活着,你就一天别想离开我身边!”

“你说够了没有?!”几乎是樊昊宸话音刚落,乔洛洛就控制不住的吼了出来。

她眼圈仍旧是红的,却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樊昊宸搓弄的。

“樊昊宸,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一件会哭会笑的玩物吗?你想送给谁就送给谁?”

“是不是哪天你兴致来了,还能明码标价的把我卖出去?”

没有想到乔洛洛会突然发作,樊昊宸被她吼得一愣。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又出现了那种玩世不恭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笑。

借着迷蒙的光线,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乔洛洛,“乔洛洛,想不到,你对自己的认知,还挺准确的。”

“以后也要牢记你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一个床仆,有什么资格对主人大吼大叫?”

“念在你是初犯,这次就算了。如果以后再犯这种错误,我可是会惩罚你的。”

“还有,如果哪一天,我真的把你送给别人了,你也应该感激涕零、暗自庆幸——庆幸我没有随随便便的把你丢在大街上,让你自生自灭。”

冰凉的指尖轻轻划过乔洛洛光滑的脸颊,在对上乔洛洛难以置信的目光的那一刹那,樊昊宸的手指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

他若无其事的抽回手,插进裤袋里,继续欣赏乔洛洛脸上的震惊。

乔洛洛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她在樊昊宸这里,连一只宠物都比不上。

养一只小猫小狗,放在身边久了,都会产生感情。可是她对于樊昊宸来说,还比不上小猫小狗。

什么时候,樊昊宸觉得腻味了,就是她卷铺盖走人的时候。

浑身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被冻结,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乔洛洛好像第一天认识樊昊宸一样,看着面前人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从前她竟然没发现,原来在这一副堪称完美的皮囊下,包裹着的居然是一个卑鄙又龌龊的灵魂。

她仰头看着樊昊宸,眼里的悲痛快要浸到他的骨子里去。

他听见她说:“樊昊宸,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竟是这种人。”

——哪种人?他是哪种人?

将一颗真心捧到她面前,被她无情践踏,却还在心底偷偷念着她的痴情种吗?

不!他才不是哪种人!

“从前的樊昊宸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才是真正的我。”

“乔洛洛,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如果你不想断了你儿子的治疗,就老老实实地听话,别再让我逮到你不乖。”

意味深长地瞥了乔洛洛一眼,樊昊宸甩门离去。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乔洛洛一个人。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挪到沙发上,将自己整个人都砸了进去。

随手抓过一只松软的抱枕抱在怀里,把脸埋在上面。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很快就打湿了抱枕上面的一小块布料。

乔念安就是乔洛洛的软肋,樊昊宸手里握着乔念安的生死,哪怕他现在让乔洛洛去死,乔洛洛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儿子就是乔洛洛的命,也是让她一直勉力支撑到现在的精神支柱。

如果不是放心不下年幼多病的儿子,在发现沈甄伙同汪雅掏空了乔氏的时候,乔洛洛可能会在一气之下,选择与那一对狗男女同归于尽。

可是为了乔念安,那么多苦难,乔洛洛都坚持过来了。

如今,樊昊宸又拿乔念安的治疗来威胁乔洛洛。为了乔念安,乔洛洛如何敢不听他的?

……

天渐渐地亮了,乔洛洛屈膝靠坐在床头,扭头望着天边一抹鱼肚白,漂亮的眼睛里却没有几分神采。

昨天晚上,她又是一夜没睡。

不是不想睡,只是人躺在床上,埋进被子里,却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眠。

每当乔洛洛闭上眼睛,樊昊宸的脸就会在黑暗中浮现。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个可以随意买卖的货物。

从伊丽莎白号上回来的那晚发生的一切,成为了缠绕着乔洛洛的噩梦,让她无法摆脱。

每每刚入睡就会听见樊昊宸冷血无情的声音响在耳畔,吓得乔洛洛一个激灵,随后立马清醒过来。

摸一摸床榻,一片濡湿,那是乔洛洛被惊吓出来的冷汗。

然而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沈甄和汪雅小人得志的嘴脸也开始出现在乔洛洛的梦境里。

乔洛洛的睡眠质量一天比一天差,到最后,干脆整宿整宿的睁着眼睛,没法睡一个安生觉。

一束金芒穿透云层,洒落在建筑物的尖顶上。乔洛洛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看到这座城市的日出了。

很快,太阳就整个从云层后探出头来,随着万丈金芒的洒落,天地间一片清明。

阳光从宽大明亮的落地窗照进室内,在地板上投下规则的光影。房间里的温度一点点升高,可乔洛洛的手脚仍旧是冰凉的。

她就像是一尊没有生命的泥塑,从子夜一直到日出,始终维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变过。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奈奈敲响了房门。“洛洛姐,你起床了吗?下楼吃点东西吧?”

乔洛洛仍旧木然地坐在床头,似乎没有听见奈奈的话。

奈奈站在门外等了一会儿,见房里一直没有动静传出来,转身下楼去了。

不一会儿,她再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海鲜粥,还有几碟精致可口的小菜。

“洛洛姐,我进来了——”

奈奈一手擎着托盘,一手轻车熟路的扭开了乔洛洛的房门。

这段时间,乔洛洛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是很好。奈奈看在眼里,心中担忧不已,却又无计可施,只能更加尽心尽力的照顾乔洛洛。

这几天,眼看着乔洛洛的情况越发不好了,饭也吃不了几口,奈奈没办法,只好将每餐的饭菜都送到乔洛洛的房间里去。

有她在一旁劝着,乔洛洛还能勉强咽下去几口。

不过为乔洛洛考虑,奈奈还是更希望,乔洛洛能够到楼下餐厅去吃饭。

上楼下楼虽然没几步路,可也算是运动了。只有让身体动起来,才能有食欲。

而且,总闷在房间里,精气神都耗没了。

奈奈支起小桌,将看起来就十分可口的早点一样样摆了上去。她看着乔洛洛眼下的青黑,心疼又着急。

将粥碗递到乔洛洛手边,奈奈轻声劝道:“尝尝林妈熬的粥,味道特别好。”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