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他中了邪

乔薇薇抽回落在远处天边的视线,目光在熬得软糯的海鲜粥上轻衣袂飘飘地扫了一圈,最后又落在了奈奈饱含忧虑热切的眼睛里。她勾了勾嘴角,想扯出一个笑容来抚慰奈奈。但是许久她勾了勾嘴角,想要扯出一个笑容来安抚奈奈。可是许久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面部肌肉有些僵硬。。...

乔洛洛收回落在远处天边的视线,目光在熬得软糯的海鲜粥上轻飘飘地扫了一圈,最后又落到了奈奈充满担忧关切的眼睛里。

她勾了勾嘴角,想要扯出一个笑容来安抚奈奈。可是许久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面部肌肉有些僵硬。

到最后,乔洛洛挤出来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

一天一夜水米未尽,她的声音也不可避免的变得有些嘶哑,听起来既沧桑落寞,又十分无助可怜。

“我不饿。”她轻轻道,“不用管我,你把这些东西都撤走,下去吃早饭吧。”

又被乔洛洛拒绝,奈奈急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洛洛姐,你昨天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再这么饿下去,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了?”

“洛洛姐,你就吃一口吧,就一口——”

奈奈说着,瓷白的勺子舀起一口粥,送到了乔洛洛嘴边。

她满怀期待地看着乔洛洛,可惜乔洛洛还是让她失望了。

“谢谢你,奈奈,可是我真的没有胃口呢……”乔洛洛的声音很轻,仿佛随时都会羽化登仙而去。

奈奈看着一脸菜色的乔洛洛,终是没有再劝,叹了一口气,离开了乔洛洛的房间,却把吃的都留下了。

林妈正坐在餐厅里喝粥,听见动静,她撩起眼皮来看了一眼奈奈,见她两手空空,却仍旧愁眉不展。

“她终于肯吃东西了?”

奈奈摇了摇头,声音里都带着担忧,“也不知道洛洛姐这几天怎么了……她一直不肯好好吃饭,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了……”

这段时间里,频繁失眠再加上食欲不振,导致乔洛洛瘦得厉害,脸上都没几两肉了。

林妈嗤了一声,不屑道:“还能是怎么回事?和樊总闹脾气呗!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了。”

“不过是个情、妇,还想让人哄着捧着,好大的脸。”

奈奈皱着眉头,打断了林妈没有说完的话,“林姨,您别说了,洛洛姐才不是那种人呢!”

“她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吃不好、睡不香的。”

林妈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觉得奈奈是个傻的,被乔洛洛哄得团团转。

吃过饭后,林妈洗了碗,就匆匆出门去打牌了,偌大的公寓里,再次只剩下奈奈和乔洛洛两个人。

奈奈又上楼去看了乔洛洛一眼,她将房门推开一道狭窄的缝隙,视线从缝隙溜进房间里。

目光所及之处,乔洛洛仍旧和之前一样靠坐在床头,姿势都没有变过。甚至连奈奈悄悄将房间门打开,乔洛洛都没有注意到。

而奈奈之前送进去的那些早点,乔洛洛更是一口都没有动过。

奈奈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叹了一口气。她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樊昊宸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对方接听起来。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嘈杂,像是在会议室。

这是奈奈第一次给樊昊宸打电话,想起樊昊宸平时总是冷着一张脸,奈奈就觉得有些紧张。

“什么事?”

樊昊宸正坐在会议室里,听下面的部门主管做报告。销售部主管见他接起电话,便自动自觉的停了口。樊昊宸抬了抬手臂,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奈奈虽然有些紧张,但是还是对乔洛洛的关心与担忧占据了上风。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将乔洛洛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汇报给了樊昊宸。

樊昊宸越是听下去,眉头就皱的越紧,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乔洛洛,又在搞什么幺蛾子?绝食抗议吗?

她要是真能连着两天不吃东西,他樊昊宸就对她刮目相看!只怕是和帮佣串通好了,想让他去公寓呢。

销售部主管一边汇报,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刘樊昊宸的脸色。见樊昊宸脸色不大好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工作做得不好,惹了老板不开心。

但是樊昊宸没说什么,销售部主管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汇报下去。

坐在主位上的樊昊宸姿态闲适的捏着电话,隔着话筒,他都能够察觉到对面人的紧张和忐忑。

“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将奈奈汇报的事情放在心上。

奈奈没想到,樊昊宸竟然会是这样不咸不淡的态度。

她一直以为,樊昊宸会把乔洛洛留在身边,一定是因为有感情基础在。既然两人有感情,那么樊昊宸听说乔洛洛情况不太好,一定会过来看看的。

可是事实却告诉她,她完全想错了。

哪怕是听到乔洛洛没有胃口,已经一天多没有进食了,樊昊宸仍旧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没,没有什么事了……”奈奈应了一句,忽然替乔洛洛感到不值。

从乔洛洛和樊昊宸的相处中,奈奈能够看出来,乔洛洛的内心深处,是喜欢着樊昊宸的。

可是如今再看看樊昊宸的态度……如果洛洛姐知道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奈奈想要帮乔洛洛再争取一下,“樊总,您真的不能过来一趟吗?”

“不能。”薄唇开合,樊昊宸冷酷无情的吐出这两个字后,就将电话挂断了。

随手将手机放在会议桌上,樊昊宸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主管的汇报上。

销售部主管的长篇大论还没有结束,ppt上一串又一串的数字,是他们部门的业绩强有力的证明。

每周的例会,樊昊宸都会十分投入认真。可是卓佳却发现,自从樊总接了那通电话之后,整个人就变得心不在焉起来。

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樊总仍然认真专注的听着底下人的汇报,可是仔细看看樊总的眼睛,就会发现,他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会议这里。

当然,因为没有人敢直视樊昊宸的眼睛,所以除了卓佳之外,整个会议室里,没有第二个人发现樊昊宸其实是在走神。

卓佳不禁对刚刚打来那通电话的人产生了一丝好奇——那人究竟有多大的魅力,才能让他们樊总在最重要的例会上神思不属?

该不会是樊总的未婚妻打过来的吧?

跟在樊总身边这几年里,肖小姐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能让樊总和颜悦色相对的女人。

卓佳怎么也不会想到,被公司里其他人比作“樊昊宸肚子里的蛔虫”的他,这一次竟然猜错了。

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樊昊宸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到现在正在进行的会议上来。

——都怪那个多事的女人!

樊昊宸在心底暗骂了一句,丝毫不觉得,自己走神会是因为担心乔洛洛。

他忽然起身,会议室里大大小小的员工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他,一脸疑惑与不解。

会议尚未结束,樊总这是要去哪里?

这其中,最为紧张的当属还在进行工作汇报的销售部主管。他额头上冷汗涔涔,担心自己工作不保。

“樊总?”卓佳以眼神询问樊昊宸。

“会议延期,时间待定,先散了吧。”丢下一句话和一屋子的员工,樊昊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议室

……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黑色的高大吉普车缓缓停在了公寓楼下。

有年轻的妈妈带着小孩子从路边走过,眉眼精致的幼童牵着妈妈的手,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场面好不温馨。

樊昊宸坐在驾驶座上,手搭在方向盘上,嘴上叼着的香烟燃到一半。随着他的呼吸,烟头的火星明明灭灭。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中了什么邪,从公司出来,就直奔京扬小区而来。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她楼下了。

随手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樊昊宸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既然都到这里了,那就上去看看吧。看看那个女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樊昊宸开门进来的时候,奈奈正在客厅打扫。她手上拿着一块抹布,正认真地擦拭着一只白瓷细颈花瓶。

听到门口的声音,她还以为是林妈回来了,正想打招呼,一抬头,却见来人竟是樊昊宸。

奈奈呆了一瞬,有些回不过神来。

——怎么回事?明明刚才在电话里,樊先生的态度还很冷漠,就算是听到洛洛姐生病了,依然无动于衷,现在怎么又突然过来了呢?

奈奈心里想的什么,几乎都写在脸上了。樊昊宸看得明明白白,面上有些不自在。

这是他的房子,他想什么时候过来,就什么时候过来。就是这样,不是因为其他的。

樊昊宸面容冷淡,看了奈奈一眼,问道:“她人呢?”

奈奈一个激灵,连忙回答,“乔小姐在楼上房间里。”

看着樊昊宸上楼去的背影,奈奈心里暗暗为乔洛洛感到高兴——樊先生心里还是有洛洛姐的,这是好事。

只是高兴了一会儿,奈奈又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就算洛洛姐和樊先生两情相悦又能怎么样?他们中间还有一个肖小姐。两个人在一起,始终名不正,言不顺。

而且,在世人眼里,洛洛姐还是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奈奈叹了一口气,继续擦花瓶。这些事情,也不是她需要操心的。只希望洛洛姐还在樊先生身边的时候,樊先生能对她好一点……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