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为什么不吃饭?

房间的门虚掩着的门着,樊昊宸轻轻地房门门,几眼就看见了如木偶泥塑般呆呆地在床头的乔洛洛。小桌上摆着了放凉的早餐,看上来一口没动。她的视线落在窗外,像是在看天、看云,看远小桌上摆着已经放凉的早餐,看上去一口没动。她的视线落在窗外,像是在看天、看云,看远处的建筑物。。...

房间的门虚掩着,樊昊宸轻轻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如木偶泥塑般呆坐在床头的乔洛洛。

小桌上摆着已经放凉的早餐,看上去一口没动。她的视线落在窗外,像是在看天、看云,看远处的建筑物。

樊昊宸往前走了几步,见乔洛洛仍旧没有发觉他的到来与靠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直到樊昊宸离床边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乔洛洛终于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她以为是奈奈过来收拾东西。

转过头来,却看到了樊昊宸。他一身西装革履,清清冷冷的站在床边,蹙眉看着她。

说起来,他们两个也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见过面了。

自从上回乔洛洛偷偷溜上伊丽莎白号被樊昊宸发现,并强行带回来之后,乔洛洛就像是被他遗忘在这里。

这座精致的公寓就像是樊昊宸为她搭建的一座牢笼,除了待在这里,她哪里也去不了。

樊昊宸以为他们这么久没见,乔洛洛会对他说些什么,或是讽刺,或是咒骂。

可是她都没有。

她只是淡漠地看了他一眼,而后便收回了目光。

她的眼眸如两汪深潭,无波无澜,看着他的时候,好像他不过是一棵树,一株草,无法在她的心湖上掀起风云波澜。

樊昊宸的心忽然一痛,就像是被一根极细极尖锐的针刺了一下。

在看到乔洛洛的那一瞬间,他感到一阵慌乱,好像失去了什么珍贵重要的东西。

上次出现这种感觉,还是五年前,乔洛洛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个穷小子,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趁早滚得远远的时候。

樊昊宸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来,在心口上抚了一下,仿佛这样就能平复那慌乱的心跳。

他再次走近一步,将乔洛洛看得更清楚了些。

这些日子没见,她清减得厉害,脸颊上的肉都瘦没了,锁骨也看得格外明显。

光线打在她轮廓分明的脸上,她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小小一片阴影。

樊昊宸看到她眼底的青色,心脏像是忽然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一样,猛地一抽。

他没有过来的这些日子,她好像过得很不好?

人瘦了,也没有什么精神头,整个人看起来暮气沉沉……

樊昊宸有些后悔,是不是自己上次的话说得太重了。她的心思一向敏感柔软,怕是将那些话听进了心里去。

在开车过来的路上,樊昊宸盘算了一路,等到见到乔洛洛时,要怎样揭穿她的真面目,让她无所遁形。

可是现在,他准备了一肚子的冷嘲热讽,压根就没有派上用场。

“为什么不吃饭?”

樊昊宸绕到乔洛洛面前,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

这一次,樊昊宸的眼里罕见地没有冷漠,没有嘲讽,甚至还染上了一点意味不明的温柔。

樊昊宸觉得,自己大概是中邪了。他分明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可是现在,他却正对着这个女人和颜悦色。

乔洛洛一直没有看樊昊宸,她仿佛没有听到樊昊宸的问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樊昊宸的眉心又紧了几分,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苍蝇。只是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句重话来。

没再尝试着与乔洛洛交流,樊昊宸看了一眼小桌上已经冷透的早餐小菜,下楼去了。

“林妈!林妈!”到了楼下,樊昊宸大声叫着林妈。之前送上去的早饭已经凉透了,不能吃了,他想让林妈为乔洛洛重新准备一份。

听到樊昊宸叫人,奈奈连忙从厨房里钻了出来。她正在打扫厨房,手上还残余着未干的水珠。

“樊先生,有什么事吗?”

“林妈呢?”樊昊宸皱着眉头,他喊了两声,人都没出来,难道是不在?

奈奈看到樊昊宸皱眉不悦的样子,有些紧张起来,声音也怯怯的。她低声回答樊昊宸的问题,“林妈她出去了。”

“去哪里了?”樊昊宸冷声问道。

“去、去……去买菜了。”哪怕是奈奈再实在,也知道,如果让樊昊宸知道,林妈是出去打牌了,林妈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林妈说话总是有些阴阳怪气的,但是出于同事情谊,奈奈还是帮林妈撒了一个小谎。

可樊昊宸是什么人?如果他能被奈奈唬弄了,也不会是人人敬畏的樊总了。

奈奈对着雇主撒谎的时候,整个人都很紧张。她低着头,不敢看樊昊宸,手指不安地搓着衣角。

奈奈心里面自有一杆秤——她是在帮助林妈遮掩不假,可是欺骗雇主,她心有不安,总觉得自己做了错事。

识人无数的樊昊宸一眼就看出了奈奈的不对劲。无形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奈奈避无可避。

奈奈本来就有些害怕樊昊宸,此时,樊昊宸将周身的气势完全释放出来,奈奈就像是一只惊吓过度的鹌鹑,整个人蔫头耷脑的缩在原地。

“说实话。”樊昊宸的声音里,没有多少温度,冷得几乎能把人冻起来。

奈奈咬着下嘴唇,这次没敢再为林妈遮掩,“林姨她、她去打牌了……”

樊昊宸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无法忍受的事情。他有些烦躁地捏了捏眉心,终究还是压下了火气,没有迁怒于奈奈这个无辜的人。

“给她打个电话,叫她马上回来。饭菜都冷了,叫林妈重新做一份,再送上去。”

奈奈懦懦地应了一声,躲去厨房给林妈打电话,叫她赶紧回来。

吩咐完这些,樊昊宸也没有再上楼,而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回到那个房间,就要看到她苍白消瘦的脸颊,看到她死气沉沉的眼眸……樊昊宸觉得,他很有可能承受不起这一切。

从伊丽莎白号上回来,两人大吵了一架。从那之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樊昊宸都没有来京扬这边的公寓。

他是故意冷落乔洛洛的。

他要让乔洛洛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再有任何不切实际的痴心妄想。比如说,妄想着逃离他身边。

在樊昊宸看来,乔洛洛已经背叛过他一次。所以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乔洛洛,不允许她生出任何想要逃离、背叛的心思。

樊昊宸每天都很忙。公司的业务,新签的合约,偶尔还要抽出时间,去履行未婚夫的职责,陪肖初珊约会、逛街。

这些琐事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时间,让他连睡眠的时间都只剩下几个小时。

可即便是这么忙,他还是会想起乔洛洛。

在开会时,在办公时,在陪着肖初珊逛商场时,甚至在梦里……

这种无法控制自己思想的感觉相当糟糕,比起自己还放不下乔洛洛这个事实,樊昊宸更愿意相信,是乔洛洛给他下了降头。

——他怎么可能放得下乔洛洛呢?

毕竟当初她伤他至深,他心里熊熊燃烧着的仇恨的火焰,只有看到乔洛洛痛苦,才能熄灭。

之所以会念念不忘,只是因为恨得太深而已。

樊昊宸本来没想好,该冷落乔洛洛多长时间,然后再过来看她。

可是今天早上,奈奈突然打进来的那通电话,给了樊昊宸一个理由,让他可以顺理成章的过来。

樊昊宸点燃了一根香烟,缓缓吸吐着雾气。淡淡的烟草味填满了口腔,让他纷乱的思绪有了片刻的安宁。

半晌,一支烟快燃到底了,樊昊宸才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他拿起手机来,拨通了卓祁铭的号码。

“喂……”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有些朦胧,还带着未睡醒的低哑。

“别睡了,去帮我调查一件事。”

“你谁啊你!吵醒老子的事,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居然敢支使老子帮你做事,活腻味了吧!”

在睡梦中被吵醒的卓祁铭,神智显然还不大清醒。昨天晚上他又喝多了,现在太阳穴还一跳一跳的,也没能分辨出樊昊宸的声音。

樊昊宸的太阳穴也突突地跳,不过他是被卓祁铭给气的。

“卓、祁、铭——”

他咬牙切齿的从嗓子眼里挤出这三个字来,声音里的暴躁和冷意顺着听筒灌进卓祁铭的耳朵,让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打了一个激灵,卓祁铭的声音变得狗腿又讨好,“宸哥有什么吩咐,弟弟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话在嘴边溜了一圈儿,又被樊昊宸咽了回去。他看了看还在厨房忙碌的奈奈,决定这事还是回公司再说。

“去公司说吧!今天下午上班的时候,我要是见不到你,这个季度的分红就别想要了。”

樊昊宸看得出来,奈奈跟乔洛洛的关系颇为亲近。这是好事。有这么个没什么心机的女孩子陪着,乔洛洛也不会太无聊。

只是樊昊宸担心的是,他前脚让卓祁铭去调查乔天的死因,奈奈听到后,为了让乔洛洛安心、开心,后脚就会把这事告诉她。

可是樊昊宸也不能保证,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一定能将乔天的死因调查得水落石出。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