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为了她,值得吗?

的话乔天的离世,确实与沈甄有关系的话,这么长时间,足够多沈甄将一切对自己有利的证据都统一销毁。的话到最后,什么都也没查出,或是调查结果出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怕是对于如果到最后,什么都没有查出来,或者调查出来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只怕对于乔洛洛,又会是一重打击。。...

如果乔天的去世,的确与沈甄有关系的话,这么长时间,足够沈甄将一切对自己不利的证据都销毁。

如果到最后,什么都没有查出来,或者调查出来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只怕对于乔洛洛,又会是一重打击。

乔洛洛现在的状态,看上去很不好,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樊昊宸担心,乔洛洛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喂!樊昊宸,你无耻!你……”

卓祁铭还想再说些什么,樊昊宸已经果断挂断了电话。

卓祁铭哀嚎一声,随手将手机丢进了乱成一团的被子里。

五秒钟之后,他又一通翻找,把手机找了出来。

设定好闹钟,将手机放在床头,卓祁铭心里暗骂樊昊宸。

——他这个兄弟,心也太狠了!扣一个月工资意思意思也就得了,他倒好,上来就是一个季度的分红!

他真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

樊昊宸刚挂断电话,公寓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林妈提着两大包新鲜的水果、蔬菜开门进来,脑门上还带着细汗,看上去就像是刚从超市采购回来。

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樊昊宸,林妈脸上立马出现了热情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樊先生,您来了!”

林妈本来在棋牌室正玩到兴头上,忽然接到奈奈打来的电话,说是樊昊宸过来了,她心里顿时就是一惊。

当初签订雇佣合同的时候,写明了是“二十四小时保姆”。也就是说,除了樊昊宸给她的假期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工作时间。

而她在这个时间出来打牌,就相当于翘班。如果被樊昊宸发现了,她在樊昊宸心目中的形象一定会大打折扣,说不定还会被辞退。

想到这种可能,林妈的心里就是一阵慌乱。

这份工作轻松简单,薪水又高,在整个B城,都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的好工作。如果她被辞退了,到哪儿去找一份和这差不多的工作去?

顾不上听奈奈说了些什么,林妈挂断电话,丢下打到一半的牌局,匆匆离开了棋牌室。

她得想个法子,把自己“翘班”的事情遮掩过去。有什么比“出门买菜”的借口更好呢?

林妈和奈奈想到一块儿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奈奈受不住樊昊宸的气势压迫,已经把她给供出去了。

从棋牌室出来,林妈直奔小区附近的大型超市。奈奈后面又打了好几通电话,想来是催她赶快回公寓,她也没时间去接。

以最快的速度采购了两大包新鲜的果蔬,林妈这才紧赶慢赶的往公寓走。这一路上,她脚下生风,恨不得能多长出两条腿来,一下子就到了公寓。

见到樊昊宸时,林妈心里还打着鼓,这一路上,她走得太急了,呼吸都有些不平稳。

樊昊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林妈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

刚刚樊昊宸看过来的那一瞬间,林妈的呼吸都窒了一刹。她甚至觉得,樊昊宸已经看穿了她!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奈奈那么实在的一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向樊先生“告密”,除非樊先生亲眼看见她在棋牌室。

这么想着,林妈又恢复了镇定。她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道:“今天可真热啊!樊先生,我去给您洗水果。”

说着,林妈就要往厨房去。

樊昊宸叫住了她,“水果就不用了,我马上就走了。重新做一份早餐,送到楼上去。”

林妈连连应好,心里头暗暗思忖,看来樊先生还有些重视这个包*养的情*妇,以后她是不是应该对乔洛洛态度好点?

樊昊宸又说道:“工作时间去棋牌室,属于什么性质,你自己心里清楚。念在你是初犯,这个月只扣一半工资。”

好似被一道晴天霹雳砸在了头上,林妈整个人都僵住了。

就在前一秒,她还信心十足的以为,樊昊宸绝对不会知道她出去究竟做了些什么。却不想,樊昊宸早就知道了她的“秘密”。

林妈脸上的笑僵住了,看上去就好像是戴了一张不够贴合的面具。没想到樊昊宸居然会发现,她一时不知该作何表情。

“如果再有下次,你可以直接走人了。”

樊昊宸后面丢出的这句话,听在林妈耳中,不亚于一道响雷。

她连忙低头道歉,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以后坚决不会再犯。

面对林妈的忐忑,樊昊宸却没什么反应。又叮嘱了奈奈几句,要她多多劝着些乔洛洛,樊昊宸便起身离开了。

樊昊宸走了,林妈终于松了一口气。她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想起樊昊宸临走前吩咐的,重新做一份早餐,林妈不情愿的起身,钻进了厨房。

奈奈好心进去帮忙。林妈将淘洗好的粳米放进砂锅里,又往里加了些桂圆干和枸杞。她做这些的时候,奈奈就在一旁择菜洗菜。

扭开天然气的阀门,淡蓝色的火焰绽开,舔舐着锅底。

林妈手上拿着抹布,把溅在流理台上的水珠擦干净,嘴上不满地嘟囔着。

“就她金贵!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吃早餐?眼看着都快到中午了,吃午饭还差不多!可真能折腾人!”

看得出林妈正在气头上,奈奈没敢吱声,可是林妈的怒火还是烧到了她身上。

“樊先生怎么会知道我去打牌了?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奈奈摆着手向她解释,“对不起,林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实在是樊先生太吓人了——我本来跟樊先生说,你出去买菜了,可是樊先生一瞪眼睛,我就害怕得不行,最后跟樊先生说了实话……”

“对不起啊,林姨……”

听了奈奈的解释,林妈气结,觉得自己被扣了半个月的工资,全都是因为奈奈的缘故。

“你和樊先生说了实话,那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呢?”林妈一想到,自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樊昊宸面前演戏,就觉得自己傻得可以。

奈奈有些委屈,“林姨,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可是你都没有接……”

林妈重重地哼了一声,把锅碗瓢盆摔得叮当响,还是在心里记恨上了奈奈。

同样被林妈埋怨的,还有乔洛洛。

林妈觉得,如果不是乔洛洛太能作,樊昊宸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段来到公寓,这样的话,她也就不会被发现,不会被扣了半个月的薪水。

那可是钱啊!能玩多少局牌呢!打水漂还能听个响儿,可是现在,全都没了。

可是她不想想,如果她自己没有犯错,樊昊宸又怎么会有扣她工资的机会呢?

……

总裁办公室里冷气十足,清爽宜人,与外面蒸笼似的闷热天差地别。

卓祁铭瘫在沙发上,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

多亏了手机里的闹钟一遍又一遍锲而不舍的响着,才让几乎快要睡死的他爬了起来,赶在下午上班之前,挣扎着来到了公司。

软在沙发上的卓祁铭觉得,哪怕是空调,也救不了他的命了。

樊昊宸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了卓祁铭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皱眉上前,隔空打了个响指。

昏昏欲睡的卓祁铭顿时一个激灵,半睁着一双桃花眼,迷迷瞪瞪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樊昊宸。

“清醒一下,有正事交给你去做。”

“什么事啊?”卓祁铭依旧是懒洋洋的。

“查查乔天的死因,看看沈甄有没有从中做手脚。”

见樊昊宸一脸凝重,卓祁铭有些想不明白,“好端端的,突然调查这个做什么?姓沈那王八蛋,又得罪你了?”

与樊昊宸相交多年,卓祁铭深知自己这位好兄弟的脾性。樊昊宸虽然不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可是也绝对没有这么闲。

乔天都死了多长时间了,樊昊宸居然在这个时候,提出调查乔天的死因——这在卓祁铭看来,很是有些不可思议。

“让你查就去查,哪来这么多废话!”樊昊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卓祁铭摸了摸鼻子,忽然福至心灵。他惊讶道:“你突然让我去调查这个,该不会是为了那个乔洛洛吧?!”

樊昊宸的脸色有些难看,那是一种被人揭穿了心思的尴尬与难堪。尤其这个人,还是最了解他的卓祁铭。

见樊昊宸不作声,卓祁铭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不是吧,宸哥?!”

“你来真的?我还以为你只是一时兴起,想要玩一玩……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如此兴师动众的,值得吗?”

在卓祁铭看来,乔洛洛离过婚还生过小孩儿,哪怕是给樊昊宸做情*妇,也是配不上的。

他兄弟是什么身份?B城里想要爬床的女人,估摸着都能绕护城河排一圈儿了。

她们哪个不是年轻靓丽、千娇百媚的?乔洛洛也就那张脸还能看,剩下的,哪里比得上那些干干净净的小姑娘?

“你这么多废话,下半年的分红是不是不想要了?”

心事被人一语道破,樊昊宸恼羞成怒,直接镇压了卓祁铭。

他恨乔洛洛,却不想从别人嘴里听到贬低她的话。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