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你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樊昊宸体会着内心的纠结了,他意外发现自己即使自己对乔薇薇恨之入骨,也不不愿意从别人口中听见任何抵毁她的话,这种感觉实际上很矛盾和冲突,让樊昊宸不明白了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他的目的不他的目的不就是报复乔洛洛吗?既然是为了报复,不就是想亲眼看到她跌落进尘埃里,没法再翻身吗?。...

樊昊宸感受着内心的纠结,他发现自己即便自己对乔洛洛恨之入骨,也不愿意从别人口中听到任何诋毁她的话,

这种感觉其实很矛盾,让樊昊宸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他的目的不就是报复乔洛洛吗?既然是为了报复,不就是想亲眼看到她跌落进尘埃里,没法再翻身吗?

卓祁铭贬低她,将她说得一文不值,他心里应该高兴才对啊!可他究竟是怎么了?竟然会对这一切感到厌恶,烦躁。

樊昊宸有些看不明白自己。但是他很清醒的知道,自己不愿意听到卓祁铭说的那些话。

卓祁铭看到樊昊宸眼里的抗拒和烦躁,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闪了闪,忽然一扫疲懒模样,从沙发上起身,来到了樊昊宸的办公桌前。

他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低下头来,潋滟的桃花眼居高临下的看着樊昊宸,仿佛能看到樊昊宸的内心深处。

他这样探究的目光,让樊昊宸有些不舒服。樊昊宸移开了视线,拒绝与卓祁铭对视。他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抓紧去查我交代给你的事。”说完这一句,樊昊宸就低下头去,翻阅着文件,不再看卓祁铭。

卓祁铭却不肯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看出樊昊宸的躲闪逃避,他勾唇一笑,眼里染上了几分兴味与探究。

“这么快就想赶我走?用完就扔,你还真是够狠心的——”

卓祁铭这深闺怨妇般的腔调,硬生生让樊昊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极力忍住那股恶寒,终是抬眼瞥向卓祁铭,“你敢不敢用正常语气说话?别搞得好像我把你怎么样了似的!”

被樊昊宸斥了两句,卓祁铭毫不在意。在樊昊宸面前,他早已经练就了一张不怕怼的厚脸皮。

“你是没把我怎么样!但是你这家伙,有事儿瞒着我!”

卓祁铭戏精附身,做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来。若是此时给他一块惊堂木,怕是他就会将樊昊宸押下来,好好审问一番。

“胡言乱语说些什么呢?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我何曾骗过你什么?”樊昊宸巍然不动。

“我懒得跟你绕圈子!实话说吧,大宸子,你是不是对那个乔洛洛动真格的了?”

卓祁铭此言一出,樊昊宸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他当即瞪圆了眼睛,矢口否认道:“不可能!我就是爱上路边的乞丐,也不可能对那个恶毒的女人旧情复燃!”

樊昊宸说得斩钉截铁,不容反驳,也不知道他是想说服卓祁铭,还是想说服他自己。

卓祁铭显然是不相信的,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樊昊宸的表情,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心虚来。

然而樊昊宸冷着一张脸,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让卓祁铭看不出一丝破绽来。

“你在想什么啊?我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报复那个女人而已!”

“我怎么可能会爱上她?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荒谬!”

卓祁铭假意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信了樊昊宸的话。但是樊昊宸看着好兄弟嘴角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总觉得很不对劲儿。

他还想再解释两句,可是看了看卓祁铭眼里流转的光,终究还是闭上了嘴巴。

他不敢再说了,担心越抹越黑。

——就卓祁铭那脑回路,谁知道他再说两句,卓祁铭会曲解到哪里去?他还是不说了吧。

卓祁铭慢悠悠地踱回沙发,再一次姿态不雅的瘫在了沙发上。

他翘起二郎腿,嘴里哼着跑远了十万八千里的调子,心情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好。

他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好兄弟,分明就是在自欺欺人。

还说什么,是为了报复那个女人——天底下哪有这么报复人的?还帮着调查人家父亲的死因,这叫报复?骗鬼呢?

如果他真的不在乎那个女人,又怎么会把对方的事情如此放在心上,还特地交给自己的好兄弟去调查?

一向冷心冷情的樊大少,也有被所谓的理智蒙蔽了内心的时候,卓祁铭觉得,他不好好看看热闹,都对不起自己。

索性就看一看,樊大少到底能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不过身为樊昊宸的好兄弟,卓祁铭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提醒樊昊宸一回。别到时候玩脱了,把自己都给搭进去。

卓祁铭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时,樊昊宸已经不客气的对他下了逐客令。

“还在这里待着做什么?公司可不养闲人!还不赶紧去做事?”

卓祁铭坐在这里,让樊昊宸心里总有一种自己已经被他看穿了的不踏实感。

“闲人?我可是樊野国际的第二大股东——你说我是个闲人?”卓祁铭觉得,自己心里有熊熊怒火在燃烧,想要把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给烧成渣渣。

“半年的分红。”樊昊宸面无表情的提醒他。

卓祁铭气得咬牙切齿,“好!算你狠!看来你是半点兄弟爱都没有了!”

愤愤离去之前,卓祁铭还是友情提示了一句,“兄弟,管好你自己的心,别放在不该放的人和事上。”

“——你现在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樊昊宸面无表情地将一份文件往卓祁铭的方向砸了过去。卓祁铭眼疾手快的关上办公室的门,文件夹砸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樊昊宸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目光深沉。

管住自己的心吗?他一个没有心的人,哪里用得着多此一举?

想了想,樊昊宸将卓祁铭方才的胡言乱语丢到了脑后,拿起手机,拨通了赵言述的号码。

听奈奈说,最近一段时间里,除了不肯好好吃饭,乔洛洛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哪里也不肯去。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个人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和外界交流,早晚会憋出毛病来。

奈奈的性子还是太软弱了,而且碍于身份,想来她也不好劝得太狠。

还是得换个人来接触乔洛洛,带一带她的性子。

而樊昊宸首先想到的人选,就是卓祁铭的妻子,赵言述。

在樊昊宸看来,让赵言述去陪伴、开导乔洛洛,实在是在合适不过了。

也没有和卓祁铭商量,不管他会不会同意,樊昊宸没有犹豫的,就拨出了赵言述的号码。

他相信,以赵言述的性格,她一定会愿意帮这个忙的。

只是赵言述听樊昊宸讲了事情的大概后,并没有立马答应下来,只说自己会考虑考虑。

挂了樊昊宸的电话后,赵言述转眼就联系上了卓祁铭。

刚走出樊野国际大厦的卓祁铭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打电话的人居然是自家的母老虎,三魂立马吓飞了两魂。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定是樊昊宸又向赵言述告状了。

这个樊昊宸,到底还是不是兄弟?!

战战兢兢的接起电话,卓祁铭态度之谄媚,堪比旧时皇宫里伺候太后娘娘的小太监,生怕语气重了,惹了老佛爷不高兴。

本以为赵言述会对他昨晚在外宿醉一事兴师问罪,却没想到,对面的人提起了一件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那个乔洛洛究竟是怎么回事?”

卓祁铭沉默了几秒,没想到樊昊宸居然都把主意打到兄弟媳妇身上去了。

让赵言述去开导乔洛洛?亏他想得出来!

依卓祁铭来看,樊昊宸这根本就是典型的资本家作风,不仅要压榨他的劳动力,甚至连他老婆都不放过!

为了那个女人,樊昊宸都做到这份儿上了,还有脸说自己没动真格的?还有脸说自己只是在报复?

——呵呵!

将这对“痴男怨女”之间的恩怨纠葛大概向赵言述讲了一遍,卓祁铭最后总结道:“他俩的事你别管,中间还夹着一个肖初珊呢,就让大宸子一个人去头疼吧!”

卓祁铭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哪句话惹着了这位姑奶奶的火爆脾气,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整个人就像是点着的炮仗——还是一千响的那种。

“怪不得姓樊的电话里说得含含糊糊,不肯透露实情,原来是怕我骂他!这事根本就是樊昊宸做得不对!”

“放着好好的樊大少不做,偏要去扮演什么穷屌丝,这不是脑子有坑吗?!人家要是真嫌弃他穷,一开始就不会和他在一起!他居然还想着报复人家?!”

“不是,姑奶奶,你听我说,这事没那么简单。肖初珊可不是好说话的,你还是别趟这滩浑水……”卓祁铭还要苦口婆心地劝。

“姓肖的算哪棵小白菜?我会怕她?!”

“算了!我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们这些臭男人也不会懂!一个个自以为绝顶聪明,其实都是傻子!小卓子跪安吧,本宫要去探望乔小姐了——”

“这事你就听我劝一句……”

卓祁铭话说到一半,举着手机贴在耳边,听着听筒里传出来的“嘟嘟”的忙音,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这不是赵言述第一次在他还没说完话的时候挂断他的电话,但他还是好气啊!气到想要咬人!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