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初次见面

赵言述从来不也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从自家老公那里打探到樊昊宸和乔洛洛之间的事情后,赵言述也没过多迟疑,就答应下来了樊昊宸的请求。实际上她私心里,实际上十分看不上樊昊宸的其实她私心里,其实非常看不上樊昊宸的做法。赵言述觉得,乔洛洛是无辜的,当年她和樊昊宸之间的分手,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

赵言述从来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从自家老公那里打听到樊昊宸和乔洛洛之间的事情之后,赵言述没有太多犹豫,就答应了樊昊宸的请求。

其实她私心里,其实非常看不上樊昊宸的做法。赵言述觉得,乔洛洛是无辜的,当年她和樊昊宸之间的分手,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

但是其他的话,赵言述有分寸,他也不会对樊昊宸说太多。虽然樊昊宸与她丈夫卓祁铭关系很铁,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是她与樊昊宸之间的交情毕竟一般。

人与人之间,最忌交浅言深。赵言述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她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樊昊宸和乔洛洛之间的当年事,她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其他人的转述,不管听起来多么真实,但人都是有私心的,说出来的话也难免有失偏颇。

所以赵言述觉得,自己对于这件事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樊昊宸爱怎么折腾,就随他去吧。只希望他最后不要玩脱了才好。

不过,赵言述倒是十分期待,想要见一见乔洛洛。

在卓祁铭的转述中,赵言述觉得,乔洛洛实在是一个可怜人。

不过乔洛洛其人到底如何,光凭道听途说,是没办法准确判断出来的。这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交,还要等她亲眼见过人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赵言述是一个很相信眼缘的人,如果乔洛洛合她的眼缘,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处境是否落魄,她都可以毫无芥蒂的与对方成为朋友。

但如果第一面相见,赵言述就觉得那人不合眼缘的话——管你是什么身份,后续都不可能再有来往。

没办法,就是这么任性。

俗话说得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赵言述爽快的答应过樊昊宸之后,准备准备,就从家里出发了。

按照樊昊宸短信发送过来的地址,赵言述直奔京扬公寓。

作为B城本地人,赵言述自然是知道这个京扬小区的。当初京扬小区开发的时候,走的就是“高端”、“精致”的品牌营销路线。

京扬小区的地理位置不错,赵言述之前从这里经过的时候,随意看过几眼。虽然比不上近郊那边的独立别墅,但是在高等小区里,也算是拔得头筹了。

赵言述看着短信上的地址,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把“仇人”的住处安排在京扬小区,樊昊宸要么是钱多烧的慌,要么就是脑子进水了。

他要是真想报复那个姑娘,当初乔家欠债十几亿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出手帮忙,更不应该再替乔家还完天价债务后,还把那姑娘养在身边。

要是两人之间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应该是对方越落魄、越难过,自己就越开心吗?

但是再看看樊昊宸,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

只怕这位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商业天才,根本就没有认清自己的内心。

赵言述轻笑了一声,驱车往京扬小区的方向驶去。

……

赵言述按响公寓门铃的时候,恰好是午饭时间。

奈奈上楼去叫乔洛洛下来吃饭。林妈向来是不管乔洛洛和奈奈的,她从来都是做好饭菜,就拿了自己的一份,到旁边先吃。

因此,门铃响起的时候,楼下只有林妈一个人。

听到门铃声,林妈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是谁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居然赶在饭点上门?

肯定不会是樊昊宸或者肖初珊,他们两个都知道公寓门锁的密码。

门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大有“你不来开门,我就不罢休”的架势。林妈不情不愿地放下筷子,饭碗也被她磕得一声脆响。

在可视电话里,林妈看见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她从未见过这个女人。

林妈本来不欲作理会,可是门外那女人一直按个不停,门铃就响个不停,吵得人不得安生。而且,那女人身上的衣服穿戴,虽然低调,但是每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大牌。

林妈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她虽然没有见过门外的女人,但是根据对方身上的衣服也能判断出来,对方的身份一定非富即贵。

奈奈出身穷困,是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根本不可能认识这么富贵的朋友。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这个女人是来找乔洛洛的。

林妈心里暗骂乔洛洛净能惹事,耽误她吃饭,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把门打开了。

“您好,请问您找哪位?”林妈板着一张脸,她年纪本就有些大了,严肃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像是宫廷剧里专门做坏事的坏嬷嬷。

“我找乔洛洛。”赵言述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玄关向房间里张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乔洛洛的身影。

在赵言述打量着房间的同时,林妈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

赵言述突然出现,又表明了自己是来找乔洛洛的,让林妈不禁起了疑心。

因为上一次樊昊宸突然到来,她在工作时间出门玩牌的事情暴露,林妈这几天来都安分守己,没在出去闲逛过。

可以说,乔洛洛的一举一动,林妈都看在眼里。只是她怎么不知道,乔洛洛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位朋友?

看出林妈眼里的狐疑,赵言述有些不满。她抬了抬下巴,语气间像是不自觉的带出富家千金的娇纵来。

“你是樊昊宸雇的帮佣吧?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看不见我手上拎着东西吗?”

林妈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接赵言述手上的大包小包。

袋子里装的都是水果零食一类的东西。赵言述没有见过乔洛洛,也不知道乔洛洛喜欢什么,可是两手空空的上门拜访,也不太好,于是她只好买这些不会出错的东西。

林妈把东西接过去了,赵言述也没有再为难她,而是问道:“乔洛洛呢?”

赵言述的神色语气间,都是一副与乔洛洛很是熟稔的模样,好像这根本不是她第一次来看乔洛洛。

林妈这下也不再怀疑了,看这熟悉的模样,这个女人肯定是乔洛洛的朋友没错了。

“乔小姐在楼上她的房间里。”

赵言述依言上楼,看到乔洛洛的房门半敞着,一个女孩子有些局促的站在床边,脸上忧心忡忡,在殷切的对着床上的年轻女孩劝说些什么。

坐在床上的女孩子长得漂亮精致,就是人瘦了些,锁骨突出的过分。

赵言述心下了然,想来床上那消瘦的女孩子,就是樊昊宸拜托给她的乔洛洛了。

也许是因为赵言述打量的视线太过明显,乔洛洛很快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她。迎着乔洛洛的目光,赵言述不躲不闪,不用乔洛洛开口询问或是邀请,她就自觉地走进了房间。

看了奈奈一眼,赵言述就明白过来,这个年轻的圆脸姑娘应当就是樊昊宸雇的另外一个帮佣了。这年轻姑娘看起来倒十分面善,比楼下那位大妈不知道要好多少。

从奈奈的脸上,赵言述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关心乔洛洛。

不用乔洛洛询问,赵言述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赵言述,你可以叫我言述或者言言。樊昊宸叫我过来看看你。”

正在床上的乔洛洛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赵言述居然会是樊昊宸安排过来的。

可是看对方的神态举止,又不像是樊昊宸身边的助理,她是什么人呢?

这个陌生的女孩子似乎看出了乔洛洛的疑惑,她爽朗一笑,解释道:“我先生是樊昊宸的死党铁哥们,卓祁铭,你应该知道他吧?”

乔洛洛点了点头,“有过一面之缘。”

她知道,卓祁铭就是那天在伊丽莎白号上,站在樊昊宸身边的男子。想不到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

乔洛洛仔细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赵言述,两个人的年纪看起来差不多大,但是赵言述的状态,可比她好太多。

赵言述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不由自主的上翘,带着笑容。她眼睛里的光彩,像阳光下的钻石,闪闪夺目。

一个人过的不顺心,在他脸上是看不到笑容的,眼睛里的神采也不可能如此生动。

从这些细微之处可以见得,赵言述过得很好。她的丈夫,一定也很爱她吧!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赵言述指了指床边的位置。

乔洛洛这才反应过来,赵言述进来了这么半天,她居然都没有邀请对方坐下说话,实在是失礼。

她连忙向赵言述道歉:“对不起,是我招呼不周。卧室有些局促,要不我们到楼下去吧?”

谁知赵言述却摆了摆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吧,我不喜欢楼下那个大妈。”

赵言述说着,不屑的撇了撇嘴巴,“看她样子应当只是一个帮佣吧?却搞得自己像是主人家一样,真是不懂事。”

说了这半天,赵言述好似忽然记起来,自己与乔洛洛才是第一次见面。她话这么多,搞不好会惹得对方不喜。

说来缘分这东西也真是奇怪,她第一眼看见乔洛洛,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和她说话,与她亲近。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