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玄幻仙侠 状态:完结编辑:长歌陌路 在读:22405人
  这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修仙故事,真的很是平凡普通的修仙故事。 登仙途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今天师尊让我回忆一下我成仙的历程。修炼多年,有些东西已然忘却,封尘已久的记忆,在岁月的冲刷之下,我已经把大多数能够忘却的都忘却了,不能忘却的很多东西也封印在我那脑海里。为了登上那个遥不可及的仙途,师父给了我这么一个任务:回忆起过去的一切东西。于是,现在我手里拿着一个东西——是一个圆圆的软软的东西,类似椰子大小的一个球体。这个东西的名字是什么,我不知道,师父也没有告诉我(我估计他也不知道),他只是说,这东西是他以前和一个朋友在路边聊天的时候天上掉下来的,把他的那个朋友的脑袋砸傻了几天,他就顺手把这个软球...

登仙途h  登仙途 海棠  登仙途 双性  登仙途龙马  登仙途by  登仙途小说  登仙途txt  登仙途暗搓搓吃肉  重生之重登仙途  重生之萌登仙途  

登仙途最新章节



登仙途精彩情节

  “小一啊,明天你跟我来后山吧,我带你去一个灵气微弱的地方修炼,那个地方的灵气刚好适合你筑基。”只见师母一幅春风得意的样子,飞进了我的房间。“林健政那厮刚刚没有跟你说,这里的仙气太过浓,不适合你现在修炼,那个地方的灵气微弱,没有仙气,刚好适合了。”顺带一提,林健政就是往生子的名字。

  往生子就这样一种带着我飞出了一个蔚蓝色的星期,并且速度越飞越快,突然间,外面的星空一瞬间就改变了,变成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空。就这样我被带入了往生子所住的地方,阿姨洗铁路星。

  那场闹剧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师父拖着破破烂烂的身体爬进了我的房间。“徒儿啊!”只见那货鼻青脸肿黑眼圈的样子“我刚才给你输入的知识里面有很多功法,你就选一个修炼吧,反正大道殊途同归,学哪个都一样。还有啊,你以后不要再让师母欺负我了,我不是打不过她,只是我愿挨啊~”随着他的怨念升起,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这么样子的词语:**。原来他和师母的关系是虐恋啊。师母是S,那么他就是M了。唉,都是往生子那货的错,为什么我知道这些这么不雅的名词?他一番牢骚后正色道:“大道无涯,从明天起,你就开始修炼吧!虽然仙界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但是知道我的人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你作为我的小徒弟,不要丢了我的名声啊,知道不?”说完这几句话后,拖着他那破破烂烂的身体消失了。

  突然间,我就像是喝了孟婆汤一样,我的所有记忆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消失。那封存于我头脑里面无数亿年的记忆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与此同时,那个蝌蚪和那个巨大的小球完全融合了在一起。在这一刻,经过这一个伟大的融合,我诞生了,天地间最英俊的修仙者诞生了!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登仙之路。

  我现在就是遇到了一个修炼的瓶颈,师尊说了,只有回忆起过去的林林总总,我才能在修为上更进一步。按照目前下届修士的流行说法吧,我这种领悟了不到百万分之一的道,但是可以一只手指拍烂一堆宇宙的仙人就是所谓的太乙真仙了。不过嘛,用我所在的这个仙界的说法,我是九品仙君。这个九品仙君不是指修为有多高,毕竟没有人知道你领悟了多少分之一的道吧,大道无涯!这是一种封号,是仙界之主给予那些有能力的修士的一种封号而已。不代表拥有这个封号的人修为多高。有些人修为惊天动地,但是,他默默无闻,就像是我的师尊,一样没有封号。至于我师尊的修为有多高,天知道吧。可惜他始终走不出万界的牢笼。万界之大,无法想象。一个宇宙的大小和万界相比之下,就像是一个微小的夸克,和一个宇宙的大小之比。不过嘛,这个比法有点缩小了,真正的万界的大小和宇宙的大小比起来比宇宙和夸克之比还要大无数倍。仅仅是我们师徒所在的这一个界域,我就无法走出去。如果不是如此,师父就不用这么努力寻找回家的路了。万界之外是什么?大概也没有多少个人知道,我只知道,师尊说过,万界之外就是真实之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其实是某可恶的人意淫他进来的。

  我的回忆之旅,也在这一刻正式开始了。我的人生不能说是传奇的一生,因为,我没有办法在路上捡到神器,也没有办法让一个女孩从天上掉下来,并让她爱上我,我同样没有办法碰到狗屎运让我的修为突飞猛进。但是我的人生绝对是不平凡。

  那位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一边拎着我,一边说:“小家伙,真不好意思啊,有些刚刚和别人打架,那雷云道人一不小心,放了个天雷,余波跨了几个宇宙打到了你的家,不过,你放心,我为你报仇了。嗯,你现在还小,什么都不知道,有爷生,没乸教。就让我将功补过养你吧。”事实上,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东西。没办法,我现在还小,连语言也有很多听不懂。他又接着道:“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哦,好像是叫雷掣来着,算了不管了,既然你跟着我往生子,那么你就叫一元子吧。”于是我还没开始修炼,我就有了这么一个道号了。

  我是谁?我是一个无名小人物而已,没什么名气。我作为人类而存在的名字,也就是父母给我的名字什么的,我不知道,因为我自有记忆以来,我的父母是谁,我完全不知道,至于我使用的名号,我只知道我的师尊给了我一个道号“一元子”,于是自我拜入师门之际大家都称呼我一元子了。我的师父也是一个无名之人,不是说他不厉害,相反,他的实力可以说是在我们仙界中最顶尖的高手之一。至于他为什么也是无名之辈,那是因为他行为极度低调,没什么人知道他老人家,平时他老人家出来走动,都是用隐藏实力的分身,经常扮猪吃老虎。这样一来,知道他的人就更加稀少了。至于我师尊的道号,曰之,往生子,取的是一念往生之意。这个道号不是他自己给自己的,其名字的来历,是因为一个让他头痛不已的小球。

  冬去春来。师尊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只奇怪的头盔回来,让我戴在头上。好吧,你让戴,我就戴吧,反正那头盔又不能吃。可怜啊,我那细小的身子,怎么能够举得起那个头盔呢?我才三岁半,让我戴上这个看起来有五十斤重的头盔,想压扁我么?等会告诉师母去!出乎意料的是,当我拿起头盔的时候,这个头盔居然没有一定重量,而且连触感也没有,就像手里完全没有东西一样。“小子你想告状吧,我也是为你好啊,这次我谨慎了,让你没有办法给百合告状,哼!”往生子愤愤地说了几句。想来昨天晚上我扮坏了他的saber手办之后,他骂了我一通后我去告状了,师母把他教训了完后心有余悸。什么?saber手办是什么?就是一个小公仔,用奇怪的材料做的,是个拿着剑的女人那种模样的。既然他今天这么谨慎,想必,我戴上这个头盔不会有什么让我委屈的事情发生的。很快,我就戴上了那个奇怪的头盔。

  时间匆匆而过,又是两年过去了。这一天,我的养父,往生子把我拉过去他的练功房。“喂,你想不想学我一样可以飞天遁地啊?”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时间匆匆,这天,应该就是我周岁生日了。这一天,天打雷劈,刚好劈中了我的家,我的家就这样毁了。老爸老妈也就这么挂了,可惜不知道为什么,我没被劈死。只见一个身穿奇形怪状衣服的样子看上去很年轻的男子脚踏祥云,自远方而来。像拎起沙皮狗一样,一把拎起我(很疼,真的),叹了一声,然后架起祥云飞走了。

  我就郁闷了,人家拜师学艺,都是人家小时候住在山脚边上,和爹妈过着平凡的日子,有一天遇到了个得道高人,把他带上山,给他几个难度极高的考验,百不存一的通过率下,通过后,他的师父精心讲道十几二十年,学会了很多基本的东西然后很多年里面慢慢学会各种各样的知识。我倒是好,师父和人家打架,被人错手杀光了我的家人,带着愧疚把我抱上山,我拜师后,学艺的第一天,一来就将各式各样的知识直接塞进我的大脑里面,直接省了很多心思教学了。

  今天师尊让我回忆一下我成仙的历程。修炼多年,有些东西已然忘却,封尘已久的记忆,在岁月的冲刷之下,我已经把大多数能够忘却的都忘却了,不能忘却的很多东西也封印在我那脑海里。为了登上那个遥不可及的仙途,师父给了我这么一个任务:回忆起过去的一切东西。于是,现在我手里拿着一个东西——是一个圆圆的软软的东西,类似椰子大小的一个球体。这个东西的名字是什么,我不知道,师父也没有告诉我(我估计他也不知道),他只是说,这东西是他以前和一个朋友在路边聊天的时候天上掉下来的,把他的那个朋友的脑袋砸傻了几天,他就顺手把这个软球据为己有了。在这里照搬一下他老人家的原话:“那天,天上的灰机灰来灰去,灰机是什么?(我没有见过,估计整个仙界的老家伙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道。)那家伙让我去清明阁喝茶,清明阁,清明阁,让我去拜山?看来那厮不安好心啊。在去清明阁的路上,我和他聊东聊西的,什么都聊聊。比如说,上条美琴和坂井夏娜哪个萌啊,某小月月如何如何恶心啊之类的。当我们刚刚聊到玛芝莲·萌露和奥呆丽·鹤本谁漂亮的时候(这两个人是谁啊?有哪位道友知道么?告诉小仙我吧)一辆奔奔突然间冲过来,然后路上的积水突然射了我一脸,那个该死的积水还混了白色的粘粘的液体!那时的我像什么?不想再回忆了。看到这一幕,那厮还笑得特别凶残。于是我把上衣脱了,用那件上衣的背部擦干脸上类似X液的积水。当我刚刚用衣服遮住了眼,那厮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哦太好了,不不不,是太伤心了。当我拿下衣服的时候,那家伙晕倒了在地上了。他旁边出现了一个椰子大小的小球。我多担心他啊,把他送到了医院去,当然,送他到医院的时候我顺手把那个小球捡起来了,滚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呵呵。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个小球不可能是灰机上的小孩子扔下来的。”哦,先说明一下,师尊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正因为这样,他才那么低调吧。至于他怎么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嘛,是因为某天,师尊饿了,没饭开,那个椰子大小的小球,软软的,肉呼呼的,像是能吃的样子,于是他大口一咬,就这样来到了我们这个世界了。来到我们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还特别怪异地没穿任何衣服,但是那个小球还是被他咬着。可惜,无论之后他怎么咬也咬不回去他的世界了,不但如此,当任何人每次咬一下的时候,都会让人腹痛,无视你的修为,让你腹痛不止,直到你冲上茅坑蹲几天才能停止这种剧痛,而且这东西还是没有任何解药的。虽然吃不死人,但是那种让人心惊胆战的情景,实在让人不感恭维。

  当然,当我一戴上之后,一股股信息向我蜂拥而来,几乎把我的大脑撑爆。我惨叫了几声几乎晕倒。这些信息的内容十分丰富,包含了仙界已经发现的各个宇宙各个星系各个星球的所有文化,各种仙术的使用方法,各种法宝的炼制,各种修炼体系的特点,各种各样的功法等等等等,包罗万象。“黑客帝国这部电影,给我的启发还真不少,我又成功发明了一个神器了,哈哈哈哈哈,叽叽叽叽叽叽!呵呵、呵,啊啊啊,嗷,痛痛痛,不要啊~老婆大人我不敢了!”此刻,师父做出ORZ状,跪在师母面前,做出求饶状。小一啊,你快点回去房间吧,今天我要和你师父亲热一下啊。当我刚刚步出练功房的时候,从里面传出了一种惊天动地的惨叫。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请各位大大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吧,其中的残忍状,我这种三岁半的小孩子,没有办法写出来。

  好吧,我先说说,那个无名椰子大小的肉呼呼,软软的小球有什么功能吧。那个东西就一个作用,让你在一瞬间回忆起你的一生,而且让你想是再一次亲生经历的样子。很鸡筋的作用吧,没错那个东西不是外挂。人家修仙、修神、修魔,都是路上捡到外挂,然后一路无敌下去,遇神杀神,遇魔杀魔,同阶级修士无敌之类的,我师尊倒是好,路上捡到个拼命让自己回忆起一些可爱记忆的小球,又不能吃。如果不是遇到某些特定时期,修炼时需要回忆起过去的总总,那个小球就是铺尘用的。不过,那个小球必然是让师尊回到他们那个世界的关键道具,丢是不能丢的。没办法,只能让它铺尘吧。不过,因为这个东西拥有能够让任何生物吃了之后就排便这个功能,在捉守山神兽草泥马(我说,为什么那个草泥马就是羊驼吧,师尊为什么一定要说那只神兽叫草泥马呢?)的时候,师尊就是利用这个功能让草泥马拉大便拉到无力气而被师尊捕捉的。唉,先不说这个东西了。因为,目前,这个奇怪的小球就在我的手上。

  我将目光移到了小球上面(看起来真的好好吃啊,不过我以前咬过,现在真的不敢咬了)将心神投入到小球上面。于是,一道白色的光芒,将我的心神,拉进了小球内。那个小球的内部真大啊!看起来一望无边。我的心神将我拉到了一个蔚蓝色行星上面,想来,那就是我的母星了。修炼了那么多年了,记忆有点模糊了,貌似我的母星叫做海文星吧。难怪师尊让我回忆了。看来我真的遗忘了很多东西。咦?那个漂亮的女人是谁?还有,他旁边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好像我啊。我来得真不是时候啊,因为他们正在干那种事情。(那种事情是什么事情?问那么多干什么,真是的。)看到这里,我真尴尬,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当我正想找一个地洞钻的时候,一股拉力把我拉进了那个漂亮女人的肚子里面。于是,现在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十分神奇的景象——一堆类似蝌蚪的东西拼命向前冲。其中一只最强壮的蝌蚪大声喊道:“兄弟们,冲啊!那厮这次不是打灰机了。可爱的卵子妹妹就在前方了,看看谁冲得快,最快的那个必定能够得到卵子妹妹芳心的。”不等蝌蚪说完,它一声呼啸,用极快的速度冲进了前方的一个巨大的球体里面。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一震,我明白了,那个漂亮女人就是我妈,那个像我那么英俊的男人就是我爸。原来我这个天生风流倜傥的样子是这么遗传来的。

  就这样,刚刚好三岁的我拜入了我的师门,acg派。哈?为什么叫这么个奇怪的门派?问师父去,不要问我。他老人家的怪癖很多,我完全搞不懂他的大脑是什么结构的。师父的门人弟子很多,而且每一个都是修为惊天动地的那种怪物,哦不对,说他们惊天动地有点小看他们了,他们是那种一只手指头就可以杀光一大片草泥马的超越善与恶的存在。不过平常都很少见到他们就是了。至于为什么我平常很少看见他们,貌似是因为他们知道太多了,被时空管理员屏蔽了。我有幸拜入一个如此强大的门派,真的是天大的福分啊。至于我的师母,是个很美的女人,对我出奇的好,而且让我感到她有点溺爱我了。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有什么好喝的都给我,经常拿一些奇珍异果回来给我吃。更重要的是只要师父有点虐待我,她就会大发雷霆,出手教训师父。

  • 月冲刷&为命运

      时间的车轮不停向前滚动,无人能够停止,能够留给人的只有那经过岁月冲刷的记忆。命运,就像是一张没有漏洞的大网,只要你存在于这个世界,你就只能成为命运之下的一个蝼蚁。

    2021-01-23 10:46: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