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情思换余年

作者:阮凉笙
类型:寻墓探险 状态:连载中编辑:北溟有鱼 在读:10537人
  男友的背叛,母亲的离世,顾知沫在她正逢韶华的时候碰上了她所指出的唯一的打击。再后来,顾知沫被一个叫陆琛熠的男人营救了出,她我以为他会是自己的星光,却不想他会成了自走廊里的水晶灯,氤氲着一丝暧昧而又奢靡的气息,顾知沫站定,在她的目的地停了下来。。...

别离情思换余年最新章节



别离情思换余年相关资讯

别离情思换余年精彩情节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渐渐地暗沉了下来,乌云一层一层地将仅有的光亮也遮挡住了。汽车前方的灯光一闪而过,在陆琛熠的脸上形成了一层绚烂迷蒙的光影。

走廊里的水晶灯,氤氲着一丝暧昧而又奢靡的气息,顾知沫站定,在她的目的地停了下来。

一瞬间,周遭死一般的寂静,顾知沫只听到了自己微弱的喘息声。

听到顾知沫的声音,陆琛熠侧过了头,目似潭深,面上却夹杂着似有似无的危险气息,他不以为意地一笑,没有温度的弧度与他凉薄而淡然的声音恰好相得益彰,“陆琛熠,顾小姐应该认识我,我们几个小时前有过一面之缘。”

顾知沫扬起的手尚未落下,手腕便被路子扬牢牢地扣住了。路子扬蹙了蹙眉,眼角的余光瞥见夏洛晴面上似有似无的笑意,而后将顾知沫猛地向后一推,随后接过夏洛晴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

记者们正欲再次扑上来时,却集体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陆琛熠,陆氏集团的CEO。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微微颤抖着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围观的人都听清,“陆总裁,请问您与顾小姐是什么关系?”

顾知沫咬着下唇,冰凉的指尖嵌入掌心,一阵密密麻麻的苦涩,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唇瓣微微张动了一下,只是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她便听到了一个妩媚的女人声音,“子扬,谁来了?”

路子扬的双眸中顿时柔软一片,他宠溺地捏了捏夏洛晴的鼻翼,嘴唇轻轻盖住了她的唇,“宝贝,还是你懂我。”

顾知沫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意,声音沙哑,“嗯,我想起来了。”

路子扬松开夏洛晴,又在她白皙的皮肤上轻轻嗅了嗅,扑面而来的体香让他情不自禁地又是一阵心神荡漾,瞥了一眼顾知沫,他当着她的面吻上了那个女人的嘴唇,然后在她的脖颈处一阵啃噬,良久,他才缓缓地开了口,“顾知沫,如果不是因为你母亲对我家有恩,你觉得你有可能踏进我家的大门么?”

路子扬唇角紧绷,眸底阴霾,审视般地将顾知沫从上往下打量了一眼,才有些不悦地问:“你怎么来了?”

再次上前,顾知沫死死地拽住了这个男人的衬衫,几近声嘶力竭,“路子扬,今天是我们的婚礼啊,你这样做对得起我么?!”

说罢,陆琛熠不由分说地将顾知沫拉离了现场,而后把她塞到了自己的车里。

“请问你是顾知沫顾小姐么?”

满目的讽刺,满心的创伤。

路子扬没有再说些什么,一只手缠绕在夏洛晴的腰际,转身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有趣!撞上枪口的生育工具!原来如此!

抬眸,眼前的房门上方,印着的正是她要寻找的数字,她愣了愣,手在半空中停滞了一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略显慌张地敲了敲门。

门缓缓地关上,而这扇门外,天未老,地未荒,只是誓言却不在了。顾知沫踉跄着扒拉着墙壁,头发散发,那顶皇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了下来。此刻的她像极了一个疯子。苦涩地扯了扯嘴角,顾知沫一步一步地朝着来时的方向挪去。

  • 顾知沫&“路子

    顾知沫微微一怔,试图从这个男人的脸上找到一处温柔,良久,那里却仍然只是一片荒漠。她顿了顿,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了下来,“路子扬,既然你不喜欢我,你大可以拒绝我,为什么答应娶我了之后,你又这样对我?”

    2021-02-28 05:45:25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弯&走进了

    顾知沫从出租车上下来,弯腰将硕大的婚纱裙摆拢在怀里,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缓了缓心绪,佯装从容不迫地走进了面前的酒店。

    2021-02-26 08:07: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唇角紧&些不悦

    路子扬唇角紧绷,眸底阴霾,审视般地将顾知沫从上往下打量了一眼,才有些不悦地问:“你怎么来了?”

    2021-02-28 06:20:2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阵密&,“子

    顾知沫咬着下唇,冰凉的指尖嵌入掌心,一阵密密麻麻的苦涩,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唇瓣微微张动了一下,只是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她便听到了一个妩媚的女人声音,“子扬,谁来了?”

    2021-02-26 10:33: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墙上,

    顾知沫只觉得眼前的一幕讽刺异常,突然传过来的窒息感将她狠狠地钉在了墙上,她浑身动弹不得,“路子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2021-02-27 06:14: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瞬间

    一瞬间,周遭死一般的寂静,顾知沫只听到了自己微弱的喘息声。

    2021-02-27 01:02:56详情点赞(0)回复(0)
  • 皱的衣&经心地

    夏洛晴嗤笑一声,趋前几步,将顾知沫的手用力地扯开,帮他理了理已经褶皱的衣领,而后双手环上了路子扬的脖颈,漫不经心地说:“顾小姐,子扬他并没有对不起你啊,你看,他不是穿戴整齐正想去婚礼现场的么。”

    2021-02-28 04:44: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