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地球太危险,还是回火星去吧

晚餐在非常怪异的气氛下结束了,我很很庆幸我忘了买蛋糕,的话再再加餐后甜点时间的话,我怕我会被饭桌上的低气压当即闷死。我家规矩大,吃饭时时长辈没动筷子,小辈不也可以先吃,我家规矩大,吃饭时长辈没动筷子,小辈不可以先吃,同样,吃完饭,长辈没有离席,晚辈不可以先站起来离开。我如坐针毡般煎熬在餐椅上,终于盼到我老爸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抹了抹唇,轻轻扫了我一眼,我低头低头再低头,恨不得把脸埋到碗里去。老爸这才扬起笑容与唐叔寒暄着一起站起,两人相携去了客厅。我妈与唐婶也随后跟了过去。。...

晚餐在相当诡异的气氛下结束,我很庆幸我忘记买蛋糕,如果再加上餐后甜点时间的话,我怕我会被饭桌上的低气压当场闷死。

我家规矩大,吃饭时长辈没动筷子,小辈不可以先吃,同样,吃完饭,长辈没有离席,晚辈不可以先站起来离开。我如坐针毡般煎熬在餐椅上,终于盼到我老爸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抹了抹唇,轻轻扫了我一眼,我低头低头再低头,恨不得把脸埋到碗里去。老爸这才扬起笑容与唐叔寒暄着一起站起,两人相携去了客厅。我妈与唐婶也随后跟了过去。

我如释重负长长舒了口气,终于直起腰来,然后迅猛地一脚踩在边上还在喝最后一口汤的唐冠脚上。

唐冠脖子一伸,一口汤差点没呛到气管里,呛咳着喷了出来。

“你做什么!”唐冠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压低声音冲我怒吼。“会呛死的,知不知道?”

“你这个人间祸害早死早超生!”他气?我还更火呢:“你搞什么鬼?突然间唱的是哪出戏?我爸他们闹闹么也就算了,你跟里面凑什么热闹?”

唐冠一脸不解:“说什么呢?叽里呱啦一大串,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你丫的搞什么花花肠子?我们俩八杠子都打不到一起去,你装恭敬孝顺别拿我当垫背的啊,戏演过了就没意思了。”我边骂边丢纸巾给他:“擦擦,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脏死了。”

唐冠哭笑不得,自己这样狼狈还不是拜她所赐啊,这个刁蛮女人。

客厅传来咖啡香气,宾主们又开始言笑晏晏。我站起来收拾碗筷,做小的就是命苦,吃完饭还得做苦力,这一桌子碗要洗到什么时候,现成饭不好吃啊。

“我来洗,你冲碗。”唐冠戴上胶布手套还挺像回事。

“你会洗碗么?大少爷?”我问,他家保姆都用三个,一个专门做卫生,一个做饭,一个整理花园带看门打杂。

“要不你继续?”唐冠做势要让,我赶紧投降:“一看你就是个会家子,您主洗,我配和。”

唐冠笑,死丫头,又懒又赖。

“娜娜。”唐冠洗着碗,慢吞吞叫我。

“嗯。”我打开龙头冲着洗干净的碗上的洗涤剂泡沫。

“我是认真的。”

水声很大,唐冠的声音不是很清楚,我侧头看他:“你说什么?”我家厨房的灯是不是太柔和了?为什么我会在他眼里看到溺得死人的温柔?

“娜娜。”唐冠伸手关掉我面前的水龙,“我是认真的,我们结婚吧。”

我眨了眨眼,这世界变得太诡异,所有的人都陌生得让我不认识。海誓山盟信誓旦旦说爱我一生的标准情人刘明轩突然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从来没说过我一个好字的花花公子唐冠突然收拾掉身边的茑茑燕燕和我说我们结婚吧。大家都是怎么了?

“娜娜,怎么了?是不是我的求婚让你太兴奋了?”唐冠开着玩笑,伸手在我眼前晃晃。

我退后一步:“地球太危险,我还是回火星去好了。”手都没有洗干净,我急急冲出厨房拎起包对谈意正浓的几位长辈们大声说:“爸,妈。我昨天睡太晚了,想早点回家休息。唐叔唐婶,你们再玩一会,我先走了,再见。”不等他们回答,我便将他们愕然的目光甩在身后,逃难般冲出了家门。

手抖得太厉害,车钥匙怎样都插不进钥匙孔。一只大手伸进车来,按在我手上,我抬头,夜色为何如此模糊?明明先前还看到天上有明月如玉。

唐冠的心如被手掌狠狠揉过,生痛生痛。那样无助哭泣如孩童的女人,是向来快乐无忧的夏木娜么?那个就算摔得再狠再痛都会傻笑的女孩,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爱流泪了?刘明轩,既然不能给她幸福,你何必要出现。抢走本应属于我的女孩,也抢走她的笑容我的快乐。

“起来。”唐冠绷紧着脸,心里无名火腾腾地窜,却没有任何可发泄的地方。

“干吗?”我有点口齿不清,擤着鼻子问。

唐冠不由分说地把她从驾驶座上提拉起来,转到另一边拉开车门,把她塞进副驾座。拉上保险带。自己坐入驾驶室,关上车门启动。

“我自己会回去。”

“娜娜,我心情很不好,你不想撞枪口上就安静地闭嘴。”唐冠眼中似有火星,我识相,立刻安静地闭嘴,他的脾气我太了解,好的时候你哪怕给他一刀他都会笑眯眯对你,BT的时候,你对他笑他都会把你一脚踹角落去。

夏木娜的春天最新章节

夏木娜的春天相关资讯

夏木娜的春天

作者:恍然若梦
类型:都市高干 状态:连载中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9939人
  我叫夏木娜,去年28岁,未婚。为什么大龄未婚男人也可以叫黄金王老五,大龄未婚女人就得叫剩女?这世界忒般不公正!一个月前,我但是有个男朋友的,他对我说的甜言蜜语海誓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 &他眼前

    “您看,您看!”我使劲将碟片往他眼前凑:“我的名字居然与三级片女优的一样!”

    2021-06-21 01:51: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女旁的&。。。

    “差一个字,意义差很多,比如说人旁的他,与女旁的她,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父亲耐心解释。

    2021-06-19 08:48:17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不改&般平静

    父亲向后稍仰了下身子,扶了扶眼镜,轻淡地扫了碟片一眼,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温煦,如同他站在医学院的讲台上一般平静。“为什么?”

    2021-06-20 06:47:5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