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火星太冷清,还是留在地球吧

一路缄默,车中CD机里,LENKA磁性的声音,在午夜时分时分多次反复咏唱,Troubleisafriend,我默默的地听着,现在而已不喜欢这个旋律,到体悟出歌词的含义时,泊好车,唐冠把车钥匙递给我:“我送你上去。”。...

一路沉默,车中CD机里,LENKA磁性的声音,在午夜时分反复吟唱,Troubleisafriend,我默默地听着,以前只是喜欢这个旋律,到感悟出来歌词的含义时,已是痛过之后了。

泊好车,唐冠把车钥匙递给我:“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车你开回去吧,你那一身暴发户打扮这样晚打的,只怕被人劫财又劫色。”我说,没有接钥匙。

他目光闪了闪,唇角漾起笑意,身子微微向我倾了倾,路灯下他长长的身影便与我的影子斜斜的叠在一处。

我急急退后一步,影子立时分开,就算是影子,我也不想有暧昧发生。

唐冠呵呵笑了,“娜娜,什么话都可以作两面听的,你这话我就当你夸我事业成功品相英俊了。”

我作呕吐状,然后挥手:“晚安。明天记得一早让司机把我车送来。”

“知道了。”唐冠叫:“娜娜。”

“嗯?”我在电梯口回头。

“火星太冷清,还是留在地球好。”

呃。。。。。。我扬了扬手:“知道了,飞船还没修好,暂时走不了。”

唐冠笑着回身,还好,还能说笑话。一个人能说笑话时,心就还活着。

电梯叮地一声,停靠在12楼,我边翻包找房门钥匙,边往门口走。光线突然暗下,我这才意识到我们这个单元的楼梯灯还没有修好,回头看电梯,数字指示已下到了三楼,借电梯灯的想法不切实了。我在包里乱翻。怎样都找不到钥匙。包大就是这样不好,东西全团在一处,想找时找不到。

该死的物业公司,我咬牙切齿地诅咒,收物业费时来得比光速都快,来维修就是龟速了,这灯坏了都整个月了,还没来修。后悔把车给唐冠开回去了,我车钥匙上专门配了个小电筒就是为了应对现在的情况的。

“这样快就新人换旧人了?”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以及拂在我耳际的暖风吓得我手上的包顷刻间以抛物线方式甩了出去,我尖叫。

尖叫没叫出来,被一只手捂了回去。

“唔,唔,”我挣扎,含糊不清地叫:“放开我。”惊魂稍定我立时反击,双肘向后用力一曲,同时一脚踹出。几年女子防身术我也不是白练的,敢算计姑奶奶?我不打得你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

我所有的反击全部落空,后面的人灵巧得让我惊恐,那人吃吃笑起来:“呵呵,还会点三脚猫的防身术。”

“云翼,你他妈放开我!”我吼,终于听出来是那个王八蛋的声音。

“哦,姐姐,这会认识我了?”声音戏谑。

眼睛已适应了黑暗,幽暗中,那死王八蛋的眼烁烁发亮。我一掌拍出,他手比我快多了,轻轻一抬就捏住了我:“花拳秀腿就不要再玩了,远来是客,姐姐还是请我进屋喝杯茶吧。”

我摸索着找到包,“没空,姐姐心情不好,你给我死远点。”终于摸到钥匙,我掏出来去开门。

“你哪天心情好过?”他俯身靠向我。

“边去。”我一脚踹过,他闪身跳开。我立马迅速拉门进屋关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气,几乎可以用快如闪电来形容。

呃,为什么门关不紧?

“算计我?姐姐,小弟是被算计大的。你那点小技俩就不要现了。”云翼收回插在门口的脚,施施然推门进来,顺手开了门灯。

“你马上给我出去,否则我报警了。”我沉着脸。

云翼回转脸,漂亮的脸上笑容可掬:“请我喝杯茶或咖啡么。”

“立刻,马上,滚出去。”

云翼愣了愣,我脸上的阴沉让他的笑容慢慢敛了下来,收了笑的脸,年轻俊美中透出淡淡的冰寒来。

“知道了。”他凝视了我片刻,点点头:“我这就离开。”

走到门口,他头也没回,一句话淡淡飘过:“我原本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

心,一悸。门口鞋柜中,一次性拖鞋灯光下异样的白。

“咖啡,还是茶?”我问。

云翼的背影顿了顿,回转时,笑容璨若晨曦,暖入人心:“茶,我喜欢龙井。”

我转身进厨房:“把门关好,楼道里有蚊子。”

夏木娜的春天最新章节

夏木娜的春天相关资讯

夏木娜的春天

作者:恍然若梦
类型:都市高干 状态:连载中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9939人
  我叫夏木娜,去年28岁,未婚。为什么大龄未婚男人也可以叫黄金王老五,大龄未婚女人就得叫剩女?这世界忒般不公正!一个月前,我但是有个男朋友的,他对我说的甜言蜜语海誓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 看了一&,她叫

    父亲平静的又看了一眼碟片,下了结论:“你叫夏木娜,她叫夏木娜娜,怎么会一样。”

    2021-06-19 11:40: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目光&然后转

    母亲优雅地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发,认认真真端详着碟片,目光如炬般落在碟片上那女子惹火的身段上,然后转过眼来,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温柔地说:“娜娜,明天我们吃猪手炖花生好不好?”

    2021-06-19 09:13: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您看&,您看

    “您看,您看!”我使劲将碟片往他眼前凑:“我的名字居然与三级片女优的一样!”

    2021-06-18 10:45: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稍仰&色,声

    父亲向后稍仰了下身子,扶了扶眼镜,轻淡地扫了碟片一眼,面不改色,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温煦,如同他站在医学院的讲台上一般平静。“为什么?”

    2021-06-19 08:30: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我父&父亲的

    我用激动得颤抖的手一把抓起碟片,自我懂事之后,第一次没有敲门便冲进了我父母的卧室。无暇理会他们为什么会如弹簧般分开,我高举着碟片一下子凑到父亲的眼镜边上。“我要改名!”我决然的宣布。

    2021-06-19 01:19: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名姓&的父母

    什么,还是小木讷?算了,为了这个名字,我在我的有生之年,已经奋斗了N次,与赐予我名姓的父母据理力争,均以失败告终。

    2021-06-19 02:11: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