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跟自己无关

“旧谦哥哥,喝点咖啡!”南初秋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去,陆旧谦抬眼看了看南初秋,又别有深意的看了几眼她手里的咖啡,脸上挂着一抹柔和的笑,问:“怎么还没睡?”南初秋意“早点睡吧,女人晚睡容易衰老!”陆旧谦伸手接过咖啡来,对她柔和的说道。。...

“旧谦哥哥,喝点咖啡!”南初夏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陆旧谦抬眼看了看南初夏,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咖啡,脸上挂着一抹温和的笑,问:“怎么还没睡?”

南初夏意外的看向陆旧谦,激动的手都颤抖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对着自己嘘寒问暖!

“我、我睡不着!”南初夏的脸红了一大片,火辣辣的。

“早点睡吧,女人晚睡容易衰老!”陆旧谦伸手接过咖啡来,对她柔和的说道。

南初夏听到陆旧谦的话,心脏嘭咚嘭咚的跳个不停,只要他肯看自己,早晚都能走到他的心里,来日方长!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南初夏弯起笑脸,捏着嗓子说道。

“嗯!”陆旧谦目送她离开,只是在她关上门之后,眼神渐渐的冷了下来。

他的目光盯着咖啡上许久,站起来把咖啡端着倒在了马桶里冲走了。

南初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旧谦哥哥对自己的态度终于不再那么冷淡了,或者不久的将来,她就能完全的替代南千寻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妈妈说的对,她不应该花精力去对付南千寻,而是要在陆旧谦这边多下功夫,她几乎能预见到日后,他们一起相亲相爱双宿双*飞的日子,脸上的笑更加的灿烂了。

南千寻这边,一觉又睡到了早上十点多,再一次醒来,感觉好多了,只是人还是很虚弱。

“醒的刚好,来,我给你弄了些粥,你喝点!”白韶白见她醒了过来,连忙把保温盒打开,这是在好粥道专门定制的。

“谢谢!”南千寻看到面前的粥盒子,对着他道谢。看着眼前的粥,她的视线有些模糊,好粥道曾经是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

“妈咪,快点喝哦,很好喝的!”天天趴在她的脚边,双手捧着腮,一边说着一边咋吧着嘴。

“你还要不要喝点?”南千寻问天天。

“窝喝不下了,刚刚韶白粑粑带窝出去吃过了!”

“你别管他了,快点吃吧!”白韶白微笑着说道,并且把勺子伸到了她的嘴边。

南千寻每喝一口就抬眼看向白韶白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记得她喜欢的口味。

她喝完了最后一口粥,还有些没有尽兴,白韶白抽了纸擦了擦她的嘴角,说:“你昨天一天没有吃饭,这会儿不能吃的太多!”

南千寻愣了愣,心底有一股热流暖暖的。

“跟我回江城好吗?”白韶白把保温盒放在了一边,伸手握住她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问道。

南千寻愣了愣,说:“韶白,我暂时不去江城了!”

白韶白的目光暗了暗,问:“为什么?”

“我答应过董事长!”

白韶白的呼吸仿佛都没有了,窒息了片刻之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什么都说不出来。

白家现在还在奶奶的手里掌控着,就算自己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越过奶奶那道鸿沟,要么他们能熬到奶奶死后,要么自己坚持不结婚,等到奶奶年纪越来越大,想要抱重孙子的时候。

“可是,南川市有人想要害你,现在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防不胜防!”

“韶白,你不是说要帮我调查的吗?”南千寻看着白韶白说道,她不能跟着他回江城,江城有一个胡云英。

“可是……”

“再说,我可以回南家!”南千寻勉强自己露出一抹笑容来,心知天大地大,却没有她的藏身之处。

白韶白听她说可以回南家,也不再说话了,他几乎忘记了她还有一个身份,叫做南家大小姐!

南家在南川市不是顶级的豪门,原本是一支没落的贵族,但是自从南家到了佘水星的手上,她竟然戏剧化的转危为安,让南家重新振作了起来,虽然说南家的家世已经比不上二十年前,现在依旧风光无限,是南川市很多人巴结的对象。

“回南家也好,至少安全!”白韶白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执着什么,奶奶用他电话给她打过来的时候,她连一声问候都没有,那语气中的淡漠疏离,至今让他难忘,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她的心里始终只是路人甲一个。

“嗯,你不用担心了,先回去吧!”南千寻闷闷的说道,白家那么多的事,他不可能一直陪着自己,再说万一被胡云英知道他一直在这里陪着自己,指不定又要做什么动作。

白韶白看了看表,他确实没有太多的时间耽误。

“当当当……”白韶白的电话响了。

“韶白,你忘记了答应过我今天要做什么了?”胡云英在电话那头说道,语气十分的不善。

“奶奶,我有很重要……”

“中午十二点,全聚德,你必须到!”胡云英说完挂了电话。

白韶白听到电话那头的盲音,烦躁的把电话收了起来。

“你有事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南千寻已经起身,把天天牵在手里。

白韶白看了看表,现在赶到机场应该还来得及!

“千寻,跟着我回江城,我可以保护你!”

“韶白,我不想遇见他!孩子……”南千寻说着说着说不出来了,白韶白愣了又愣,当然明白她说的是不想见到陆旧谦,也不想让他知道孩子的事。

“那我先回江城,保持电话通畅!”

“嗯!”南千寻见他神色焦急,连忙点了点头。

白韶白走了之后,南千寻带着孩子去取自己的东西,意外的发现埃里克在蛋糕店里。

“Nancy,你去了哪里?”埃里克看到南千寻的时候,连忙迎了过来。

南千寻看了看店里,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我到处找你!”埃里克无辜的说道。

南千寻的心一凉,他昨天就到了,不知道自己在警察局?

“你回来就好,我们的蛋糕店……”

“对不起,埃里克先生,这份工作我不做了!”

“为什么?”

“昨天有警察过来,查到你的蛋糕店有贩毒的嫌疑,你不遵纪守法在前,我有权力单方面解约!”南千寻说道。

埃里克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说:“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今天我就是来拿自己的东西!”南千寻说着牵着天天上楼把自己的东西拿了下来。

“你不能走!”埃里克挡在门口“我们已经签订了合同,你不能走,否则就是违约!”

“埃里克先生,你一个连身份都是冒充的人,还想跟我们讲违约不违约?”郭子衿突然出现在简约蛋糕店里。

南千寻意外的看向他,却见他态度谦和的上前,面对埃里克说:“你们的合同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应!你的签名是埃里克,但是你的护照上明显不是!她的签名是Nancy,但是她的身份证上也不是这个名字。”

埃里克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盯着郭子衿,郭子衿嘴角含笑,帮南千寻拿了行礼,顺便把埃里克手里的那份合同给撕了。

埃里克像是顾及着什么,气的面色通红,也没有说出话来。

“谢谢!”南千寻对郭子衿的出手相助,十分的感谢。

“准备去哪里?回南家吗?”郭子衿嘴上挽起一抹笑,无框镜片显得这人有几分精明。

“不用你送了,我自己可以!”南千寻说着从他的手里接过了行礼,把天天放在箱子上,拖着他走了。

郭子衿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石墨经过了好几天的心里斗争,还是忍不住要把他们查到的事情告诉陆旧谦,只是他到了陆旧谦的房间里,看到南初夏坐在他的对面,花痴的看着他,他则是安安静静的在电脑前忙碌,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陆总!”

“说!”陆旧谦浑身虽然不像以前动不动就弄的浑身都在放冷气,但是依旧是淡漠疏离,像是谁也不能走进他的身边一样。

“呃……”石墨纠结了一下,南初夏连忙站了起来,说:“你们说话,我先出去了!”

陆旧谦掀开眼皮看了看她的背影,转向石墨问:“什么事?”

“我、我是来跟你说太太的事!”

陆旧谦的浑身突然变冷,面色阴沉的说:“早就没有了太太,你要跟你我说谁?”

石墨见陆旧谦生气了,话又被打了回去,识相的说:“那、那我以后不再关注她了!”

陆旧谦垂下眼眸,谁也看不到他眼中的情绪,石墨连忙退了出来,原本冒死也要跟陆旧谦说南千寻的事,可是陆总的态度……

陆旧谦等到石墨走了之后,摸了摸胸口,这个女人一刀扎在他的胸口之上,他不会再给她第二次践踏自己的机会,她是死是活,是好是坏,以后都跟自己无关!

石墨从房间里退出去之后,南初夏在外面的走廊上拦住了他。

人生的寻觅最新章节

人生的寻觅相关资讯

人生的寻觅

作者:千寻
类型:电子竞技 状态:连载中编辑:翩若惊鸿 在读:2683人
  南千寻花了半年的时间,终于等到怀上了陆旧谦的孩子,本来她要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也没想起他给了她一个惊吓,她的亲妹妹怀上了他的孩子。她还也没来及责问他,却被婆婆以不养育为“我、我……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说着朝南千寻跪下哭了起来。。
  • 我听好&了,现

    “旧谦,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陆母凶悍的指向南千寻。

    2021-07-25 03:15: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我&是陆旧

    “陆太太,你好!我是陆旧谦的律师,这份是陆旧谦先生托我拟定的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

    2021-07-25 01:30: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的胳

    南千寻愣了一下,慢慢的走到陆母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扶住她的胳膊,说:“妈,都怪我,您别生气了!”

    2021-07-25 09:44: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千寻努

    “你想说什么?”南千寻努力的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

    2021-07-25 10:09:47详情点赞(0)回复(0)
  • 清的目&光,南

    陆旧谦像是知道她的位子一样,站在楼下朝上面投过来一道冷清的目光,南千寻的心里一慌,手中的杯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成无数的碎片。

    2021-07-26 08:59: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外面突&然有车

    外面突然有车灯闪了闪,她端着水走到落地窗后,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

    2021-07-24 02:10: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的手

    “都怪你都怪你,你每次都说都怪你,这一次我绝对不容你!”陆母伸手把她推开,南千寻冷不防的被她推倒在地,跌坐在地上,她的手摁在了地上的玻璃渣上,一阵钻心的痛传了过来,她知道自己的手心破了。

    2021-07-26 10:52: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直不停&一个!

    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南千寻的脑子里一直不停的回荡着那一句“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2021-07-24 11:27:2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