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被藏起来的日记本

乔薇薇抵达B城人民医院的时候,了过了九点半,恰恰医院晚上当中最忙的时候。望着往来脚步匆匆的病人和家属,闻着空气里弥散的有些呛鼻的消毒液的味道,乔薇薇不由得一阵恍惚间看着往来脚步匆匆的病人和家属,闻着空气里弥漫的有些刺鼻的消毒液的味道,乔洛洛不禁一阵恍惚。。...

乔洛洛到达B城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正是医院一天当中最忙的时候。

看着往来脚步匆匆的病人和家属,闻着空气里弥漫的有些刺鼻的消毒液的味道,乔洛洛不禁一阵恍惚。

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清晨。

两天三夜,她一直病床边陪着父亲。看着父亲鬓边的白发,乔洛洛不止一次的向上天祈祷,希望时间能过的慢一点,再慢一点,不要让她最亲爱的父亲就这样离她而去。

沈甄提着粥过来,看见她眼底的红血丝和苍白的脸颊,劝她回去歇一歇。

乔洛洛先还不肯,可是病床上的父亲也不赞同的看着她。没有办法,乔洛洛只好遵从父亲的意思,回到她和沈甄的家去休息。

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的身体逐渐恢复,到最后,甚至比生病前还要健康。

突然想起的刺耳铃声打断了乔洛洛的美梦,她从梦中惊醒,看到来电显示是沈甄的时候,心底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洛洛,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你快来医院吧……”沈甄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沉重,当中还夹杂着些许悲痛。

挂断了电话,乔洛洛整个人如同丢了魂一般。明明早上她离开的时候,父亲都还好好的,不过是过去了几个小时,怎么会……

乔洛洛不敢耽搁,匆忙换好衣服,穿上鞋子,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

可惜,她还是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医生护士从病房里走出来,乔洛洛迎上去,急急地发问:“我爸爸他怎么样了?是不是脱离危险了?”

医生摇了摇头,还是说出了那句曾经在乔洛洛的噩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判词。

“对不起,乔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的话,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炸得乔洛洛回不过神来。

在那个瞬间,她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乔洛洛一时难以接受,变得有些声嘶力竭。

“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父亲,求求你们……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

与父亲差不多年纪的医生眼里闪过一丝悲痛,慈爱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姑娘,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相信你父亲在天之灵,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如此难过。”

舌头尝到一抹苦涩,脸上一片冰凉,乔洛洛抬手摸上去,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身上所有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了,双腿如灌了铅一般沉重,乔洛洛沿着医院冰冷的墙壁,一点点滑到了地上。

最终,她再也抑制不住从心底喷涌而出的悲伤,抱紧了自己的双臂,放声大哭起来。

从今往后,她再也没有爸爸了……

过了好一会儿,沈甄才走过来安慰她。那时他说什么来着?

他说:“没关系,爸爸不在了,还有我呢。”

……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您好?这位女士?”

护士的询问打断了乔洛洛的回忆,她回过神来,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将压抑在心头的阴霾驱散。

报上姓名后,护士小姐露出了然的神色。“乔小姐,请跟我来。”

来到护士站,护士小姐从抽屉里翻出一只文件袋,递给了乔洛洛,并向她解释道:“乔小姐,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们医院的工作人员无意中发现的。它们被塞在了病床的夹缝里。”

“您看看,这是不是您父亲的东西?”

在病床的夹缝里发现的?乔洛洛不由得起了一丝疑心。

她打开文件袋,看到里面装着一本笔记本。翻开笔记本的扉页,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乔洛洛弯腰拾起,待看清上面的人时,瞬间就红了眼眶。

——这是一张她和父亲的合照。

她大学毕业的时候,父亲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特地去学校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这一张照片,是在学校礼堂门前拍摄的。

那时是夏天,绿草如茵,鲜花烂漫,她挽着最爱的人的手臂,笑得比花还灿烂。

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打在单薄的照片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乔洛洛慌忙用手去擦,生怕弄皱了这张照片。

护士小姐体贴的递过纸巾来,小心翼翼关心她。

“乔小姐,您还好吧?”

“我很好,谢谢你。”一开口,才发现声音也已经哽咽。

有了这张照片,那本笔记本十有八九也是父亲的遗物了。谨慎起见乔洛洛还是翻开页面确认了一下。

刚看到纸张上熟悉的字迹时,喉咙又是一哽。

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她一定会当场失态。向护士小姐道谢后,乔洛洛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医院。

大街上人来人往,喧闹声不绝于耳,可是乔洛洛却觉得,孤独早已经占有了她。

自从父亲离开,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就已经没有了归属感。

将负面情绪悉数消化掉,乔洛洛擦干眼泪,打车回了京扬公寓。

林妈已经做好了午饭,可是乔洛洛急着想看父亲的笔记本,并没有吃东西的心思,就让林妈和奈奈先吃,不用等她。

林妈也不客气,乔洛洛都说了让她们先吃,她就拨出了自己的那份饭菜,还招呼奈奈和她一起。

奈奈摇了摇头,拒绝了林妈。林妈撇撇嘴,没再管奈奈。

把房间门关好,乔洛洛迫不及待地翻开笔记本,才发现这是父亲写的日记。

尽管都是一些琐碎事情,可是字里行间,都能看出来父亲对她的满腔慈爱。

泪水潸然而下,模糊了视线。

现在只有乔洛洛一个人,她可以毫无顾忌地流眼泪。

“今天,洛洛又来看我了。沈甄对她很好,以后我也能放心了……”

“今天又经历了一次抢救,医生说我需要静养,可我还是忍不住偷偷拿起了笔。不知道老天爷什么时候会收走我这条命。”

“我是不怕死的,可我总忍不住担心,自己死了之后,洛洛该怎么办?她是个娇气包,一定会哭鼻子的吧?可惜那时候我已经看不到了……”

“洛洛瘦的厉害,我总要把她赶回去休息,可实际上,我还是希望,她能多陪我一会儿……”

日记还没有看完,乔洛洛已经泣不成声。

她无法想象,父亲是以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些文字。

住院治疗期间,父亲总是表现的很坚强。他不怕吃药,也不怕治疗,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甚至有些无所谓。

乔洛洛也就理所当然的以为,父亲什么都不怕。

可是看了这些日记,她才幡然明白过来——父亲也是人,生病的时候也会脆弱。

在那些夜深人静的夜晚,没有人陪伴在父亲身边,他是不是也曾辗转反侧,无法安眠?

乔洛洛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后悔,为什么当时自己没有多陪陪父亲?

为什么,那天早上她要回去休息,而不是一直守在父亲身边……以至于,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忍着心痛擦干眼泪,乔洛洛继续看下去。

随着日期的推移,父亲的病情一点点恶化。通过纸上的文字,乔洛洛仿佛把那段日子又过了一遍。

那段至今回想起来,都会心碎梦醒的日子。

抽泣声渐渐止住,乔洛洛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她在父亲的日记里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我真是看走了眼。如果当初知道沈甄是这样的人,我绝对不会把洛洛嫁给他……”

“我一定要振作起来,配合医生的治疗,留住这条老命,不能让那对狗男女的阴谋诡计得逞……”

乔洛洛看着日记本上的这些文字,双手渐渐握紧了拳头。

——看来早在那时,父亲就已经发现了沈甄的狐狸尾巴。

只是父亲为何一直没有与自己透露过呢?

乔洛洛继续看下去,往后翻了一页,日记却戛然而止。

看一眼日期,最后一篇日记,是在医院下发病危通知书的前一天。

乔洛洛靠在椅子上,怀里抱着父亲的日记,阖眸沉思起来。

将当天的情况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番,乔洛洛清楚的记得,早上她离开的时候,父亲的精神头相当不错。

可是她离开医院回到公寓不到五个小时,医院就下发了病危通知书。

乔洛洛记得,父亲的病情一向十分稳定,只要不受到太大的刺激,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之前的几次突发情况,也都是由于情绪起伏波动太大引起的。

而父亲去世的那天,只见过她和沈甄……

据医院的护士说,是沈甄最先发现的不对劲,也是他按下的急救铃。

在此之前,乔洛洛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今天,在看了父亲的日记之后,再回想起当天的一些细节,觉得处处都很可疑。

尤其是沈甄。

而且父亲为什么要把这本日记藏在床缝里?他不想让谁发现?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思考,最大的矛头都指向沈甄。

很有可能,沈甄发现父亲已经开始怀疑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乔洛洛被自己的猜测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沈甄是导致父亲死亡的凶手,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契婚危情最新章节

契婚危情相关资讯

契婚危情

作者:无花果
类型:科幻未来 状态:连载中编辑:素笺 在读:16211人
  老公和后母在父亲的灵堂上行诗和远方之事,乔薇薇愤怒的冲进,却被甩了一纸亲子专业鉴定扫地出门。公司破产,追债者愤怒的的要活活烧死她。樊昊宸再度会出现,替她偿清了巨额债务,但相关的她大厅中玉色的瓷砖明亮干净,垂钻吊灯没有打开,只有烛台上的几支白蜡将要燃尽,从层层白幔后透出爝火微光来。。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